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放我一马如何在线阅读 - 第12章 总是那么的糟心

第12章 总是那么的糟心

        第12章    总是那么的糟心

        “搞事情!”

        梁骁宽大声说道:“我们的宗旨是搞事情!”

        “哈哈哈!”

        肖提督很是满意,伸手指了指梁骁宽道:“不错,很好,我就知道,我看好你哦老梁!

        另外,咱们毕竟是个公益组织,往后不要叫什么大哥、老大了,听起来好像个混混似的,以后叫我提督大人就好。”

        梁骁宽从命答道:“好的大哥,没有问题老大!”

        “你啊你啊!”

        肖提督摇了摇头,转身便离开了,中途还往后摆了摆手,以示告别。

        显然是感受到了手下小弟的注视。

        注视着远去的身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眼中,梁骁宽这才收回眺望的目光。

        “已经很久了,我终于等到了!”手里紧紧的攥着脖子上的项链,梁骁宽喃喃自语道。

        振奋了精神,梁骁宽笑容灿烂的朝黄浩走去,希望虽尽在眼前,但生活仍要继续。

        无量令是要交给黄浩的,一些客户资料也是需要交接的,最后还要跟小弟和客户们交代一下,最后督促黄浩不忘初心也是要的。

        既然我交待得那么清楚了,如果你还做不好,小心我剐了你!

        这,便是来自梁骁宽最后问候。

        来自于三分钟前。

        至于现在?

        肖提督还没走出高中部呢,梁骁宽已经回去趟好了。

        一句话,有事,老地方见,因为我一直都在。

        交待都交待完了,准备,孤家寡人的存在有什么可准备的,去哪都不知道准备毛线啊准备!

        所以,想都没想,自认为可以了的梁骁宽直接回去长膘去了。

        身为一个胖子,连一指肥肉都没有也能算胖纸?

        不得不说,不管是多奇葩的事情,人们总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强大的理由,如果你找不到,那说明你还算不上是个奇葩,最多也就是意外冒充了一把傻瓜。

        世界就是这样,随着时间推移,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你所处的位置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你得抓住重点。

        就好比肖提督的班主任,她就很会抓重点。

        这不,肖提督才刚悄无声息的到班里坐下,她紧随其后就到,更是望都不望一眼,直接点肖提督的名:“肖提督,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不得不说,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用来对付开了老道光环的肖提督,却意外的管用!

        老道光环,一个据说在自于祖师爷所创造奇葩传承。

        你开着它走路你便进入一种类似于不可观测、无法认知的状态,谁都无法发现你。

        当你开着它干点什么的时候,事后所有知情者在别人没有率先提及前,便无法自行想起有关的一切,更无法主动向他人叙说,完全相悖的触发条件,造就了完美的知见障。

        当然,世间是不存在完美的,别人无法成为触发条件,那不是还有自己嘛。

        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不外如是。

        事实上,这光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一种更加悬妙的知见障罢了。

        自然而然的,想要形成闭环知于见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当此刻仅仅只是开启了最基本强度时,便直接被其班主任‘我不看,但我知你在’的认知给破掉了。

        当然了,这不是说肖提督不够老道,而是他班主任经历得太多。

        肖提督班主任都记不清多少次了,明明是专门去找肖提督的,可每一次到班里一看,很好,座位上没人,整个教室里也没人……

        紧接着就会变成。

        上课时。

        满意的笑容:嗯不错,没人趴桌子睡觉,也没人偷偷打闹,全都很认真听课呢,我的学生就是好。

        课间时。

        “老师老师,你看我这题做的对不对。”

        “来让老师看看,不对,这题它说的是……

        好了,上课了快回去坐好,李老师马上就到了。”

        后来,有一天她跟自己未婚夫抱怨说:“我跟你说啊,真是奇了怪了,我们班那个肖提督,我每次到班上找他都找不到,就好像他故意跟我捉迷藏一样,气死我了!”

        她未婚夫漫不经心道:“这还不简单,根本不用找,以后你去了就直接叫,就说让他到办公室找你。

        你管他藏哪不好,他在教室里肯定会听到,他不在回来了也会有学生告诉他的!”

        嗯,据肖提督连续中招后所了解到,大概就是这样吧。

        当时肖提督那个气啊,为了逃课看店,肖提督可是在自己座位上恒定了老道光环效果的,虽说仅仅只是最低强度,但那也是要花“钱”的好嘛!

        虽说可以提高强度来破解,可强度一高效果就不一样了啊,会直接从“他在那没什么好看的”变成了“那没有人”的,这让肖提督还怎么从的逃课啊!

        这下好了,老班飘姐叫一次破一次,破一次他就得重新设定一次,一个就是月好几次,老大一笔因果功德就这么没了,小心脏是扒凉扒凉滴血的疼啊!

        这还不算,自第一次开始,肖提督还不得不忍痛花大价钱(大白兔奶糖两颗,每次两颗,每周结算一次)收买自己的同桌给自己报信,好让自己能够及时出现在飘姐要求的指定位置,以掩盖自己逃学是事实。

        真的是,看(睡)店(觉)都不香了!

        拍拍同桌的肩膀,肖提督甚是满意的说道:“不用通知我了,我已经知道了。”

        虽然十分敬佩同桌的敬业,但大白兔真的真的不多了,虽说家大业大,但也要节俭不是,毕竟这年头,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那不行,我是有职业操守的,说给你报信就给你报信,少一次都不行!

        你那么信任我,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你不会要我让你失望吧?

        会吗?不会吧。”

        同桌萧篆义正言辞的说着,根本不管不知何时突然冒出来的肖提督,自顾自的完成了一个小小的通讯法阵。

        “呵呵,不会。”

        肖提督干笑道。

        “那就好。”

        仿佛送了口气,只见萧篆连法阵都没收拾,直接伸手对肖提督说道:“诚惠六颗大白兔,谢谢!”

        肖提督顿时火大:“我靠老萧,坐地起价,你大爷的学坏了啊!”

        萧篆扭头就是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还好意思说!

        上周末,我到你店里面找你,第一次你装睡,第二次你不在,第三次你干脆连门都关了!

        就四颗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你还好意思说我!

        马上就周末了,今你不把账结了你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

        “别呀,有事好商量啊!”

        一时间,肖提督脸上浮现出了个大写的尴尬,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尴尬啊,我是真没有了啊!

        总不能告诉你,我被两个小女孩打劫光了吧,你信不信还是一回事,可我不要面子的啊。

        肖提督讪讪的说道:“不至于,不至于,不就四颗大白兔嘛,我给,我给!”

        萧篆反驳道:“是六颗!”

        “对对对,是六颗,来都拿着。”

        肖提督也不敢多说,连连附和,边说还边肉痛的往外掏出了六颗大白兔奶糖,上供一般的递给了萧篆。

        随手接过,萧篆还警告道:“不许再有下一次了啊,再有下一次我就要收利息了啊。

        而且是日息九出十三归,明白了吗!”

        “唉唉,小的明白!”

        肖提督答应一声,便起身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毅然决然的往那糟心之所在走去。

        也不知,在那小小的办公室里,又有着什么糟心的事情在等待着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