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纪元在线阅读 - 第94章 绝处逢生

第94章 绝处逢生

        傻站在原地的章浩宇静静目送冯氏兄妹离去,可他并不认为对方这么做有错,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总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良久之后,章浩宇的内心就渐渐恢复了平静,可能是当往往人到了绝望的时候,总会从那种极端状态中猛然平复下来。因为在那个时候,绝望者已经彻底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自己怎么奋力挣扎,一切都将注定会无济于事,与其如此还不如选择平静接受即将到来的绝境。

        只不过,章浩宇心里多少还有点不舍跟不甘愿,事情明明还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一切看起来却又像被某种神秘力量,给强行画上了一个完结的句号。如今的情形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那就好比有一把锁的面前放着无数把钥匙,你明明知道锁能被打开,却不清楚正确的开锁钥匙是哪一把,同样也不具备多余的时间,能够让你去找出正确的开锁之匙。

        章浩宇不禁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便彻底瘫躺在地,清楚感受着地板所带来的寒意。

        偏偏此时周围还格外的安静,房间中静到连一根针落地都能清楚听到,章浩宇突然觉得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静静迎接任务失败的惩罚,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体验了,只是不知道惩罚会以怎样的形式到来,又会在何时到来。

        突然,房间之中响起了一阵古怪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格外刺耳且异样,已经被章浩宇给顺利察觉到了。那声音持续不断从房间中的某个角落发出来,听着就像有几只小老鼠用牙齿,不断抓咬着什么东西那样。

        章浩宇听着这种声音大脑不由灵光乍现,他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声音了,一阵异样的兴奋感随即涌上了心头。章浩宇二话不说就急忙钻到了床底下去,他借着手里微型手电筒微弱的光亮,终于看清了那个声音的真正源头了。

        章浩宇把微型手电筒打到床板上,只见那原本腐朽的床板上,一个模糊的字正一撇一捺地显示出来,就好像有人正躺在章浩宇如今所处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种利器在奋力雕刻那般,那些字迹由浅到深,再到稍微有点模糊,给人一种短短两秒钟就经历了十几年的岁月洗礼。然而这些都并不是最为重要的原因,真正让章浩宇格外兴奋的还是那行字的内容,他深怕是自己有幻觉看错了,赶忙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张口轻声念了一遍:“章鱼哥,院长室就在你脚下。”

        “徐之柔,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神,你实在是太强大了,吴所谓那个坑货连给你提鞋都不够格!”章浩宇一时间忍不住称赞了一句,因为他一看便知这是徐之柔发出来的消息,她果然还没有死,而且在二十年前的精神病院里活了下来,甚至还看到了自己发出去的那条留言,同时还找到了真正的院长室!

        章浩宇险些流下两行感动的热泪,他果然没猜错,结果虽然有些晚,但万幸并没有缺席。

        章浩宇最初的那个大胆猜测,是假定两个时空之间,其实可以通过用床板刻字的方式进行交流和传递信息,当时他脑子里就萌生出了一个大胆又超前的想法,那就是拜托离奇回到二十年前的徐之柔,在地下室中寻找出真正的院长室来。

        章浩宇会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中间的时间跨度实在太长了,整整二十年的岁月变化,精神病院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20年间精神病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章浩宇自然无从所知,也无法展开相应的判断与地理位置分析。

        可徐之柔那边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她眼下所处的那个时空地理位置很原始,精神病院中的一切都是最初的样子,包括正确的院长室位置自然也更容易被找到。只要能成功找到院长室的位置,那就代表着有机会去把任务给结束掉,到时候或许这一切反常情况就能彻底恢复,连带着徐之柔也能顺利从20年前回归了。

        可徐之柔给出来的这一条消息,有一点让章浩宇感到很惊讶,因为对方说院长室就在自己的脚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在这间病房的下面,还有一个隐藏的空间或者暗房密室之类?

        章浩宇没有浪费时间胡乱瞎想,立刻在床板上刻下了另一行字:“告诉我,这个隐藏空间怎么打开?”

