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十章

        1

        山里的密林陡坡,一群老鸟提着枪快速追了上来。杨震右手猛一握拳,队员们停下脚步,迅速散开警戒。杨震正焦急地观察着四周。“咻—”一枚震爆弹划着弧线落在灌木丛边,老鸟们大惊,纷纷卧倒隐蔽。轰!爆炸掀起的泥土硝烟把这一片丛林笼罩在浓浓的烟雾中。“砰!砰!”一阵密集的枪声从侧方向响起,两个中弹的老鸟震惊地看着身后冒着的白烟。杨震气恼地大骂:“妈的!这群小崽子们!追!—”

        密林深处,月色变得有些黯淡。一根布条一端拴在一棵小树干上,另一端连着一个小树杈,树杈钩住手雷。沈鸿飞将布条隐藏在草丛里,扭头对段卫兵几人一摆手,三人点点头,猫着腰匆匆往后撤。

        排水沟的沟沿上茅草丛生,是一处隐蔽的好位置。何苗正龇牙咧嘴地给自己包扎伤口,凌云持枪警戒。何苗突然有些伤感地说:“要不是陶静,我早完了。”凌云回过头看他,冷声道:“这样的傻姑娘,是我平生仅见……哎?你不会无动于衷吧?”何苗一愣,皱眉:“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何苗说完,看着凌云冷冷的目光,一惊,补充似的说:“起码……我非常感动。我可不是冷血动物。”凌云笑了笑,看着他腿上的伤口:“赶紧扎上吧!不管你是什么动物,血流光了照样得死翘翘!”

        “枪声好像停了。”凌云忧心忡忡地望着山包方向。何苗一愣,也看着远方,语气坚定地说:“没事!我对沈鸿飞有信心!”凌云意外地看着何苗。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凌云大惊,急忙提枪戒备,何苗也赶紧据枪。正前方,二十多个黑影逐渐靠近,凌云打开保险,低声问:“谁?!”

        “凌云!是你吗?”

        凌云一愣,赶紧起身,一群小老鼠连滚带爬地涌上来。凌云松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枪:“快进来!沈鸿飞他们呢?”

        “他们说要引开老家伙们!”一个队员说。凌云一愣,脸上有些忧虑。

        灌木丛里,战术手电的强光在晃动,杨震趴在地上,拿着工兵剪刀,小心地清除掉周围的杂草,一根细如发丝的绊雷隐没在草丛里,一端连着诡雷,另一端绑着从侧方伸出来的小树枝上。杨震小心翼翼地拆除掉诡雷,拿在手里,一脸惊讶:“挺专业呀!地点选择恰到好处,隐蔽性很强。”沈文津看着他苦笑:“现在,你就是说这帮小老鼠是超人,我都不怀疑了!听说了吗?二中队惨了,现在集体趴在树林里做俯卧撑呢!”老鸟们苦笑。杨震脸一沉:“继续追击!要不然,下一个做俯卧撑的就是咱们!—对了,注意脚下,这帮小鼠崽子还有点诡计!”老队员们一愣,急匆匆地继续前进。

        2

        排水沟处,小老鼠们相互拥挤着坐在沟里,一个一个神情落寞,遍体鳞伤。此刻,杨震正带领着队员们蹑手蹑脚地一路搜索着。忽然,“嗒嗒嗒!……”两点钟方向传来一阵枪响!杨震猛地一挥手,老鸟们急追过去!

