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佬放我一马如何在线阅读 - 第76章 71章追与逃

第76章 71章追与逃

        第76章    71章追与逃

        “你个小王八蛋,跑,我看你往哪里跑!

        给我死来,化为本尊晋升位格路上的养分吧!!”

        一声咆哮响起,紧随其后的是这一方天地的震颤,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正是那气息陡然突破了耀阳圆满的震申。

        感受到那毁天灭地的压迫感,本还想信口胡扯两句的肖提督哪里还敢在浪,当即火急火燎的转身就往空间通道里扑去。

        拉着梁骁宽一头扎进传送通道内,肖提督瞬间感觉自己安全了。

        无他,因为传送通道完全隔绝了内外,让肖提督感受不到震申那爆裂的气息。

        站在通道里,肖提督此时是一点也不慌了,一是震申的气息已经镇压不到他了,二是因为他想走只需要轻轻跨一步,瞬息间便能消失的没影。

        所以,逃过震申气息镇压的肖提督,一时间心思又活络起来了。

        怎么说呢,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少年心性吧。

        “哎,嘿嘿,想弄我你到来啊,有本事来追我啊!

        呵呵,打不着,哎,你打不着,气死你!”

        回过头,发现震申虽然一身气息还在暴涨,但由于‘诸天’的禁锢威能刚被加强的缘故,此时也不过是在进行一场艰难的徒步而已。

        看着震申的龟速移动,以及那离着‘诸天’边界开走老远的距离,肖提督瞬间又胆气十足了。

        毕竟,自己稍微动一下就能传送走了,而对方指不定还要走多久呢!

        怕个毛线啊!

        在说了,以肖提督的年纪,攒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才攒下那么一点,平日里都舍不得用的因果功德,现在大半都砸对方身上了!

        虽然注定是个花光的结局,但是就这么打了水漂,这怎能不让肖提督感到心痛!

        虽说不痛不痒,但能恶心一下对方也是极好的!

        肖提督怪叫道:“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啊,大人我就站在这里,让你先跑五十米!

        来嘛,你不是要用大人我来晋升你的位格,你倒是快点啊,就你这速度裹脚老太太走得都比你快!”

        看着艰难移动的震申,肖提督无情的嘲讽着,气得震申是怒发冲冠脸上更是青筋尽显!

        “啊!”

        震申咆哮道:“给我死!”

        一时间,震申的气息又长了一截,前进的速度也翻了好几倍!

        “就这?”

        看着速度翻了几翻,但依然龟速的震申,肖提督满脸不屑的对震申说道:“刚我还以为你要爆发小宇宙,给我也上演一把‘反派死于话多’呢,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说你现在多少也该有几个耀阳了吧,咋还慢得像只乌龟呢?

        总不至于,你是乌龟王八蛋成的精吧。”

        嗯,这是一句陈述句。

        嘲讽归嘲讽,别看他好像个逗比似的在作死、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可对于震申的强大肖提督还是十分重视的。

        眼看震申离着‘诸天’的边缘不远了,而且震申的气息仍在爆涨,肖提督也不由得有些心焦。

        也许你会说,焦个屁啊,直接走就是了!

        但现实却是,肖提督倒是想走,可问题是这传送通道还没抅连两头啊!

        你当肖提督不想走?

        虽然锁定了坐标,通道也已朝着正确的方向极速延伸,但是祖地实在是太远了!

        要知道,随机传送还好说,因为它就像是一个抛射器,把人扔出去就是了,根本不管你是哪个方向到哪个距离,典型的管杀不管埋。

        可正经的传送通道不同啊,首先你得有目的地的坐标,又或者是用来作为锁定目的地的信标物,这才能够完成传送。

        而这传送,又分了两种!

        一种是双向的传送,由于两头已经取得了关联传送路径已经确定,所以直接就能进行传送。

        另一种是单向的传送,就像肖提督现在的这个,由于是单方面的临时布置,光有坐标还不行,你还得等自己这边与坐标位置取得关联,确定传送路径才行!

        这距离要是不远,确定传送路径到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可祖地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一整块的超巨型仙土碎片!

        说它是小仙界都不为过!

        就肖提督所在的这一世界,想要将自己晋升到祖地的那个高度,还不知道要在经历多少次仙缘纪轮回呢!

        这两者之间,不知相距了多少

        距离。

        换个角度算,这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距离问题了,这里面不知道差了多少个纬度多少个能量层级。

        当然了,倒也不是说现在传送不了,非要传也不是不行,但这样的传送所要消耗的能量可就海了去了!

        一种只是传个信标,就好像发个信号请求安排路线与飞行许可。

        一种却是,只确定了方向,就拖家带口的步行上路了,一路上跋山涉水披荆斩棘不说,搞不好直接就迷路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肖提督绝对不会冒这个险的。

        而这,也是肖提督站在通道口里面,大肆嘲讽震申最主要的原因。

        发泄还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不能露怯啊!

