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80章 叠加禁锢

第80章 叠加禁锢

        章浩宇用自己的背紧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干等了老半天,手里也一直拿着先前那个小镜子,在暗中观察着位于不远处的那名女子。可女子依旧继续皱眉思虑,看样子这小丫头确实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这种情况如果换了别的玩家,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火速冲上前去,然后对着房里的东西展开研究。毕竟获取游戏胜利的关键就在眼前,面对如此诱惑没有人能保持大脑清醒。

        但事实上这个丫头同样没能经住诱惑,不出片刻之后,章浩宇就听到对方惊呼了一声。

        正因这一声惊呼瞬间就让章浩宇边兴奋了起来,还顺势把小镜子给收了回来,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和那些恐怖片里的变态没什么两样,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等这一刻实在太久,这样就等于暂时解除了危机。

        不过,章浩宇就算面对如此的情况,也保持了一丝冷静,主要是害怕有诈,他又重新摸出了小镜子,从墙边探出镜子去进行观察,那个丫头看着好像受了什么伤,正背对着章浩宇依靠在一侧的墙壁上,而她的脚边居然还有一小滩血迹,由此看来徐之柔的陷阱确实起了作用。

        章浩宇通过小镜子见到如此情况,心中还是相当的惊讶,徐之柔暗设的陷阱未免也太狠了点,之前不是说好只要抓住对方就行吗?怎么还把人给弄见血了。章浩宇把小镜子给装回原处,立马就朝着对方的所在地跑了过去。

        “喂,死丫头,你没啥事吧?”当然为了安全起见,章浩宇还是与女子隔了一段距离。

        女子闻声之后也是抬起头来,原本就没啥血色的脸此时更加难看了,可她并不想领章浩宇的情,那略带惊恐的表情中满是不屑与愤怒,而且还夹带着几分讥笑,如此轻蔑的表情让章浩宇感觉自己仿佛是站在鸡窝里的黄鼠狼,属于相当不怀好意的大坏蛋。

        这等情形让章浩宇感觉自己实在有些好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还有心情关心对手的状态?随后,吴所谓之前的训斥也随之浮现眼前,当时吴所谓就说自己太过圣母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今看来吴所谓所说并没什么错。

        “死丫头,说你为什么跟着我呢?而且还要用那个破棍子敲我的头!”章浩宇立刻换了一副凶狠的表情,盯着不远处的女子厉声喝道,“死丫头,我劝你最好老实点,现在你落我手里了,要怎么处理你我说了算!”

        女子面对章浩宇凶狠的厉喝,依然没有半点要开口的意思,反而很冷静地上下打量起了章浩宇来。章浩宇见对方打量自己,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再次冷声喝道:“死丫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姑娘,我就拿你没办法,要是惹怒了我,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话虽这么说,但当女子略微露出痛苦的表情时,章浩宇还是没忍住小小紧张了一下。女子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她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可依然极力咬牙强忍,苍白的嘴唇让她看起来更加虚弱了,给人一种随时都能当场休克的感觉。

        章浩宇此时又大胆推测了一下,他暗想徐之柔设置陷阱的时候,多半对周围也加了某些特殊禁制,因为这名女子被章浩宇问了这么久,也并没有要逃离的意思,那自然就剩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对方此时根本没办法离开,肯定中了某种限制行动的禁锢。

        章浩宇面对这般场景,也逐渐没了法子,于是两人就这样对峙无言,气氛亦降到了冰点。

        此时此刻,章浩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徐之柔能赶紧回来,独自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着实有些吃不消了,而且如果对方脱困之后搬救兵了咋办?自己能对付她请来的救兵?而且章浩宇也没胆子杀人灭口,这样会受到很严酷的惩罚,真到那时候连吴所谓都保不了他。

        章浩宇内心越来越烦躁了,他看向女子的表情也不自然起来,不过处于这番场景之下,往往墨菲定律最为适用,那就是最怕什么情况,往往就一定会发生。结果还没过多久,靠着墙壁的女子身体就轻轻颤了颤,紧接着她竟然身子一歪,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喂,你怎么样了?别想着用装死来诈我啊!”章浩宇也被女子倒地给吓了一大跳,因为地上的女子是背对他瘫倒到地,身体亦没有太大的过激反应,看着很像那种中了某种特殊的玩意儿,而彻底昏死了过去。

