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7章 奸商骗局

第7章 奸商骗局

        与亨特共同外出让章浩宇的心情好了不少,不得不说,亨特是个特别健谈且风趣幽默的人。他虽然外表看起来略显粗犷,但实际上内心其实十分细腻。章浩宇和亨特在一起,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由此能判断出一点,之前亨特和章浩宇的关系一定非常亲密与融洽,而亨特貌似对浩宇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就像家人一样的感觉,同样也对浩宇丝毫不见外,都没藏着掖着,啥话都照直说。

        “浩宇,我感觉你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当时我接你出院,都差点不敢相信,你是一直在孤儿院,与我认识多年的那个大男孩了。”亨特一边吹着轻快的口哨,一边手握方向盘,默默朝前开车。

        章浩宇听着也十分的无奈,腹诽自己不过是个被贴牌了的冒牌货,与之前的本尊自然会不一样。可转念一想,章浩宇突然发现了一个关键之处,眼前的亨特或许能成为对很多未解事件的突破口。眼下虽然简修女也对章浩宇亦是关心有加,但她毕竟和自己不似亨特这般熟络,有些东西跟事不知道如何开口,更不清楚能不能开口问。

        一念至此,章浩宇又想起早上刚出院的时候,坐在车上的简修女无意间提及那件事,间接导致自己发生车祸住院的事来。他隐隐觉得这件事并没表面那么简单,其中应该还存在重要的利弊因素,否则简修女也不会是那般不自然的反应,而且亨特也不会好几次打断简修女的话。

        “亨特。”章浩宇试探性开口发问,“其实我一直有些话憋在心里,但是不知道该跟谁说。”

        一旁手握方向盘开车的亨特,暂时停止了吹口哨,反问道:“有什么事,你不能跟我说?”

        后视镜中,亨特的眼神看着有点古怪,他的目光匆匆扫过浩宇,说不出是怀疑还是警惕。

        章浩宇也突然意识到了最致命的一点,自己眼下的行事方式,确实有点不太对劲,甚至说落到亨特眼中就是反常的怪异举动。因为按照之前“章浩宇”的性格来说,遇到这样的同类事件,他绝不会选择自己这样的处理方式。

        章浩宇想明白了之后,立刻换了一种状态,他伸了伸双臂,伪装出一副放松的模样来。

        章浩宇暗自斟酌好用词,才咧嘴一笑道:“哈哈,我可能是住院太久了,整个人都变矫情了,我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惺惺作态起来,身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亨特你别见怪呀,我只是刚出院,还不太习惯而已。”

        亨特听着又瞟了一眼章浩宇,伸腿踩了一脚油门,笑着打趣道:“哈哈哈,我就说你小子不对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小子被多愁伤感的林妹妹给附体了,你藏着什么事想跟我说,这会趁着简修女不在旁边,我可以答应替你保守秘密。”

        亨特说完,意味深长朝章浩宇挤了挤眼睛。章浩宇见状,也学着亨特的样子回了过去。

        “亨特,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简单说说吧。”

        “其实,还是关于我住院之前的那件事,我已经想好了。”

        亨特偏偏没有回话,只耐心听章浩宇接下来要说什么。可偏偏亨特这样不接话的反应,却让章浩宇不知该怎么进行下去,才不会露出马脚。顿时,车中陷入了略微压抑的死寂,章浩宇能清楚感觉到,这种死寂特别不正常,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暗中观察亨特的面部神情,结果却见他神态如常,又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亨特,我觉得,简修女的那番话没说错,或许……或许我应该听简修女的话。”

        话音刚落,车辆突然猛然颠簸了一下,又似乎是亨特有意刹车所致。章浩宇怎么都没料到会面临这种局面,他险些一头撞上前面的挡风玻璃。亨特只稍微停顿了片刻,就迅速恢复正常了。他抬头面色复杂地看向章浩宇,颇为关切地问道:“浩宇,你没什么事吧?刚才路上突然跑过一只野兔,我险些就要撞上去了,无奈之下才踩了急刹车。”

        章浩宇微微摇头,但他心里非常清楚,亨特其实是在说谎,刚才他一直都注意着车前方的情况,不要说什么野兔之类的东西了,就是一团野草都没有。亨特能做出如此激烈的异常反应,恰好是他提起那件事的时候。

        “浩宇,你刚才和我说什么?”亨特的表情看着像是真没听清,又似乎是在确认,又开口问了一遍章浩宇。

        章浩宇迟疑片刻,还是又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

        这次亨特没太大反应,只是沉默了片刻。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开口问道:“浩宇,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章浩宇轻轻点了点头,接茬答复道:“嗯,虽然我对车祸之前的事记不太清楚,但是我始终很明白一点,简修女之所以会那么安排,那她一定就是为了我好,我选择听她的话,应该不会有错。”

        亨特听罢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他稍微顿了顿,还是决定开口说道:“浩宇,我实在有些看不明白了,你就是车祸住个院而已,为什么会改变这么多?如果说和你见面之后你的行为方式让我觉得无比陌生,那你做出的这个选择就彻底让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你了!”