        “出来!”老鸟们据枪瞄准,所有的枪口对准了那片树丛!—“嗒嗒嗒!……”树丛里又传出一阵枪响!老鸟们快速卧倒,所有的武器朝着树丛开火!一阵硝烟散去,老鸟们小心翼翼地起身,直奔树丛围上去,一看全都傻眼了—半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把固定在树丛里的手枪!杨震蹲下身,手枪的弹夹已经打空了,一根鞋带的一端连着手枪的扳机,另一端隐在草丛里,还在咔咔咔地扣动着扳机,但已经没有子弹了。杨震脸红脖子粗地打开战术手电—一只真正的肥老鼠正背对着杨震,老鼠尾巴上拴着鞋带的另一端!—杨震瞪着眼,咬牙切齿。

        此刻,沈鸿飞等五人快速跳下排水沟,凌云和小老鼠们兴奋地围上去。何苗问沈鸿飞:“这么快就把他们甩开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赵小黑笑着指了指郑直:“他抓到了两只老鼠,把其中一只的尾巴和手枪扳机连了起来,老鼠一动,嗒嗒嗒!”凌云笑着:“行啊你郑直!有前途!”郑直一脸得意。

        “还有一只呢!”段卫兵笑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只黑不溜秋被捆着嘴和爪子的老鼠吱吱地叫。凌云皱眉:“你拿它干什么?”段卫兵笑:“要是有用就继续用,实在不行,还能当晚饭。”凌云一脸恶心地走开。沈鸿飞看表:“行了行了!老家伙们这会儿肯定气疯了!咱们得赶紧去安全区!”何苗一愣,焦急地问:“安全区在哪儿呢?”所有人看着他。沈鸿飞意外地看着凌云:“你没跟他们说?”凌云讪讪地:“我……我怕扰乱军心。”沈鸿飞一笑,很快严肃起来:“这个时候了,没必要隐瞒了。”凌云扫视了众队员们,一脸严肃地说:“在特警支队基地的机场!”

        “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同志们!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位于机场的安全区!”沈鸿飞为队员们打气。郑直一脸沮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咱们昨天早上从基地到这里,大约有一个小时,按照当时的平均车速约八十公里每小时计算,再加上从目前我们所处的位置到进山路口的距离,现在我们距离基地机场至少一百公里。”凌云低头看表,又看着沈鸿飞:“现在是凌晨两点钟。距离考核规定的24小时时限,仅有5个小时。”

        “截止到目前,男子马拉松世界最好成绩是肯尼亚选手邓尼斯?基梅托2014年在柏林创造的,两小时两分五十七秒。我们要跑两个半马拉松,而且他跑的是公路,我们还要在围追堵截下先跑二十公里的山路。”何苗苦着脸叹息。赵小黑一屁股坐在地上,伸着脖子望天。沈鸿飞望着队员们,也是一脸愁云。

        3

        指挥帐篷里,龙飞虎、铁牛和雷恺三人都沉默着,一脸凝重。雷恺看着俩人,悻悻地说:“我现在倒真的在庆幸,他们是我们的学员,而不是真正的越狱犯。”铁牛也点头:“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从警近三十年以来遭遇最大的一次挫折。号称国家级反恐精英的猛虎突击队,被一群初出茅庐的小老鼠搞得颜面尽失!轻敌不是理由,个别学员能力太强也不是理由—至少不是决定性的理由。我们真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如今的我们,是不是被功劳簿蒙住了眼睛?”

        龙飞虎没说话。

        雷恺看表,又看着龙飞虎:“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完成考核了。我们怎么办?破格录取,还是……”龙飞虎一把抓起无线电:“各中队!各中队!我是龙头!所有惩罚延期、加倍进行。从现在开始,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对残余目标进行拉网式搜索!不找到最后一个人,绝不能放弃!完毕!”

        雷恺不敢再多说,但还是小心地说:“没有这个必要了吧!”铁牛看着龙飞虎:“你这是在置气?”龙飞虎摇头,看着外面缓缓地说:“我坚信,他们是不会放弃的!继续对他们展开搜索,是对他们的尊重。”龙飞虎目光一动,“走,咱们得换个地方!”

        山林的夜晚白雾茫茫,气温骤降。老鸟们重整旗鼓,开始展开拉网式搜索。空中,直升机高速盘旋着低空飞过。此刻,龙飞虎三人正坐在安装了空中指挥系统的机舱内,紧盯着屏幕上移动的闪光坐标点。

        排水沟里,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隐隐传来,战术手电的光束在周围的丛林里不停地闪烁着。小老鼠们隐蔽在草丛里,不敢作声。郑直看着沈鸿飞,低声说:“要么我们放弃,要么……我们就出去跟他们拼一场,再放弃!”何苗哗啦一声顶上子弹:“我同意后者!”