        “徐之柔,你到底设置了啥陷阱,这下子可咋办呢?万一这丫头因此死了,我岂不是要被当成复仇的对象?”章浩宇初次经历这种情况,难免有些手忙脚乱,慌乱之中眼角又扫到了地上的那一大滩血迹。

        章浩宇随即咬牙跺脚一番,终于还是暗下了决心,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他与对方也不是死仇,实在不希望眼前之人就如此稀里糊涂的丢掉性命,放任这样的事不管她心里那关过不去。

        “去他妈的狗屁任务,眼下人都快死了,我要是还不出手救人,这辈子都要睡不安稳了。”

        话毕,章浩宇就义无反顾地踏进了陷阱范围之中,结果那名女子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章浩宇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将女子从地上扶起来,试着摇了摇她的脑袋,结果还是没反应。

        “该不会真死了吧,这下咋办?”章浩宇一边快速想办法,一边准备给女子做心肺复苏。

        不过,章浩宇还没能动手施救,他怀中的女子就突然睁开了眼睛,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正直勾勾地盯着章浩宇。这种突兀的变化让章浩宇大脑暂时当机了,当他还处于愣神跟不解之际,女子就极为迅速地抬起了手来,直接冲着章浩宇的后脖颈来了一记手刀。

        “死丫头,你这是几个意思?”章浩宇只感觉自己的后脖子生疼,连带着眼睛也有些发黑了,他很气愤地一把将女子给推开,摇晃着身子强行从地上站了起来,应该是还处于陷阱的辐射范围之内,所以他也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响。

        女子躺在地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章浩宇,她此刻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看样子这个姑娘刚刚是想一记手刀把章浩宇给彻底敲昏过去,可惜她的身体受了伤,使出来的力量还不能完全打晕一个人。

        “你,你是什么怪物,你居然没事?”女子用活见鬼一般的眼神,看着章浩宇质问道。

        “我不是怪物,我看你才是怪物,当农夫果然容易被蛇咬啊!”章浩宇咬牙切齿地骂道。

        女子也被这句话给彻底激怒了,她红着脸回击道:“哼,我这叫兵不厌诈,就凭你也配当农夫?依我看你纯粹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要不是你故意设陷阱跟叠加禁锢来阴我,我怎可能落到如此地步,你居然还能倒打一耙,早知道一开始我就用棍子把你活活敲死算了!”

        女子破口骂完之后,她的脸色更加红了,因为刚才的比喻似乎有些不恰当,不管是黄鼠狼还是鸡,这两个物种好像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而且还相当的不文雅,她实在是被章浩宇给气糊涂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

        此时的章浩宇同样也被气坏了,之前平白无故挨了几棒子黑棍不说,现在又狠狠挨了对方一记手刀,心情可谓糟糕到了极点,他站起身之后就要往外头走,可没走几步就自动停了下来。因为徐之柔果真在陷阱附近叠加了某种特殊的禁锢,这下子反而弄巧成拙了,别说是受伤的死丫头了,眼下就连自己也都出不去了,为今之计只有静候着徐之柔前来解救了。

        章浩宇生着闷气,选择独自一人蹲在了墙边,心里头郁闷到了极点,这烂好人就不该当。

        女子见章浩宇蹲在了墙边,她也是毫不客气命令道:“喂,你快点打开机关放我出去啊!”

        章浩宇见这女子被困着都毫无悔意,心中也很是怒火中烧,他稍微思索了片刻,便决定好好整整这个丫头,让她知道怕字该怎么写,做人不要这么嚣张跋扈,否则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因为教人做人也是章浩宇最爱的事情之一。

        “死丫头,你现在如果想出去的话,那就要看小爷我的心情好不好了。”说完这句话之后,章浩宇还故意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来,他邪笑着盯住不远处的那名女子,用很恶心的口吻继续调侃道,“死丫头,你不是说我黄鼠狼给鸡拜年吗?那现在鸡和黄鼠狼关在一起了,你说咱们俩谁是黄鼠狼,谁又是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