        “可是,简......”

        “不要和我提简了!”亨特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厉声质问章浩宇,“难道你也觉得,她要把我们唯一的家拱手让人,是一个很理智为你好的决定?”

        章浩宇听到这个质问后,内心相当吃惊,他不知道亨特所指何意,唯有选择沉默以对。

        不过,从方才亨特的只言片语之中,章浩宇逐渐了解了,他车祸之前发生的一些情况。

        章浩宇是孤儿院中年纪最大的孩子,一直以来都承担着不小的责任,孤儿院中除了简修女与亨特以外,章浩宇也一定程度上有照顾着大家的起居和生活。这所孤儿院虽然是外商资助而成,但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孤儿院的运营也面临了许多方面的困难,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自然就是资金来源。

        从表面上看起来,孤儿院中的开销并不大,但事实上,孤儿院中的花销已经可以同一所学校的开销比肩了。几十名孩子,每天不算别的东西,光是衣食住行,就是极大的一笔开销了。虽然孤儿院中一直以来对孩子们都实行自主管理模式,即院内教学,共同劳动,可即便如此,也无法抵消掉巨额开销。

        章浩宇是院中的老人,从工作以来,每个月的钱几乎都投入到了孤儿院中,简修女和亨特也是一样,不仅没有一分钱的工资拿,有时还要自己花钱进行贴补。这种压力之下,大家其实都不轻松,甚至还有些辛苦。不过,大家谁都没有抱怨过这样的生活,十几年如一日,一直默默坚守着。每个人心中对美好生活都有着自己的畅想,可骨感的现实却一直让众人重回清醒。

        这种情况,直到半年前才有了改观——一名本地的商人好心资助了孤儿院。

        起初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大家都非常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孤儿院有了一笔稳定的经济来源,孩子们的苦日子终于能得到改善了。

        刚开始时,也的确如此,那名商人先是送来了一大批物资,包括孩子们日常的衣食起居教育娱乐等各个方面所需品。没过多久,他又带着一大批的记者和媒体来孤儿院,大张旗鼓地送来了一张支票。

        也就从那时候开始,事情有些反常了,面对记者的闪光灯,大家都有些拘束,或者有些抵触。孤儿院的孩子们从小就没收到过,太多来自旁人的关心,经历如今这种情形,多少有些不适应。但碍于赞助人的面子,也不好拒绝这种事。

        但谁也没想到,这种面对记者的日子,逐渐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常态。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商人带领着媒体前前后后来了孤儿院不下十次,每一次,商人都会对着镜头感情饱满地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媒体也自然会记录下他所说的一切。毋庸置疑,隔天报纸的头条,也会出现商人的专访内容。

        这一个情况,让章浩宇非常不适,他甚至有种被人当做动物园猴子参观的感觉。简修女和亨特也有同样的感觉,可三人心里都明白,大家除了接受,别无选择。时间便这样一天一天过去,大家也逐渐适应这种让人无奈的生活了,毕竟除了每周一两次的叨扰,日常生活并没受到太大影响,甚至还有被改善的迹象。

        不过,生活在孤儿院中的众人,还是低估了资本家们的头脑。四个月后,他们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又有一日,商人领着记者来到孤儿院。本以为这也会是一场寻常访问,可没想到,商人开口便提出来一个让人愤怒的提议:老旧的孤儿院已无法承担它应有的职责,商人要将这一片区域收购下来,打造成全新的商业区。

        孤儿院方面得知这一消息之后自然不同意,而商人也开始了他的说教。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自己对这片区域的各种规划,以及心中的商业版图,以及同意区域改造之后,孤儿院能拿到多少好处。

        还没等商人完全将自己的企图说完,章浩宇当即就打断了他的演讲:“先生,孤儿院在你眼中可能就是一所老破小,但它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如果我们没有了这个地方,该去何处安身?”

