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86章 时空重叠

第86章 时空重叠

        “你们俩都别傻愣着了,赶快跟上这道痕迹啊!”冯阿哥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他连忙拽起身旁的二人,迅速朝病房外头狂奔而去。而冯菲宝和章浩宇还没缓过神来,二人就已经被从病房中给拽到了外面,只见地板上的痕迹移动速度非常快,从病房的门口开始,一直蜿蜒着朝外面延伸。那道痕迹本身亦极宽,大概有五六十公分,原本满是灰尘的地板被强行划开,所以现在看上去十分扎眼。

        “哥哥,先前那道痕迹朝着f区的方向走了!”冯菲宝因为脚下那双鞋子的关系,所以奔跑的速度要比另外二人快上许多,她抬手指着楼道中转弯处消失的痕迹惊叫道。章浩宇见状便要跟上去朝f区里冲,结果反而被身后的冯阿哥给伸手拦住了,追踪亦暂时因此被迫停了下来。

        “你们俩先别轻举妄动,静心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先,你们要学会谋而后动,这样才能保证不会中计,而被迫落入到对手设下的陷阱之中。”冯阿哥此时的行为有些反常了,不久前是他主动拉着章浩宇跟冯菲宝去追那道痕迹,可现在他却又回过头盯着来时的方向不动了。

        正因如此楼道中的气氛瞬间就诡异了起来,冯菲宝心里头很是着急,她想追上那道消失的痕迹去一探究竟,可又觉得哥哥所言很有道理,一时间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就差急到原地跺脚了。不过,另外一位当事人章浩宇相当明白,冯阿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因为他也已经清楚看到了,让冯阿哥感到不可思议而被迫停止追击的东西。

        先前一路追过来时身后地板上的那些痕迹,仅在一瞬间便悄无声息地恢复了原状,如果不是有啥古怪布局,放平日里这压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地板上的灰尘是经年累月积累所成,而且灰尘层层相叠极为厚实,如果要把先前被破坏掉的土层恢复原状,只怕不花上几个月时间根本无法达成。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冯菲宝定眼看着眼前的场景,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臭小子,刚才从床底下发现的那根生锈钢笔呢?你赶快拿出来给我看看!”冯阿哥的脸色疯狂变了多次,因为他已经想通了某些关键的东西,可心中却无比期盼自己的猜测别成真了,于是才侧过脸催促章浩宇拿出钢笔,想以此来证实心里的猜测。

        章浩宇则二话不说急忙从口袋中掏出了那根有些带锈迹的钢笔,可他把钢笔掏出口袋的一瞬间,就让冯家兄妹俩齐齐愣在了原地。此时的章浩宇手中确实拿着一根生锈钢笔,可眼下他手中的钢笔与当初刚拿到手时,那模样可不止差了一星半点儿,原本那根钢笔只是略带有一些锈迹,可此时的钢笔笔身上已经布满了各种污渍,那星星点点的锈迹已经急速蔓延开来连成了一大片铁锈。

        章浩宇一时间也有些被这异象给惊到了,他拿钢笔的那只手略微一抖,钢笔从手中掉落到地,结果只听一声脆响之后,钢笔身便自动解体,彻底分离成了好几段儿,这等情况也极为反常。

        “阿哥,这钢笔到底怎么回事?”冯菲宝叫了一声冯阿哥,期待哥哥能为自己解惑。

        冯阿哥没有回答妹妹提出的问题,他继续冷着一张脸,迅速往前方快步走去,冯菲宝和章浩宇见状也立刻跟了上去。结果这一路上,一行三人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冯阿哥要去何处,另外二人只能默不作声静静跟随。

        不过,走了没过多久的路程,章浩宇就发现冯阿哥并没着急去追寻那道痕迹走,反而来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地方——e区。不知道为何,e区此时整个区域都弥漫着一股不知名的恶臭味儿,冯菲宝和章浩宇还没怎么靠近,就已经被熏到有些吃不消了。而冯菲宝更是直接抬手捂住了嘴巴,差点没把胃里的东西给呕出来。

        一行三人迅速来到了9号房间的门口处,那股子恶臭味反而更浓了不少,整个空气中都被臭气给包围住,让人没有任何能自由呼吸的余地。冯阿哥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情况,随即就指着地上某处说道:“你们俩都过来看看吧,能发出臭味的就是地上那个东西。”

