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71章 诡异魅影

第71章 诡异魅影

        与此同时,远在另外一边扫楼巡视的徐之柔,恰好身处略显昏暗的楼道之中,她忍不住抬手打了个大哈欠。不知道何种原因所致,今夜的徐之柔心中特别不舒服,但又说不上来造成这种异样的原因。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感觉,自然同样也就无法进行合理的判断。

        不过,徐之柔至少能清楚一点,她知道自己是受了章鱼哥的影响,这位突如其来的新人无意间,打破了她一直以来执行任务的那种节奏感,而且这个新人还跟以往的老人们都不太一样。总而言之,今晚要执行的任务让徐之柔的内心相当不自在,用如鲠在喉来形容都不为过。

        当然,网络上那些关于精神病院的各种离奇传言,徐之柔之前也早有浏览过,尤其是关于地下室的古怪传闻,当时徐之柔看了整个人都为之眼前一亮,那般骇人听闻又逼真的恐怖故事,她可是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如果不是吴所谓提前进行了特殊的吩咐,她一定会亲自到地下室里去逛个够,顺带着把这些稀奇古怪的都市传说给统统破解,好好享受一下执行任务带来的快感。

        徐之柔一直以来都隐瞒了一件事儿,那就是让章浩宇独自下到地下室去,其实是吴所谓早就安排好的流程环节。至于徐之柔纯粹就是一个听令行事的工具人,要问为啥要这么进行特意安排,吴所谓当时也给出了相当合理的解释——练胆算是新人历练的第二关。

        如果章浩宇到时知道这一切所谓的练胆安排,多半会当场被气到吐血吧,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自己都已经加入盟会了,居然还能被吴所谓给暗中摆一道,被迫参与了这种练胆的安排。别说章浩宇会想不通,就连徐之柔在安排行动时,她都差点动了恻隐之心,毕竟地下室里到底有啥玩意,是否存在什么致命的威胁,一切都还是未知之数。

        “算了,正所谓人各有命,章鱼哥,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只能辛苦我自己加快行动步伐了,早点搞完提前去地下室找你,你小子要给我坚持住呀。”徐之柔说着又抬手打了个大哈欠,这个哈欠一打差点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今夜到精神病院执行任务,对新人来说是一种折磨,可对徐之柔这种重度恐怖故事爱好者,都市传说十级学者而言也同样的相当痛苦。痛苦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徐之柔从骨子里无法接受一样东西,那就是让她亲眼看着整个任务之中,最为精彩和刺激的部分被别人给享受了,她自然就无法获取那种解密的快感和成就感了,仿佛就像一个局外人,执行任务也是执行了一个寂寞。

        徐之柔先是用极快的速度初步扫完了二楼和三楼,结果经过一番扫视之后,发现清一色都是病房跟医生的办公室,这些房间里要不就是空无一物,要不就是被牢牢锁着打不开,如果还要她亲自一个一个打开,那简直就是要人老命,而且还相当的费时费力。

        徐之柔先是无奈地跺了跺脚,溅起地上一层层的灰尘漂浮于空中,她自己还险些因此被呛到。于是,徐之柔无奈之下,皱着眉头用手捂住口鼻,心中大骂吴所谓的那个狗屁练胆安排,但眼角的余光反而捕捉到身后貌似有个人影急速闪过。

        “章鱼哥,你这家伙未免也太胆小了吧,这就悄悄溜上来了?”徐之柔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随后又有些惋惜地轻轻摇了摇头。因为按照吴所谓之前下达的指示,如果章浩宇没有按照要求在地下室独自完成任务,就会彻底失去深入了解盟会的资格,而沦为盟会的外围成员,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核心成员,很多事到时自然就不会如实相告。

        徐之柔一边闪着身子躲入旁边的那间病房之中,一边准备趁着章浩宇过来就狠狠吓他一跳,她自己其实对章浩宇的印象相当不错,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还是出手帮帮他吧,毕竟能成为并肩作战的盟友,也算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徐之柔先是强行屏息凝神,然后才竖起自己的耳朵来,仔细听着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内心反而忍不住想笑出声来,她很想知道等会章浩宇被吓一跳之后会有啥举动,会不会当场倒在地上嗷嗷乱叫,或者说还是直接被她吓晕过去了?

