耽美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天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池鱼思故渊(三)

第三百四十七章 池鱼思故渊(三)

        驿馆的外,花弄影抱了抱身边女儿,脸上浮现微微浅笑,他看向身边的妻子,走下台阶,边走边说道:“来人,备马车,火速前往王宫。”

        “慢点!”洛茌跟上花弄影的脚步,轻声责怪。

        距离王宫还有十里不到,马车里有花洛情在,是片刻不得安宁。

        十五岁的花洛情虽说明年便已成年,但还是一副活泼孩童的性格。

        小姑娘习惯依靠着父亲,轻轻微喘着说道:“爹爹这次要是还食言,怎么办来着?”

        “食言?老爹从不食言!”

        花弄影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那封信件,神秘兮兮道:“这不到十里便入王宫,哪里会食言。”

        “这是什么信?!”

        花洛情一把夺过信,轻轻笑道:“原来爹爹是因为这封信才去王宫的啊!”

        “嗯。”

        信封上“花宗亲启”四个字格外显眼。

        花洛情小声嘀咕道:“那爹爹我可以看么?”

        “可以。”花弄影摊摊手,“自己的女儿有何不可?”

        得到应允,花洛情嘻嘻一笑,打开书信。

        坐在一旁的洛茌无奈笑道:“你就惯着你女儿吧,什么都和她说,给她看,也不知道保护保护她。”

        “哎!”花弄影长叹一声,“夫人这么说不是折煞我嘛,难不成我没和夫人讲嘛。”

        “讲的哦,我又不想听。”洛茌撇撇嘴,往马车门帘口挪了挪,假意生气。

        花弄影清楚,一心只希望女儿平安长大,一家和和美美的洛茌,向来对江湖中的事情不感兴趣,更别说什么入主王宫,站在南荒江湖之巅长远未来。

        但大势之下,故渊拳宗不这样做,又哪来的安宁给他的夫人和女儿。

        这叫生死相搏,胜者长安。

        “爹爹!”

        花洛情扫了眼信件,那信件中短短两行字,明了其意。

        这是南荒王的书信,他有意与花弄影共治天下。

        “这是真的假的?”一直生活在故渊拳宗的少女听闻过关于南荒王室的传闻,传闻中的南荒王室便是没有实权,依附于强大的武林宗门。

        而这次,他们的选择竟然会是故渊拳派。

        “姑娘,这是真的哦。”

        花弄影微微一笑,“等下到了王宫,见到南荒王……”

        ……

        他的话没有说完,忽然,风吹起马车帘,一道银芒从眼前闪过。

        花弄影一惊,伸手将坐在靠近车帘的洛茌拉到身后。

        呲啦!

        一滩鲜血洒在车帘上,驾车的车夫整个人倾倒在马车前端,额头上一根血色红点,那红点之上沾着一根细丝银针。

        “不好!”

        花弄影透过微风吹起的车帘缝隙,看见马车前有几个黑衣蒙面人,一刹那他反应过来,出拳压住马车车板,那因为车夫突死而惊慌失措的两匹马得以挣脱缰绳朝着四面八方窜逃。

        缰绳断开,拖拉马车的外力又被拳力压制,霎时间,马车稳稳停住。

        洛茌抱着花洛情,小声道:“你要小心。”

        花弄微微抬头,应道一声,脚下爆步炸起,只一瞬冲出车帘,沾血的衣袍顺着风声的方向,直接奔袭至那三名蒙面黑衣的面前。

        “散开!”

        黑衣蒙面人轻喝一声,三人纵身跃起,躲开来自拳道宗师的一拳。

        “背后无剑,身法还是玄双阴阳宗的身法,看样子你们是新剑神宗的人?”

        反其道而行之,这是最低级的嫁祸,花弄影不是傻子,一眼洞穿其中之假,呵斥道:“剑道正大光明,没想到新剑神宗居然如此搞笑。”

        那三位散开的蒙面黑衣微微一怔,他们没有想到苦心的掩藏表演,居然还没开始就被这故渊拳宗的宗主轻而易举地识破。

        “花宗主不愧是故渊拳派执掌首席的,你说得不错,我等确是新剑神宗之人,不过今日你死,又有何人会知杀你的是新剑神宗?”

        蒙面黑衣中看似领头的一位眼睛里浮现微微冷意,皱着眉头将他们伪装成玄双阴阳宗的原因说了出来。

        无非是阴阳宗掌握南荒王室的控制权,而花弄影得到南荒王青睐的那封书信也早已泄露,现在这些人正是在截杀自己的。

        无非是他花弄影死,之后新剑神宗代替故渊拳宗,接替那王宫控制之权。

        花弄影看得透彻,笑了笑,“杀我,痴心妄想!”

        话音刚落,他疾步而出,一拳将离他最近的那位蒙面黑衣直接捶杀。

        那蒙面黑衣的胸口受到一拳,后背的脊骨顿时碎裂刺破皮肤,露出血色白骨。

        花弄影将那蒙面黑衣的尸身直接抛开,收拳瞬间,目光投向下一位。

        剩下的两位蒙面黑衣大惊,他们没有想到花弄影居然如此强大。

        捶杀他们同门的那一拳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堪比臻极境高手。

        “你不会是……”

        那位看似稳如老狗的领头蒙面人,抬起手。

        他那手指间三根银针似剑芒一般。

        花弄应道:“本宗确是臻极境。”

        臻极境,世间无敌的高手。

        这样的人,人间无敌。

        一滴汗珠从额头花落,蒙面人心脏扑通扑通的急速跳动。

        他只不过是入神初期,和臻极境高手抗衡,那只能是自寻死路。

        不过他手中的那三根银针剑,也已练到臻极,其速不亚于传说中的臻极境高手,但也只是速度上不亚于。

        忽然,他的余光瞥见那马车里的母女,心生一计道:“花宗主,应该还不会让我们全都死吧?”

        “当然!”

        花弄影应道一声,身形消失。

        顷刻间,另一个蒙面黑衣也被捶杀,死像与刚刚那位完全一样。

        “好拳法!”

        仅剩一位的黑衣人,额头布满汗珠,但还是强装镇定。

        花弄影冷笑道:“我可没有拳法,只一拳何来拳法可言?”

        黑衣人略微一怔,沉下声问道:“所以,花宗主,留我一命是为了什么?”

        “谁说要留你一命了?”

        花弄影忽然昂起头,凝视着那黑衣人,轻蔑道:“你们想要做什么,本宗全都知道,我只是见你话多,想让你死得慢点罢了。”

        “你!……”

        那最后一位蒙面黑衣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想要口吐脏话,但还是忍住了。

        他抬起手臂,喝道:“花宗主,你若杀我,这银针剑,在我死的那瞬间,一样会要了你女儿妻子的命。”

        “你威胁我?”花弄影眼中尽显杀意。

        “我只是想保命。”黑衣蒙面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