        不然你光站在通道里,傻愣愣的话不说话传送又不传送走,就是傻子也能猜到你有问题!

        肖提督能不知道,这嘲讽会刺激到震申?

        他当然知道,但怒火中烧的震申总好过好整以暇的震申不是?

        反正快点慢点也没多大区别,说不定能刺激得震申石乐志呢。

        实在不行,也能图一时口快不是。

        没一会,肖提督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时候年幼的短处就暴露出来了。

        ‘知识’储备不足啊!

        眼珠子乱转之际,肖提督不由得注意到了那摇人后还没消散的门户。

        瞬间,肖提督便计上心头!

        也没什么花样,肖提督直接操控着那门户往震申那里拍去。

        显然,是想要直接给震申来个你不来就我,我就去就你!

        肖提督一边操控门户降临,一边大笑道:“哈哈哈哈,震申老兄,看我给你送来了什么机缘?

        我这机缘,可是能为你省下足足几十年的时间啊!

        要不然,我们化干戈为玉帛怎么!”

        还别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肖提督这话说得还挺诚恳。

        毕竟对于正真的强者来说,这还真算得上是一种机缘。

        而早一天跨入天门,自然也就多一点追寻超脱之路的时间。

        可听在震申耳中,却只有满满的嘲讽。

        大爷的,老子要是想进天门早特么去了,还会在这里跟你这小王八蛋逼逼!

        “你这小王八蛋,竟还想断我仙途!”

        随着巨大的金色门户缓缓拍下,此刻的震申,甚至比之前受到嘲讽时更加愤怒:“老子今天定要将你剉骨扬灰!”

        见状,肖提督这次是真的不敢在皮了,也顾不得传送通道好没好了,直接拉着梁骁宽往里面去。

        为啥呢?

        因为震申这次是真的爆种了!

        只见,灰字音还没落下呢,就连那震申仿佛燃烧了寿命一般,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老,而一身的气息却陡然暴涨了十倍不止!

        最夸张的是,震申竟然能拖着整个‘诸天’,以十多米每秒的速度,疯了似的向肖提督靠近!

        看着这么反人类的事情发生,肖提督差点没下尿,哪还敢在做逗留。

        眼看,那仓皇的身影消失在了传送通道中。

        暴怒的震申顿时怒吼道:“跑,天真!我看你往哪里跑,给我定!”

        只见震申一声令下,那本该快速缩小的传送通道,竟然真的被他给定住了!

        见此情形,不明所以的被抓着衣领,倒拎着的梁骁宽开口问道:“哎老大,你看后面的入口怎么缩了一点啊,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能有什么意外,它不收缩那才叫意外呢。”

        背对入口的肖提督,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但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你说什么?”

        梁骁宽说道:“什么,哦,我说那入口缩了一点啊。”

        闻言肖提督当即扭头一看,而入眼的一幕差点没把他魂下飞!

        这一眼,刚好看到那,仿佛化身超级赛亚人的震申,拖着‘诸天’强行降临传送通道的景象。

        本来还想停下喘口气,安抚下自己被吓到的幼小心灵,顺便在吐槽一下对手的非人类。

        借以挽回一下,自己在小弟心中的伟岸形象的肖提督,眼见震申追杀而至哪里还敢在作他想,当即撒丫子就往前窜!

        隐约间,肖提督听到一声哀嚎。

        “我去,不要啊,你要追你自己去啊,拖上我干嘛啊

        我才刚上的任啊,我家里还指望我光宗耀祖呢,你放我回去吧!”

        就这样,一逃,一追,一哀嚎,在这无尽的虚空中,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只可惜,偌大的虚空中并没有外人得见,而相关人员却是没有那闲情逸致去欣赏。

        跑着跑着,好吧是传送穿梭。

        向前穿梭了许久,肖提督身后不远处肉眼可见的,正是紧随其后的震申,而更后面隐约可见的,却是那被震申丢下的陆涛。

        显然,震申这是和肖提督不死不休的杠上,而陆涛嘛,却算是被逼无奈!

        其实,刚进入传送通道不久,束缚他们的‘诸天’就已经消散了,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自由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裹挟着他们冲入传送通道的震申,在诸天消散时并没有管他们去留,而是径直朝着肖提督的方向追去了!

        于是乎,被裹挟而来的一众靖安司成员们,在陆涛的庇护下转身就往回走了。

        可当来到传送入口时,陆涛却傻眼了!

        当然,倒不是入口坍塌了,而是那本该缓缓消失的入口,竟然被巩固成了一扇永久存在的门户!

        一扇,对现在的陆涛并不怎么友好的门户!