        不过,徐之柔瞬间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异样惊悚之感瞬间游遍全身,她发现自己大意了!

        因为徐之柔现在才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此时楼道中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章浩宇那家伙,因为章浩宇的鞋子是软底,之前二人共同行动时候,章浩宇鞋子发出来的声音比较偏沉闷,可现在楼道中行走着的那个人,脚上分明穿着皮鞋之类的东西,发出的声音很清脆,也比较响亮一些。最为关键之处还是,况且楼道里的这个家伙,走路的步伐很是稳缓,压根就不像章浩宇那种雷厉风行的走路模式。

        “糟了,今晚是有点太过得意忘形了,差点就要在任务上翻车了。”徐之柔又暗自骂了一句,她同时也在心里快速揣测分析,门外头的那个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某种会吃人的邪物吧?

        徐之柔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时间连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精神也随之高度紧张了起来。不过,徐之柔也算颇有经验的老玩家了,仔细分析着眼下的各种情形,首先第一种情况就是游戏中的虚拟npc,自己或许刚才触发了什么任务机制,导致npc意外提前行动了起来。

        第二种情况就是无意中闯入游戏任务场景中的陌生人,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虽然比较小一些,毕竟每次任务开启之前,游戏场景附近都会有相应的保护罩自动启动,为的就是防止闲杂人等强行闯进游戏里来。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但要比第二种概率更小,这种可能性徐之柔压根不去考虑,她也不敢去考虑,因为这是最为糟糕的一种可能性——这个任务,被同时发放给了两队人马,需要两队人共同执行这一个人任务,但任务的奖励并没变多,最终依旧会属于单一的队伍。换句话说,第三种情况一旦发生了,真正要对付的东西,就已经不只是游戏npc那么简单了。

        徐之柔在心中默默祷告着,也同时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但最终结果却相当的出人意料。

        因为没过多久,门外的脚步声竟戛然而止了,外头死寂到仿佛从来没有任何东西出现过。

        鉴于眼下是这种反常又诡异的情况,徐之柔自然不敢轻易放松警惕,刚才最让她感到庆幸的一点,那就是她自己没有打开微型手电筒,如此一来自然算是完全藏身于黑暗之中,倘若真的还有一队人马在游戏场景里,刚才也不至于会立马被对方判定成游戏玩家,毕竟大家都很清楚游戏的规则,这种小概率事件并不常常发生,甚至可以说是数年难遇。

        但当下的局势相当明显,徐之柔现在也被动陷入了困境之中,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一定也是想等徐之柔先展开行动,好以此占取先机。于是,二者之间谁最先动,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我还真是有够活久见了,这么多次任务都没有出现过异常情况,怎么今晚我带着新人就突然反常起来了,回头要问章鱼哥那家伙拿一下生辰八字,难道丫是什么衰神附体不成?”徐之柔吐槽之间露出了万分后悔的表情,但随即也察觉到了问题的重要性跟严重性。

        因为此时此刻的徐之柔内心特别担心章浩宇的安危,尤其章浩宇本来就是一个菜鸟级玩家,明显不可能明白眼下处于何种情况,如果真遇到了另外一队人马,章鱼哥这个小菜鸟一定会被对方给擒下,成为后期用来谈判交易换道具的人质筹码,如此一来就彻底陷入被动状态了!

        徐之柔仔细想清楚这一层面的利害关系之后,深知无法等到对方先行动了,她为了不让章鱼哥成为人质,还是决定冒险去当第一个出头鸟,坐以待毙太被动,主动出击才有可能绝境求生。

        随后,只见徐之柔先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镜子,她尝试着用镜子反射来观察门外的详细情况,结果空旷的楼道里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月光的照射让整座楼都蒙上了一层极为神秘的面纱,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诡异感与空灵感。

        徐之柔开始尝试从藏身的房间离开,悄悄前往离楼梯口更近的位置,结果只见她闪身一躲,成功来到了想抵达的目标位置。结果下一秒,徐之柔反而更加清楚看到了刚才的那个诡异魅影,因为那道魅影此时就躲在另一扇门的背后,整个黑色的身体都死死贴在了门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息跟响动,就如同死亡许久毫无生机的亡灵那般,光是让人看了都头皮直发麻,浑身狂起好几层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