        “我们不做弱者!死也要死出尊严来!”段卫兵和赵小黑也起身看着沈鸿飞。沈鸿飞忽然目光一动:“凌云,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打开pda终端查找我需要的路线,然后关闭它!”凌云不解:“你要干什么?要查什么路线?”沈鸿飞一脸认真:“我需要一条和他们的搜索方向相反的路线,这条路线可以以最短的距离让我们到达指挥车所在的位置。”凌云大惊:“难道你要……”凌云震惊得不敢再说下去了。沈鸿飞微笑着点头:“—没错!俘获他们的指挥人员,利用他们的指挥系统打断他们的部署!我们用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这一步,剩下大约两到三小时的时间,足够我们从容地赶到机场了!”

        众人目瞪口呆。

        “我的个亲娘啊!沈鸿飞,你这是要逆天啊!”赵小黑不可思议地说。沈鸿飞坚定地看着队员们:“我们只有这个唯一的机会了!除了这个办法,没有奇迹会发生。”

        队员们都沉默了。

        凌云目光一凛,掏出pda终端:“我马上开机!”沈鸿飞点头,沉声道:“所有人注意隐蔽!有枪的,建立防御区!”

        凌云背靠着排水沟,打开pda,熟练地开启gps地图。何苗在旁边紧盯着屏幕。很快,pda终端屏幕上电子地图不断变换,凌云扫视着各组数据和路线,指着屏幕,嘴里念着方位,快速地记忆着:“这个方向,直行535米,向三点方向转弯。”

        “直行535米,向三点方向转弯。”何苗重复着。

        “再直行680米,九点方向转弯,通过树林。”

        ……

        4

        指挥直升机里,雷恺忽然震惊地看着电脑屏幕:“有情况!”龙飞虎和铁牛赶紧凑过去。雷恺操作着键盘,一脸惊讶:“03组的终端再次启动了!”

        “方位!”龙飞虎沉声问。

        很快,电子地图上出现一个坐标点,龙飞虎盯着地图,铁牛皱眉:“小心他们又使诈!”龙飞虎点头,拿起无线电:“我是龙头!马上派两个小组,向1024包抄!记住,除了这两个小组之外,其余搜索路线不变!把这两个小组的空隙也给我堵上!完毕!”无线电里传来杨震“明白”的声音。龙飞虎神色凝重地盯着坐标点:“他们要干什么呀?”

        排水沟里,凌云抬头看着沈鸿飞:“路线记录完毕!”沈鸿飞问:“都记住了吗?”凌云点头,随即要关闭终端。何苗焦急地拦住她:“别关啊!”凌云诧异地看着他,何苗一笑:“咱不是还有只老鼠吗?”几人一愣,随即会意地笑。

        空无一人的排水沟里,一只硕大的肥老鼠尾巴上拴着启动着的终端,窸窸窣窣,正奋力地朝排水沟沿上爬。雷恺坐在直升机舱里,盯着屏幕:“坐标在移动!时快时慢!”龙飞虎盯着坐标,焦急地拿起无线电:“山羊!山羊!我是龙头!目标在移动,我现在把路线发到你的终端上,命令你的两个小组,给我盯死了!”

        “明白!”无线电里传来杨震的声音。

        雷恺苦笑:“我真的怀疑啊!他们不会那么傻到给我们留下痕迹呀!”龙飞虎也一笑:“我也没抱太大希望,只求这帮小老鼠别把我的pda给弄丢。”说着,龙飞虎手指在屏幕上画了一圈:“—这张网才是关键!”

