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50章 寄生怪物

第50章 寄生怪物

        这间屋子里的人此刻都露出了恐惧之色,包括白龙那边的红莲和黑绫,这二人也不例外。

        因为这二人比任何人都明白,现在场景有多么的凶险。白龙那家伙已经彻底疯了,他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结局,自然没啥胆量去面对联盟,索性才破罐子破摔拉着所有人同归于尽。

        基于这场游戏最原始的硬性规则,只有四个人能离开,倘若幸存者多于四个人,一则游戏不会停止,游戏还会继续不断淘汰参与的玩家。如今十扇大门同时打开,这意味着所有的玩家,必须在某种意义上都处于通过游戏的状态,这无异于触犯了游戏的不二规则!当门的开启和关闭状态被完全混淆,玩家的状态也同样处于混乱状态,死去的玩家会重新回到游戏场上,而原本活着的这些玩家,则同样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黑绫,你跟他们几个菜鸟相比,确实要聪明很多,不过现在差别不大了,反正用不了多久,你们都会跟我一起陪葬,我如果活不成了,你们全都别想好过!”白龙用阴狠的口吻对黑绫宣布道。

        黑绫看着白龙狰狞的面庞,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才是被白龙欺骗跟利用的棋子!

        “吴所谓,你有什么想法吗?”莉莉安面色格外深沉,她看着大开的门,扭头发问道。

        这一次,莉莉安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因为白龙这家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相比起来,吴所谓就冷静许多,他环视十扇门,最终把目光锁定到了自己身后那扇门上。

        一阵接一阵阴冷的寒风,此刻正源源不断从门中狂吹出来,而且寒风之中,逐渐开始吹出一股又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那股子味道闻起来很是刺鼻,大家都被那股子味道给恶心坏了。但最为奇怪的地方还是,除了散发出难闻的臭味之外,门中好像没有什么新变化。

        章浩宇也观察起自己身后的门来,他同样找不到门内的突破点。门中的雾气一点点渐渐散去,画面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可依旧还是一片乌黑。那片乌黑的东西仿佛能将一切都全数吸收,无论任何的声音和光亮传播进去,都会立马消失不见,好像被彻底吞噬了一样。

        与此同时,另外几扇门也开始了变化,所有门后都变成了清一色的乌黑。而不久之后,那黑色的画面突然自动翻滚了起来,就跟热水被烧烤了的那样沸腾。这种场景平日里很难想象,空气中的画面极为扭曲,现在还开始翻滚跟冒泡,就像某种超自然的特殊现象。

        “章鱼哥,我感觉门后面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我心里现在特别的发毛,你帮我看看门后头是不是有啥东西?”湘琴颇为害怕地拉了拉章浩宇的胳膊,抬起另外一只手指着门后一脸惊恐地说道。

        章浩宇顺着她所指的位置看去,也同样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门后确实正在发生异变。

        吴所谓死死盯着门里的那个东西,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快速扫了扫四周的另外几扇门。果不其然,因为吴所谓发现每一扇门里头,都渐渐浮现出一直以来,无比熟悉的身影——众人各自的影子!

        吴所谓此时已经能完全确定了,从各扇门中要出来的东西,其实就是众人自己的影子!

        然而,从一开始就被淘汰的那位玩家的门后,此时却浮现出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身影,男人的身影最初时还特别模糊,只能大约看出是个人,但随着时间不断变化,那个人影越来越清晰,连手指头发等东西都开始展现出来,但这个神秘男人却始终背对着众人。

        红莲见到神秘男人的背影后,就打着哆嗦开口道:“黑绫,是那个家伙,那家伙回来了!”

        黑绫此刻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他的脸色比白纸还要白上几分,连双唇都不受控,微微打着抖。黑绫下意识转过头去看白龙,结果却发现白龙那家伙居然不见了,但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黑绫还对白龙那个家伙心存幻想。

        “哈哈哈,慢慢享受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吧!”白龙不知藏去了何处,他的声音从头顶广播中传了出来。

        “看样子还真是食影怪,白龙这家伙下手可真狠啊!”吴所谓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对白龙的狠又加深了。

        “吴所谓,别卖关子了,什么叫食影怪,你给老子说清楚啊!”章浩宇急切地催促着吴所谓。只是吴所谓完全不搭理他,站在原地自顾自思考着一些事。反而是莉莉安听到食影怪之后,她暗松了一口气,耐心给章浩宇解释道:“食影怪是一种低等级的游戏npc,你们不用太担心,它们以占领别人影子的方式去寄生别人的身体,控制其的思想行为,不过只要你们的影子不暴露在外面,食影怪自然就没办法寄生。”

        莉莉安这番话的言外之意,是让大家躲在特别亮或者特别暗的地方,这两种地方都会让自己的影子消失,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样子消失不见的白龙,多半也是按照这一思路藏了起来,要不怎么会突然不见人影呢?

        只是等莉莉安说完后,吴所谓并没有松开紧皱的眉头,反而越发无奈地摇了摇头。

        吴所谓不禁叹息道:“唉,要单纯是食影怪就好了,你没发现有一扇门里不是食影怪吗?”

        莉莉安一听也被吴所谓的问题给惊到了,她抬头看了看那扇较为特别的门。因为门中的那个男人,已经呈现出了完全的状态,他虽然一直背对着众人,可身体正在不断靠近,仿佛随时都能从门中跳出来那样。

        “莉莉安,如果把食影怪和镜像人放一起,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吴所谓开口质问道。

        吴所谓的这个问题终于点醒了莉莉安,后者的瞳孔一阵震惊,也明白了当下的严峻。

        莉莉安看向吴所谓,开口继续说道:“这自然就意味着,我们成了它们的竞争品!”