        商人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问题,他咧嘴诡异一笑,提出了另一个让人愤恨的提议:“我可以负责安排大家的住处,甚至包括工作,我有开办工厂,现在正缺人手,虽然我知道你们人有些多,但如果能在工厂中工作的话,我相信凭自己的劳动,也能承担起相应的衣食住行费用。”

        商人的这番话,已经说得很明确了,他不仅要霸占孤儿院,还要把孤儿院里的所有人,统统都变成自己的免费劳动力。如此一来,孤儿院的所有人为他辛苦工作,而他则负责提供住所。

        听罢这无比荒唐的提议之后,几个人当场便发作起来。亨特更是当场站起身,要和商人动手干架。但商人又岂是没有准备之人,他冷笑着让身边的保镖拦住了亨特,又让记者准备好记录。

        “亨特,有事好商量,你千万不要冲动,我这样做都是为了大家好,若是你们不答应,就拒绝我好了,何必要动手打我,到时弄伤了孩子们就不好了。”商人皮笑肉不笑地说出了这番话来。

        亨特依旧愤怒不已,他当场便拆穿了商人的伪善面目,指着商人的鼻子吼道:“这些天你们三番两次来把我们当小丑戏耍,丝毫不考虑孩子们的感受,我受够你们了,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简修女虽然愤怒,但因为不太善于言辞,只涨红了脸,眼中带着泪光拒绝了商人的提议。

        章浩宇也无暇顾及太多了,只是尽力将孩子们护好,看向商人的眼中充满了厌恶之色。

        即便面对怒骂,商人也不慌不忙,他笑着摆了摆手:“没关系,我知道大家可能一时间接受不了,我可以等,等大家想通了,我会过来跟你们好好谈。”

        “不必,我们想好了,不接受你的提议,以后你不用来了。”章浩宇冷着脸对商人说道。

        商人听章浩宇这么说,丝毫不生气,反而停下了脚步,呵呵一笑道:“你的性格太倔强了,既然你们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今日我们就来算算账吧,也好把这些天的费用结清了。”

        “什么费用?”简修女突然警觉起来,“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商人随意伸了伸手,一旁的人立马递过一份文件来,然后他手里拿着那份文件,一脸奸笑道:“当然是算清我们这些天在孤儿院中投入的资金,当时都白纸黑字签了文件,可没法强行抵赖哟。”

        “你这话算什么意思?当初是你要来赞助孤儿院,怎么现在又要和我们算账?”亨特此刻直接爆发了,他冲上前去想一把拽住商人的衣领。

        “呵呵,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无条件赞助了?”商人一个眼色,保镖立马上前,将亨特掀翻在地。一旁的孩子们看到这一幕,立马被吓退了好几部,有几个胆小的孩子,甚至都低声啜泣起了起来。

        “先生,你当初资助孤儿院时,并没提过这事。”简修女此时也带着哭腔质问道。

        “简修女,我怎么没和你提过?你别忘了,我们资助孤儿院时签过协议。”商人扬了扬手中的文件。

        “不,我看过那份文件,上面并没有你说的这事。”简修女惶恐,想接过文件,却被商人抽了回去,只翻开一页指给大家。

        “如果不信,你们自己看吧,这里有一条:甲方有权对孤儿院根据自身需求,进行改造以适应规划用地相关用途。”

        看到这一条,简修女立马大喊道:“可是这一条我在签协议时没有,你私下改了合同!”

        商人哈哈一笑,伸出手指摇了摇,然后继续道:“简修女,你这样说不对,我怎么会改动协议呢?要知道协议需要改动,就要经过双方同意,否则就是无效合同。”

        说到这里,商人不忘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我不过是签署合同时忘了其中的一页,谁知道简修女你也这如此粗心,第三十二页和第三十四页中间,可是还存在一张第三十三页呀。”

        简修女脸色惨白,明白自己是被商人给坑了。但现在即便发现,也全都为时已晚了。

        “我给大家时间考虑,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你们想通了,我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我。”

        孩子们早已经缩成一团藏在章浩宇身后,亨特被那个混蛋商人带来的人压制着无法动弹半分。而简修女早已因自己的疏忽而瘫软在地,只剩章浩宇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场面。

        章浩宇定了定神,上前去同商人说道:“你请回吧,我们绝不会同意你的提议。”

        商人见章浩宇软硬不吃,脸色顿时变难看起来,话语间还带上了几分威胁。

        “好,小伙子,记住你说过的话,以后希望你不会后悔。”

        “绝对不会。”

        随后,商人带人愤怒离去,留下孤儿院众人惶恐不安。亨特从地上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处于沉默不语的状态。孩子们则已经开始低声哭泣起来,章浩宇上前去,扶起地上的简修女,轻声安慰道:“没关系,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们一起扛。”

        但章浩宇万万没想到,事情很快就找上门了,而且对孤儿院而言,就是灭顶之灾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