        山林里,凌云走在队前,沈鸿飞几人持枪交替掩护,小老鼠们相互扶持着艰难前行,另外几个体壮的小老鼠轮换着背着何苗。沈鸿飞停下脚步,沉声问:“凌云,我们绕了多少米了?”凌云看了看方位:“偏30度,423步,大约300米!”后面,何苗指着三点钟方向,帮助凌云补充着记忆里的路线:“向那个方向约200步,应该能看见一处洼地,再恢复原路线!”凌云笑笑,对何苗伸了伸大拇指,一行人又继续前行。

        清晨,天光放亮。在帐篷区外的空地上停着数辆特警突击车,几名老鸟持枪来回巡视着。警车旁边停着一辆医疗车,亮着灯,留守的医护人员也疲惫地睡着了。指挥车安静地停着,车门紧闭。

        车队不远处,一帮被击毙的老鸟吭哧吭哧地做着俯卧撑,还有一群被淘汰的菜鸟百无聊赖地坐着,身旁放着水和吃剩下的食物。陶静也在其中坐着,双手托腮,望着山林方向,一脸的忧虑。

        在离得不远的林边,沈鸿飞小心地从树丛里冒出头,他的目光落在远处几顶帐篷处,帐篷里没有灯光透出来,很安静。沈鸿飞眉头紧皱,又悄悄缩了回去。

        “情况怎么样?”凌云焦急地问。

        “龙头的队部帐篷没有人,他们很可能已经转移了指挥位置。”沈鸿飞说。凌云沮丧着脸:“直升机上也可以架设指挥系统,他们在天上!”

        “如果我们没办法控制他们的指挥官,搞乱他们的指挥系统,即使我们能干掉守卫,抢了车,也会在第一时间被他们发现—车是绝对跑不过直升机的!”

        “那怎么办啊?”赵小黑看表,“现在已经快5点了!两个小时时间,咱们就算各个是马拉松高手,也来不及了!”段卫兵看看众人,沉声道:“咱们能走到这里,就算被淘汰,也无怨无悔了!”小老鼠们伤感地点头。郑直目光一动:“咱们绕出去!离这儿不远就是公路!来往的车辆有的是!”凌云冷冷地看他:“难不成你还想劫车呀?”郑直一本正经:“怎么是劫车呢?咱们是警察,这叫临时征用!”凌云皱眉:“郑直,你在重案组的师傅是谁呀?他没教过你临时征用车辆的规定?咱们是在演习,不是在破案!”郑直嘟囔着:“我师傅……我师傅就是我们组长,不过她也确实没让我这么干过!怪不得我师傅当初跟他离婚呢!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

        “谁跟谁离婚啊?”赵小黑满脸好奇。

        “你们不知道啊?”郑直一脸惊讶,“龙头和我们重案组组长路瑶,原来是夫妻!”

        “啊?!”所有人都愣了。凌云也是一愣,随即烦躁地白了郑直一眼:“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八卦呀?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郑直只好讪讪地住嘴。

        “郑直的主意不错!”沈鸿飞一笑,赶紧解释说,“我没说劫车,但是咱们总可以搭车吧?就算不能搭车,咱们总可以花钱租车吧?”众人眼前一亮。

        “但是—”沈鸿飞话锋一转,“他们有七八个人分别在不同的位置,我们人数有限,没办法确保在第一时间把他们同时干掉。要想不被外面的人发觉,又能走出去,只有一条路线—”沈鸿飞指了指前方空地上,“从‘死人’堆里穿过去……”

        林边的空地上,老鸟们大背着枪在巡视。被击毙的老鸟趴在地上,还在吭哧吭哧地做着俯卧撑。被俘的小老鼠们大部分都疲惫地睡着了,只有陶静背对众人,看着山林发呆。

        突然,陶静瞪大了眼睛—二十多个衣着破烂的小老鼠们弓着身子从树林中涌出来,接着陶静看到了趴在队员背上的何苗,眼圈一红,站起身来。嘘!—何苗做了个手势!陶静一愣,似乎明白了,假装自然地坐了下去,激动地捂着嘴,眼泪忍不住地淌了下来。此时,何苗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沈鸿飞一行人借着树丛的掩护,蹑手蹑脚地穿过空地,好在这个时候的光线并不太亮。沈鸿飞走在队前,离空地中间的人越来越近。旁边,两个正在说话的老鸟还在做着仰卧起坐。其中一个忽然坐起,喘息了几口,一翻身,忽然僵住了—两人都直愣愣地看着对方。陶静一脸焦急地不知道怎么办好。