        不出一会儿,章浩宇的问题就有了新的回复,但回复内容格外简单,只有短短的四个字。

        “我不知道。”这个回答让章浩宇稍微略感无语,但很快床板处就又有了一条新的回复。

        “章鱼哥,机关就在房间内,你要仔细找找。”章浩宇定眼看着最新的这条回复,总算找到了一丝头绪,他这才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绝处逢生,二话不说立刻从床下钻出来,先是环视了一圈四周,然后就开始四处疯狂寻找了起来,但真正的机关究竟在何处,徐之柔并没有告诉他,多半连徐之柔也不知道20年后的机关在何处。

        与此同时,身处另外一个时空之中的徐之柔也很纠结,她成功踏入了密室暗房后,身后的那道门便自动关上了。暗房这道门十分的厚重,看起来根本就不像那种普通的房门,有风轻轻一吹就会随之关上,倘若这道门没有人用力推动的话,门压根就不会关上,唯有机关才能让门自动关上。听到关门发出的动静后,徐之柔也被吓了一大跳,她再次缓缓转过身去的时候,发现周围实在太过黑暗,根本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反正别算到本小姐头上。”徐之柔口中开始念念有词,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新的微型手电筒来,以往所看过的恐怖片画面亦随之浮现于眼前。徐之柔一时间不禁脑洞大开,并且高度怀疑了起来,等手电筒的灯光顺利亮起来之后,院长那张满是血污的脸,会不会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而后张开那张血盆大口,对准自己的脖子恶狠狠地咬上一口。

        当然,如果按照那些国产三流恐怖片里的拍法,这一幕场景绝对会在下一秒精准出现。

        不过,很可惜这里并不是恐怕电影的片场,院长也不是影片中那些无头无脑的怪物,伴随着微型手电筒的灯光自动亮起,最先映入徐之柔眼中的并不是院长的那张脸,而是一间空荡荡的病房,以及地板上那个已经被打开的神秘入口。

        徐之柔强行稳住了心神,手里紧握住微型手电筒,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反常场景,她一时之间也没明白过来,这里头为什么会有一个地下密室?可房间中院长的那具尸体已经彻底不见了,而且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院长很有可能就是进到了这个地下密室里。难怪院长从一开始就想拉着自己朝这间病房里跑,如此看来背后的真实原因必然与地下的这间密室脱不开干系。

        不过,徐之柔为了能更安全起见,她还是选择先趴到地上观察一番,用微型手电筒照着往地下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有一条长长的走廊映入眼帘之中,而台阶上隐约还残留着不少血迹,这应该是先前院长进入密室时所留。

        “该死,现在连出去的门也被关上了,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呢?他虽然救了我一命,但也不至于这样耍我吧!”徐之柔不禁眉头紧皱,她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下去看看,如果这地下通道的暗门和进入房间的暗门一样,等自己进去后就自动关上了该怎么办呢?因为地下密室可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如果门自动被关上了,那就相当于是一个密闭的坟墓了。

        徐之柔心里万般不愿自己要和一具尸体慢慢腐烂,最后都统统变成白骨了还无人知晓。

        但随着微型手电筒的光向内徐徐移动,徐之柔又看到了密室的某个角落里,似乎有一排档案柜,而档案柜的前面还有一张四方办公桌。这个场景当即让徐之柔的神经不由高度警觉了起来,她又想起了今夜任务的核心内容——找到真正的院长室!

        “等一下,难道说这个地方就是院长室吗?”徐之柔不由为之惊叹,她强行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起身打着手电筒朝地下密室走了过去。不出一会儿,凭借微型手电筒的光亮照射之下,徐之柔顺利把眼前的场景尽收眼底,也确认了心里的那个猜测,这地方还真就是院长办公。而此时院长的尸体也恰好瘫坐到了那张黑色的办公椅上,可此时那具尸体已经彻底失去生机,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徐之柔看着眼前的诡异场景,内心依然觉得万分震惊,为什么院长要把办公室设在如此秘密的地方?为什么院长即便化为行尸走肉也要带自己到这地方来?徐之柔的目光开始渐渐往下移动,很快就落到了办公桌上那份带着血迹的文件上,这份文件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线索。

        徐之柔看着这份文件顿时就明白了很多东西,她知道院长其实是在特意指引自己来此。

        徐之柔弄清这一层之后,她缓缓退出了地下密室,再次钻到床下,给章浩宇刻下新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