        一扇,蕴含了天门神韵,可以把一般强者坑得九死一生的门户!

        “你个小王八蛋,你个该死的老银币,我去你们大爷的!”

        想都不用想陆涛就能肯定,这特么的必然是,通道入口被肖提督召来的那扇金门给附着了!

        因为当时冲入入口的时候,陆涛依稀能感受到,那被肖提督操控着向震申拍来的金门,虽然因为失去操控而速度大减,但是它终究还是追在了后面的!

        有了这门户,陆涛过是不敢过的了,毕竟他才刚晋升的旭阳境,相应的手段还没学全呢,跟本就不觉得自己能够成功完成天门的挑战。

        无奈之下,陆涛只得编扯一个还要追踪罪犯的蛋疼理由,假装潇洒的目送手下吏员离开,然后竭尽全力的沿着路径追去。

        好不容易才在累的像条狗的时候,远远的缀在了震申的身后。

        而这,还是前方两人境界开始跌落的缘故,要不然陆涛就是追到终点,都不一定能见到他俩的后背。

        “我去,这什么情况!”

        最前方,肖提督掏出书页疯狂摇晃,一边晃一边质问道:“不要在装死了,师父你必须马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不然咱们鱼死网破,我现在就把你扔了,然后回头和后面那狗曰的决一死战!”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得已中,杨智冒头解释道:“一开始我不就告诉你,要散功、散因果功德了吗,你可别跟我说你没听到。”

        一推三五六,杨智直接把这事推了个干干净净。

        (╯°Д°)╯︵┴┴

        肖提督大火道:“你少糊弄我,当时你分明说的是,散功是为了断绝我与大典的关联!”

        杨智理所当然的道:“对啊,没什么区别嘛,这不就是了嘛。”

        “是你大爷啊是!”

        肖提督心态炸裂到:“老子现在境界跌了,后面那鬼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你明不明白,到时候都特么得完蛋!”

        杨智无奈道:“这我也没办法啊,我沉寂那也没想到,你会在通道还没有贯通的时候就往里面闯啊!

        更没有想到,你往里面闯也就算了,身后竟还带着两与你同境界的尾巴啊!

        你也是知道的,这通道本来就是用你来锁定祖地坐标的,自然消耗的也就是你本身的力量。

        本来传送一个信标要不了多长时间,也花费不了多少能量。

        可现在你一进来,你自己成第二信标不说,后面那两更是让你这信标质量翻了三倍!

        这样一来会发生什么后果,还用我说吗?”

        条理通顺,杨智说得那叫一个真切,搞得肖提督都有点懵了!

        肖提督迟疑道:“这么说,怪我咯?”

        “那还用说嘛!”

        杨智语气肯定的说到,但心里却腹诽道:‘不怪你怪谁,我虽然是那么想的,让你白板降临祖地。

        可我都还没动手好嘛,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锅,为师可不背!’

        就在杨智想着,要怎么在忽悠肖提督一下的时候,肖提督做出了一个无比疯狂抉择!

        只见肖提督打开书页,一把扯出里面那一张,刚刚由仙土碎片衍化而成的孤零零的一页。

        紧接着将书页塞进梁骁宽怀中,然后说道:“既然是我造成的,那就让我来解决吧!

        师父,等到了祖地,还望你老人家帮一帮我这可怜的小弟,把他的家人复活了吧!

        徒儿拜谢师恩!”

        说完也不给杨智机会,肖提督直接全力爆发,压榨出体内所有的灵能灌输到书页中,然后割裂与书页的联系,将其塞入梁骁宽的怀中。

        接着以自身境界为代价,一脚将梁骁宽给踹了个没影,然后截断了路径与第一信标的联系。

        只见,自肖提督跌落虚空后,那断裂开来的路径,自断口处开始向两边坍塌。

        看着远处那以自身实力维持断口,却只能干着急而不敢踏出分毫的震申,正要被虚空乱流卷走的肖提督不由得也是一乐。

        只见肖提督再次大笑道:“哎,嘿嘿,想弄我你到来啊,有本事来追我啊!

        呵呵,打不着,哎,你打不着,气死你!”

        说罢,也不没来得及看震申脸上是个什么颜色,就直接被虚空乱流卷走了。

        昏迷前,想起那被自己扯下得一页,不由得自嘲道:“这下,还真是名符其实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肖提督发现,自己似乎被一根透明的细丝给缠绕住了。

        还不待他多想,无边的倦意再次袭来,肖提督再次陷入了昏迷。

        ?        ?这两天改了改后面的剧情,本来想着随便改改得了,只是越改就越觉得乱,最后只能重新来过,虽然略显割裂,但总好过改得框架混乱。

        ?                        实在是不想写那么多篇幅去铺展了,不值得耗费那么多时间去写这么一本明显扑街的书。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