        吴所谓点了点头,重新接茬说道:“莉莉安,我想你应该知道,镜像人和食影怪完全不同,我们根本躲不掉对方。食影怪只要没有影子就拿我们无可奈何,可镜像人却可以轻而易举就与我们发生置换,把我们送到门里面去,代替他们成为新的镜像。”

        原来这就是白龙设下的双重保险,镜像人和食影怪历来以玩家为食,互相进行着疯狂竞争,而它们的最终目的,都是要鸠占鹊巢,一个把别人变为影子,另一个就是把别人变成镜像。就算吴所谓一行人,躲在暗处逃过了食影怪的追捕,可他们却没办法从镜像人的手下逃脱。

        “吴所谓,据我所知只要能反射镜像的东西,就能成为镜像人行动的媒介。”莉莉安喃喃自语道。这一刻,连她自己都有些绝望了。因为这意味着,不管是镜片或玻璃,地板甚至于人的眼球,都能便于镜像人进行穿梭,自己这几个人已经没任何机会,能逃离这个被危机重重包围的地方了!

        红莲已经带上了几分哭腔,她大声喊着:“龙哥,你之前说会救我一命,你忘记了吗?”

        可任凭红莲怎么叫,白龙也不愿现身相救,因为生死面前,红莲就是一枚被丢弃的棋子。

        红莲的哭喊让众人都有些焦灼,一旁的湘琴也有点情绪失控,开始轻声啜泣了起来。这样子的紧张氛围之下,大家的情绪早就到达了一个临界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彻底点燃跟爆炸,将所有人都给推向死亡的深渊。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第一个不幸者就已经产生了,首个倒霉的家伙是黑绫。他自己的影子在他不注意时,从那扇门中溜了出来,在地板上独自攀爬许久之后,成功来到了他的脚下。

        当食影怪和黑绫的影子重叠时,令人恐惧的一幕发生了,黑绫的影子就仿佛有了流动的能力,被地板上的食影怪吸食干净,伴随着影子被吸食,黑绫的脸庞上也隐约有一股黑气蔓延开来。

        黑绫颇为痛苦地张开了嘴,想要张嘴求救,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大大张开自己的嘴巴里,赤红色的舌头已经变黑了,就连口腔也被强行改变。紧接着,黑绫的眼球眼白也开始消退,暗黑色的瞳孔开始在整个眼眶中遍布,瞬间就占据了两双眼睛。

        黑绫当即应声而倒,待众人定眼看去,已经是满面的黑气,看着就跟染了尸气一样。

        众人看见这一幕之后都不由恐惧万分,吴所谓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了。

        “大家都别慌,先躲去最暗的地方,确保自己的影子不会露出来!”吴所谓当即下令道。

        几个人听到这话后立刻开始行动,吴所谓自己却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他独自站在桌子旁边,用手奋力扯着桌上的那块桌布。章浩宇见到他的举动,虽然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也停下了脚步,帮他一起努力扯桌布。吴所谓顺势抬起头一看,只见章浩宇面色虽然凝重但不慌张,也不免对他多了几分赞赏,没想到章鱼哥的胆子还挺大。

        “这块桌布待会儿要铺在脚下,避免我们脚下映出自己的镜像。”吴所谓耐心解释道。

        章浩宇这才明白了吴所谓扯桌布的用意,他点了点头和吴所谓拽着桌布朝角落跑去。

        而这时,意外情况突然发生了,红莲被她的镜像人抓住了双脚,已经无法继续移动了。

        虽然吴所谓预判到了镜像人的动向,但并没有比镜像人快多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随后,地板中一个和红莲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正抬起头来,面带诡异的笑容望着她。众人脚下的地板,此时已经变成了透明玻璃那样,没有发生变化的人镜像与本体依旧是对立状态,而红莲的影子却已经反了过来。

        “救命,求求你们,快来救救我啊!”红莲被吓到惊声尖叫,因为她的脚腕之上,镜像人的手已经伸了出来,正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脚腕。那双手惨白而又冰冷,画着美甲的血红色指尖仿佛沾染了血迹,妖艳到令人看了都为之触目惊心。

        “求求你们了,我知道错了,救救我吧!”红莲一时间痛哭流涕,仿佛众人就是她最后的希望。但在场的几个人里,根本没有人意愿去救她。究其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跟白龙是一路人,有这种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镜像人仿佛感受到了红莲的无助,笑容越发灿烂起来,仿佛在进行某种无声的宣告,有点类似你别挣扎了,你绝对逃不掉!而那双手也更加用力起来,尖锐的指甲刺进了红莲的小腿中,血液顺着小腿流淌下来,全数滴到了地板上。

        红莲的哭喊声越来越大,湘琴无助地拽着莉莉安,她连动都不敢动。而莉莉安则冷眼看着红莲,心中却想着与人为善,就是与己为善,这么简单的道理,在利益面前,却没有人能懂。

        章浩宇看了有些于心不忍,他低声央求道:“要不还是救救她吧,好歹也是一条人命。”

        吴所谓差点被活活气死,他瞪了一眼章浩宇,没好气地骂道:“章鱼哥,你给老子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