        冯菲宝则顺着哥哥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地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坨黑乎乎的恶心粘液,那粘液散发出来的味道特别腥,就宛如什么东西腐败之后的残留物,反正这种情况十分反常且无比诡异。

        “哥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刚才离开时候还没有呢。”话说到这里时,冯菲宝突然就怔住了。因为先前离开的时候,过道中并没有这堆黑乎乎的恶臭粘液,那时地板上残留的是血包中倒出来的新鲜血液,结果显而易见了这些恶臭的粘液,就是刚才血包中流淌出来的血液。

        “真是奇了怪了,这才过了短短几分钟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章浩宇也联想到了这恶心粘液的来头,不禁皱眉分析了一下,“主要是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血液根本不会迅速腐败变质,这未免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啊!”

        “没错,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可如果时间并非几分钟,而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前呢?”冯阿哥以问代答,章浩宇跟冯菲宝听后立马就想起了方才的那根钢笔,因为这两件东西之间的变质过程,实在是太过相似了,都是本来要几年时间才会发生的事,仅仅用了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之间就突然变化了。但如果正如冯阿哥所言那般,难不成在精神病院地下室中的时间状态被改变了,几分钟就等于过去了几年?

        “行了,你们俩小屁孩也别瞎猜了,我大概已经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冯阿哥也不想继续卖关子,对另外二人耐心解释了一下,“因为我们目前所见就根本不是当下所发生的情况,而发现的那些东西自然也不是现在的东西。”

        冯阿哥的说法太简单,导致另外二人没能完全听懂,但内心多少都有了些许感知,知晓时间被改变了。

        如果一切都按照冯阿哥所说那样,那些事跟物件都发生在过去,包括那袋血包跟生锈钢笔,其实都是十几年前的旧东西,而正因为自己这一行人误打误撞,从十几年前将它们给带了回来。至于为什么可以把这些东西给带出来,冯阿哥则给出了自己最为大胆的一个猜测——时空重叠。

        “毋庸置疑在这家精神病院里,发生了时空重叠的情况,我们目前所处的区域,拥有两个时间层,其中一个自然是现在,另外一个则是过去。当这两个时间层高度重叠之时,某些两个时间层中位置并未发生变化的东西,自然而然就同样会发生重叠,只不过东西的重叠并不是时间,而是东西本身的状态,那个血包从变质回到新鲜,那根钢笔从锈迹斑驳也重回崭新状态,而我们不过是恰好遇到了它们,并且还移动了它们。”冯阿哥讲出了他心里头的时空重叠推论。

        章浩宇很快就明白了冯阿哥话里的意思,他突然之间也想通了很多事,顺势接过话茬接续说道:“那也就是说,我们刚才看到地板上出现被拖拉的痕迹,以及房间中所发出的各种古怪声响,实际上也是十几年前所发生的事,因为时间层的重叠只能显示位置并未发生的物品,所以刚才我们只能听到古怪的声音,却看不见任何的人影。”

        “对,算我之前看走眼了,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点子智慧。”冯阿哥终于对章浩宇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因为一般人能迅速想通这一层并不容易,由此看来身旁的这个臭小子,也并不完全是个头脑简单的蠢货,至少还是具备一定的分析能力,反正比一般人要稍微厉害些。

        “原来如此,这些反常情况和怪事都是因为时空重叠所致,所以我们刚才追出去的时候,楼道中的痕迹才会逐渐消失,重新恢复到最初满是灰尘的状态。”冯菲宝也成功弄清了事情的缘由,她一时间惊讶地张着樱桃小嘴,脸上还带着些许疑惑之色,好像还有什么事没能想通。

        片刻之后,冯菲宝便重新组织起了语言,继续往下展开分析道:“由此咱们来合理推算一下吧,就拿刚才病房中发生的古怪事情来当切入点,那些事严格来算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了,我们从床板下找到那根钢笔,也是因为这根钢笔十几年前就被人给悄悄藏到了床底下,可这根钢笔的主人是精神病院的院长,那自然也就代表着刚才在房间中被强行拖走的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院长本人啊!”

        冯菲宝这番话刚一出口,便让章浩宇跟冯阿哥脸色大变,因为这种推测十分合情合理。

        可在场者都没想明白一件事,当年动手强行拖走院长的人是谁,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