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放我一马如何在线阅读 - 第70章 天门投影

第70章 天门投影

        第70章    天门投影

        可以想象,一群石乐志的认不清现实的修者,抱着侥幸的心理行那与死亡同行的侥幸之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欲望迷人眼,不外如是。

        曾有人怀疑,如此之大的死亡率,很可能是天道做了手脚,影响了挑战者的理智,让挑战者在面临抉择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目的就是为了使强者陨落,回馈世界本源,加速世界的成长!

        一开始,能够作为该猜测依据的,也只是世界每一次仙缘纪的结束,都会进入一段体量飞速增长的时间。

        到了后来,各种形式的蕴含着天门神韵的门户,悄无声息的大量的出现在世界各地。

        它们有的依附在秘境门户上,有的依附在古老遗迹残存的大门上,有的更是随便找个门依附。

        它们散发着不为人知的诱惑,悄无声息的诱导着大量的,获得资格但实力不足的强者们,使他们或有意或无意的开启闯天门的挑战。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除了少数天骄外,所有误闯者全都完犊子了!

        正因如此,直接坐实了天道为了世界的成长,暗中针对强大者的事实!

        不过也有人怀疑,正是因为天道针对强者的传闻传出,天道受广大愿力的影响,这才导致了天道针对强者的事情发生。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终究是已经发生了,随着修行界的发展修者们也研究出了相应的,防备这些随机投放的门户的手段。

        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扼制住了这些,蕴含天门神韵的投影门户的危害等级,不至于在次出现大量强者悄无声息陨落的事情。

        虽说依旧有些倒霉鬼中招,但就心里层面上来说,到了这种程度大众心理已经能够接受了。

        毕竟,倒霉的又不一定是我!

        于是乎,在这样的大众心理潮流中,天门投影的危机就‘算’是解决了,而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关于天门投影事件的始末,在明面上竟没有一丝信息留于纸面。

        到了后来,关于天门投影是信息,直接变成了中大势力强者之间,口口相传的隐秘信息。

        时间一久,甚至一些底蕴差一些的中层势力,都不知道竟还有这回事。

        也就震甲兄弟两个路子够野,要不然这会儿就会变成,两懵逼看一吓成逗比的场景。

        这就好像种牛痘一样,本来说好的种就完事了的,最多也就有些倒霉的倒霉。

        可现在到好,你跟我说病体现在长眼睛会认人认路了,还特么知道怎么绕过抗体!

        这不要命呢嘛!

        所以在看到,肖提督凭空召唤控制这样的门户降临,这如何不让陆涛等人大惊失色。

        “快,让你的手下到前面挡着,足够多的气血是能够抵挡住神韵的延伸的。”

        情急之下,震申突然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

        陆涛闻言一开始是拒绝的。

        在陆涛看来,别的天门投影下来了多少还有点伪装,有些一些狗银币的,甚至就连那一点点神韵气息都会完全隐匿起来。

        要不是还在发挥钩人的功效,那就真的是一点让人发现的可能都没有了。

        而肖提督的这个,直接就是一个悬在半空中的,完全由天门神韵所构成的金色大门!

        金色也就算了,还特么张扬无比的发着光!

        话说,你这是生怕别人看不见还是咋地!

        那东西什么功效不好说,但凭着自己多年的逗比经验陆涛敢断定,那特么的绝对不是什么正经玩意!

        所以,一听震申打算让自己手下吏员打头阵,陆涛哪里能愿意。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司长,没保护好自己的手下那是能力问题,这拿手下当炮灰使可就是原则问题了!

        虽然陆涛自认为算不上好人,但基本的职业操守与道德素养他还是有的。

        “别犹豫,犹豫就会败北!”

        震申见状连忙催促道:“再者说了,他们本质上只是月级而已,投影里的神韵是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的!

        而且只有他们挡在前面,阻断神韵向我们延伸的路径,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应付那小子的攻击。”

        震甲也开口道:“对啊,我了解他,那小混蛋绝对不会仅仅只召出来扇门就结束的,他必然还有后!”

        震申接着道:“而且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个场域应该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只是需要你的手下撑一会,等到我们身上的限制解除而已,到时候这区区一道投影又能奈我们何!”

        “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们就把你卖了,然后在拖一拖这投影也就不攻自破了。放心,真要卖了你,你的这些手下我会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的。”

        当然了,这只是震申心里的想法而已,不足为外人道,自然也就不会说出来了。

        “大人不必多虑,既然领了这份薪水,那为大人作战本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谢大人爱护,但我们既然进了靖安司的门,我们心里便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没错,死亦何妨,干的本来就是刀口舔血的职业,区区生死咱早已置之度外!

        头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咱又是一条好汉!

        说不得下一世,咱也能混个大家族天骄资质也不一定呢!”

        “就你这损色,你自己什么德性自己不清楚,下辈子能当个盲流就不错了!”

        “哈哈咳,哈哈!”

        “滚,滚滚,看见你就烦!”

        就在陆涛犹豫之际,几个小队长带着仍能行动的吏员们已经挺身在前,口中还说着不羁的豪言。

        陆涛闻言也是无语:好家伙,这旗子插的,我都快感动了,结果最后你跟我扯起淡来了。

        就在众人调笑之际,那仿佛憋了口气,酝酿了许久情绪的肖提督,终于再次开口了。

        只听,肖提督大声呼喊道:“谷连长,师部命令,命你部阻击来犯敌军,以掩护大部队的撤离,直至集结号吹响方能撤离!”

        突然,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自投影中传来:“连什么连,别叫老子排长,你见过谁家的一个连才四十几人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