        沈鸿飞对着那名老鸟,抬手划过脖子,又指了指脑袋,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说“你已经死了,你得讲规矩,不能缺德”。那名老鸟只好苦笑着点头。在他旁边的老鸟见他不动,也翻身起来,一转身也傻了。这时,越来越多的被击毙的老鸟发现了沈鸿飞他们,全都目瞪口呆!小老鼠们也都一个捅一个地醒来,每个人都是一脸兴奋!

        所有被击毙的老鸟都不吱声,开始发狠地做着俯卧撑。沈鸿飞和队员们蹑手蹑脚地穿过空地。陶静含泪看着队员背上的何苗,何苗眼睛也湿润了,对着陶静伸着大拇指,陶静笑着使劲点头。

        沈鸿飞和队员们犹如胜利大逃亡一般朝着山路入口方向猛跑而去,被淘汰的小老鼠们热泪盈眶地望着他们。沈鸿飞回头,朝他们挥手:“走啊!你们还等什么?!”这时,段卫兵手里的枪响了,守在空地入口处的几个守军措手不及,背上的发烟罐刺刺地冒着白烟,小老鼠们一见,立刻潮涌般冲杀了出去。赵小黑跳进一辆装甲车,操控着机枪,兴奋得大喊:“胜利大逃亡!乌拉—”

        瞬间,各种警车、突击车警灯爆闪,引擎开始轰鸣,郑直兴奋不已:“奶奶的,今天我才找回做警察的感觉!同志们—冲啊!”说着一踩油门,警车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尘土满天。

        5

        “什么?!你再说一遍?!”机舱内,龙头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

        “他们袭击了大本营!抢夺车辆,小鼠全跑了!!”

        “妈的!我早该想到他们来这手!”龙飞虎狠狠地骂了一句。

        “现在怎么办?”雷恺问。龙飞虎喘着粗气:“把所有人都召回来,立即在路上布防!”

        “还来得及吗?他们现在有武器,人也多,还有突击车和装甲车!看这样子,我们还真不一定打得过他们……”龙飞虎的眼睛噌噌地冒着火:“那就眼睁睁看着他们过关吗?快!”

        密林里,正在驾车巡逻的吴迪戴着耳机,猛地一踩刹车,沈文津差点儿飞出去,一把抓住车把手:“哎哟,怎么了?”吴迪无奈地看他:“要我们去拦截小鼠,他们抢了我们的整个装甲车队!”沈文津呆住了:“我们怎么拦他们?我们又没有反坦克导弹!”吴迪苦笑着发动车:“执行命令吧,奶奶的,这下热闹了!”

        山路上,一队特警车队扬起漫天尘土,风驰电掣地开过来。半空中,直升机迅速拉低,斜刺着扑下来。沈鸿飞大喊:“机枪手—”

        “好嘞!”赵小黑满脸兴奋地坐在装甲车上,架着机枪,扣动扳机,“嗒嗒嗒!”直升机在弹雨里左右地晃。龙飞虎等人坐在后面,猛地撞在一起。左燕急忙拉高机头,直升机迅速离开。

        “没事吧?我们差点儿被击中!”左燕大声问。龙飞虎揉揉撞到的脸,笑了:“没事,没事!”铁牛看他:“你笑什么?”龙飞虎笑,不说话。雷恺凑过去大声地说:“他笑可以不当突击大队的大队长了!调走了!”机舱里的人哄堂大笑。

