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92章 密室暗房

第92章 密室暗房

        徐之柔正偷偷躲在墙角处按照观察,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她要紧跟离奇死而复生的院长。处于这个异次元的任务世界之中,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让人感到奇怪,就算亲眼目睹了院长尸体的诡异重组,也仅仅是感觉背脊有点发凉而已。

        徐之柔则继续用眼睛盯着不远处那一堆浸泡在血液里的尸块,它们仿佛拥有了某种自主的意识那般,疯狂从四面八方蠕动了起来,均以血液当成润滑剂,以此在地板上缓慢爬行,最终寻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并成功贴合了上去。而且这整个重组的过程之中,各大部位的组织发出的黏合声,听着就如同有人在咀嚼和吞咽生东西,听起来自然极为反胃,同时又相当毛骨悚然。

        院长的那具尸体从最初的破碎不堪到重塑人形,乃至最后从地上站起来,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有几分钟左右。可从血泊中重新爬起来的院长,貌似并没有发现徐之柔的存在,尽管他此时的身体还略微僵硬,看样子应该是还无法适应重组后的躯体,关节的扭动和碰撞声清脆且响亮,这种诡异的声音反复回荡于楼道之中,听着更加让人感觉不寒而栗了。

        与此同时,位于远处的楼道之中,那些疯子们依旧在不停狂笑打闹,发出很难听的声音。

        不过,徐之柔心里很清楚一点,那就是疯家伙们还没察觉到此处的异样,但重生的院长已经朝着他们的所在地,缓慢行进了起来。虽然院长的手脚很不灵活,走路的姿势看起来与丧尸无异,而且残留着血液的脚,在地上踏下一个又一个血脚印,光是让人看着都为之心生恐惧。

        可不出一会儿,徐之柔就发现自己好像猜错了院长的真实企图,因为对方并没有直接朝着那些疯子的位置走过去。院长只是过了一个区域,便又转身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根本就没去对付那些疯子。

        徐之柔实在搞不明白,院长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的状态,而且一切行动可谓不具备正常意识,倘若真是出于某种本能下意识,或许院长要去的地方在他心中是极为重要的秘密之地。

        徐之柔无暇多想原因了,她继续紧紧跟在院长身后,并竭力遏制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说句实在话,徐之柔认为这次的任务,确实满足了她一直以来渴望刺激的那种心理,纵然她一直以来自诩胆大包天,这回的突发遭遇也着实把她给吓坏了。因为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徐之柔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和可笑,因为没有人会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之所以会觉得无所谓,不过是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罢了,根本体会不到那种要面临死亡的绝望感。

        正当徐之柔思索之际,结果那群疯子也跟了上来。徐之柔暗骂一句倒霉,急忙躲到一边。

        那些疯子们从不远处窜了出来,彻底看清楼道中的那个人影后,就迫不及待地快速冲了过去。徐之柔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些家伙想干什么,倘若面前的这个人影是徐之柔,只怕今晚她也难逃一劫了。

        当那些疯子看清眼前的人是院长时,均纷纷发出了古怪的叫声,那些叫声十分的阴森恐怖,声音里还充满了恐惧与震惊,连带着已经有几个疯子莫名瘫倒在地,颜色异常的尿液顺着裤腿淅淅沥沥地流了一地。

        徐之柔皱眉看来疯子也知道啥叫害怕,但当时这些家伙对院长下手时,可一点都没留情。

        而在前面的院长自然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他艰难地停下了脚步来,头颅在脖子上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这种情形别提有多吓人了,试想一个能身子不动,头却能转向背后看着你的家伙,那视觉冲击堪比《午夜凶铃》中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了,就连躲在一旁的徐之柔见状也没忍住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下意识朝后边退了一步。

        刹那之间,有几个活动灵活的疯子见状已经开始四下逃命了,而摊坐在地上的那几个双腿早已经被吓软了,更不要说站起来逃命了,就连爬都爬不利索。它们一边呜咽怪叫着,一边往后退,然后全部都缩成了一团。

        诡异复活后的院长也迅速移动了起来,因为脑袋和身子相反的关系,让他的行动状态看起来十分诡异,但速度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不出几秒钟的功夫,院长就出现在了那些疯子的跟前。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那几个掉了队的疯子压根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复活的院长也开始了他最残酷的复仇,很快楼道里就恢复了原来的寂静,而地上也多了几个脖子带着血窟窿的死人。

        院长复仇完毕之后,很快就又恢复了原状,很明显复仇也并不是主要目的。如果不是这些疯子上赶着过来送人头的话,恐怕院长压根都不想搭理。还是应了那句老话,千万不要轻易作死。与此同时,徐之柔对院长的行动也更加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事能比报仇雪恨还重要,这背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

        院长又开始缓慢挪动了起来,他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徐之柔越跟越觉得熟悉,看样子院长好像是要回之前的那间病房里去。这时候,徐之柔才隐约回想起来一些细节,尤其是她之前刚醒来碰到院长时,对方就是有意带自己朝那间病房跑去,单论躲藏效果的话那间病房绝非最优选择,不管是距离还是位置都极为普通,而且还有不小的风险,看样子院长之所以那么做,自然有某种特殊的原因。

        果不其然,徐之柔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错,跟了一阵子后,她就重新站到了病房门口。

        只是此时的徐之柔反而有些犹豫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冒险进去一探究竟,方才自己跟着院长走到这里后,亲眼看着院长走进了病房里,而后病房门也随即关上了。如果自己想进去的话,就需要推开那扇虚掩着的房门,可如此情况之下,徐之柔并不知道门后有什么东西。或许门后会是满地的尸骸,又或者突然冒出几个疯子,亦有可能会是要攻击自己的院长。

        徐之柔的大脑陷入了纠结之中,可此时房间中也传出了不小的动静,那声音听着也不太正常。

        于是,徐之柔竖起耳朵仔细听去,依稀能听到貌似有点像某种机关启动发出来的声音,如同什么东西被自动打开了,而且病房的门也在此时突然变出了一条大缝来,紧接着那道缝就慢慢自动打开了,继而露出了一间很诡异的密室暗房来。

        不知为何,徐之柔的脑海之中突然蹦出了一个诡异念头,她认为院长这就是在邀请自己进入密室暗房。

        这个念头一出,连徐之柔自己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一具诡异复活的行尸走肉,费尽千辛万苦带她来到了这间神秘的病房前,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向前行动时对方又将房门给主动打开了,就如同特意大开迎接的那种既视感,这究竟是陷阱还是某种线索提示呢?

        几秒之后,徐之柔最终还是决定踏入病房一探究竟,而不远处疯子们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这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相比起之前舍命救自己的院长,外头这些没人性的疯子才是最危险的存在。

        与其如此,徐之柔认为决定继续相信院长,冒险赌一把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伴随着眼前的一阵黑暗袭来,徐之柔背后的那一道房门,也随之沉重的自动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