        公路上,特警车队还在疾驰。几百米外,二中队的摩托车队赶到。

        “有人来陪我们了!陪他们玩玩!”段卫兵一打方向盘,突击车斜刺飞出去。摩托车一个急刹车,变换车道。突击车被摩托车包围着,段卫兵握着方向盘左右躲闪。

        “你们拦不住我们的!再追我们就不客气了!”沈鸿飞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拿起扬声器警告—摩托车队没有减速。

        “水炮!”沈鸿飞命令。

        “嗵!”一枚水炮打出去,两辆摩托车措手不及,被水炮打翻,其余车辆急忙停下。凌云回头一脸担忧:“不会出事吧?”何苗笑笑:“没事,你忘了他们怎么教我们开摩托的吗?”

        这时,吴迪驾着atv车队噌地从前面蹿出来:“不惜一切代价,拦住他们!—”atv车队并排着冲向车队。凌云大惊:“我们怎么办?!”沈鸿飞不吭声,把稳方向盘。郑直也有些急了:“你不能这么干!会死人的!”

        “就看谁更能坚持!都坐稳了!”沈鸿飞目光坚定地盯着前方,车队快速冲向一列atv。

        “他们没有停车的意思!”沈文津盯着沈鸿飞。

        “我们也不停车!”吴迪牙咬得咯咯响。

        “不行,会死人的!听我的,闪开!”沈文津一扳方向盘,并排的atv车队猛地分开,沈鸿飞驾着车从中间疾驰穿过,凌云坐在车上倒吸一口冷气。

        “我说过,就看谁更能坚持!”沈鸿飞自信地说。

        车队后面,吴迪从atv里爬出来,吐出嘴里的土骂道:“妈的!完了!”杨震作势驾车要追,吴迪一把拉住他:“不能再追了,已经靠近市区了!”杨震怒气冲天:“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龙头不是说了吗?抓不住小老鼠们,我们都得滚蛋!”吴迪突然笑了:“要滚……东海就没有特警突击队了,对吧?”杨震不明白,沈文津一个爆栗过去:“你笨啊,先滚的就是龙头!”老鸟们哄堂大笑。

        公路上,车队耀武扬威地一路疾驰。

        特警基地直升机机场,鲜红的八一军旗在空中猎猎飘舞。沈鸿飞带领着队员们目光炯炯,整齐列队。半空中,直升机盘旋着拉低高度,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龙飞虎跳下直升机,大步走到队列前,目光凛厉地看着沈鸿飞。沈鸿飞目不斜视,啪地立正敬礼:“报告!全体小鼠队员,顺利抵达安全区!请指示!”

        “你知道你们干了什么吗?!”龙头盯着沈鸿飞,吼得山响。

        沈鸿飞迎着他的目光,站得笔直。队员们也都直直地站着,不吭声。龙飞虎突然话锋一转,脸上是耐人寻味的笑:“祝贺你们!”

        “唰—”龙飞虎抬手,一个标准的军礼。

        队员们鸦雀无声。整个训练场也是鸦雀无声。

        几秒钟后,队员们嗷嗷地欢呼起来,互相拥抱着,泪流满面。

        “首先,祝贺你们通过突击队的选拔,开始全新的警察生涯。”龙飞虎点点头,看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用浑厚的嗓音高声说道,“作为突击队的新人,你们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你们具备突击队员的基本素质。成为突击队员,你所得到的荣誉是有限的,但是你将要付出的,是你的全部。我要你们知道,在未来的特警生涯当中,你们将会面临真正的生死考验,而你们所能获得的英雄成就感,往往只是那么一瞬间。在最危险的时候,需要你们进行瞬间的判断,前进一步是死亡,后退一步是生存—”队员们都沉默了。

        “在需要的时候,你们必须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队友和群众的安全,没有谁可以取代你自己做出决定,”龙飞虎的目光扫视着一脸坚毅的队员们,“所以,你们要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你准备好为人民公安事业牺牲一切了吗?!”

        “准备好了!”队员们怒吼。

        “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唰—”所有人抬手敬礼,庄严而肃穆。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的吼声气壮山河,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