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1

        特警基地一角,韩峰在给猎奇梳毛儿,猎奇一脸享受。杨震打着眼罩儿看直升机,又低头看表。吴迪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手里举着瞄准镜。另一边,沈鸿飞等七人围着一辆登高突击车,边上放着几个水桶,正拿着擦车布一脸愤怒地瞪着三个老鸟。吴迪放下瞄准镜,不耐烦地拿起旁边的高音喇叭:“干什么?干什么?想罢工啊?快点儿擦呀!后边还有好几辆呢!”

        特警车旁,沈鸿飞几人无动于衷,怒目而视。杨震几人大大咧咧地走过去:“干什么呀?这么看着我们。我们欠你们钱啊?”何苗气恼地抓起一块擦车布:“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训练内容吗?!”杨震认真地点头:“没错!龙头有交代,今天是让你们擦登高突击车。”

        “擦车,也是为了熟悉登高突击车。”沈文津在旁边不冷不热地说。吴迪撇着嘴看着地上的水桶,又看看乌七八糟泡沫遍布的突击车,咂着嘴道:“很显然,你们的训练态度十分不端正。”吴迪伸手在车身的隐蔽位置摸了一把,扬起手里的油污。

        “我们是来当突击队员的!不是来当擦车工的!”凌云气恼地一扔抹布,桶周围溅起一片水花。杨震走过去:“哟!看把你们委屈的!菜鸟们,龙头夸你们几句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是吧?没让你们给老队员洗袜子、洗内裤就不错了!赶紧的!擦不完别吃饭!”说完,三人懒洋洋地转身又奔椅子去了。

        队员们拎着抹布面面相觑,都转头看着沈鸿飞。郑直悄声说:“别犹豫了……”段卫兵一脸难色:“这样不好吧。”何苗咬牙切齿地盯着走远的三人:“宁死不受辱!”沈鸿飞看着大家,一声怒吼:“干!—”一声令下,队员们拎起水桶、墩布、擦车布就猛扑过去!杨震等人完全没有料到,大惊失色……

        几分钟后,猎奇的四条腿被抹布捆着,狗头上倒扣着水桶,郁闷地挣扎着,呜呜叫唤。杨震、吴迪和韩峰被擦车布拼接起来的绳子死死地捆在椅子周围,嘴里还塞着抹布,瞪着眼睛挣扎着。沈鸿飞等七人邪恶地对着三人笑。

        陶静拿着对讲机凑近杨震,一脸阴笑:“知道该说什么吧?”杨震使劲地点头,陶静拽下他嘴里的抹布,杨震立刻嘶吼:“反了你们了!”沈鸿飞凑过去,一脸无辜地看着杨震:“虽然我是他们的队长,可是我很难保证他们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杨震怒目而视。陶静把对讲机凑近杨震,杨震哭丧地大喊:“龙头!龙头!我是山羊!”

        “怎么了?”对讲机里传来龙头的声音。

        “报告龙头,小虎队起义了!”

        2

        模拟训练基地的停车场,龙飞虎大步走过来,沈鸿飞等七人严肃地列队。龙飞虎弯腰看着杨震三人,笑道:“哎哟!生擒啊?”杨震等人被捆着堵着嘴,一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表情看着龙飞虎。龙飞虎抬头看着七人:“谁的主意?”

        “报告!我!”众人几乎异口同声。

        “到底是谁?!”龙飞虎厉声问。沈鸿飞上前一步,立正高喊:“报告!我是队长,命令是我下的!所有的责任我负!”龙飞虎瞪着眼睛走向沈鸿飞,沈鸿飞一脸大义凛然,队员们都是一脸担忧。龙飞虎盯着沈鸿飞:“用了多长时间?”沈鸿飞一愣,龙飞虎指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三人和猎奇:“我问你,一共用了多长时间把他们制服?”沈鸿飞大声报告:“具体时间没有专门计算,大概……五分钟吧!”

        “谁最难对付?”

        “报告!是猎奇!我们一开始没能找到对付它的办法,后来才想到了水桶!”

        猎奇头上倒扣着水桶,委屈地汪汪叫着。龙飞虎点点头,拍了拍警车车身,语气平静:“把这辆车擦干净,然后到办公室找我。”说罢,龙飞虎转身就走。

        “您不处分我们啊?”队员们面面相觑。龙飞虎扭头:“我干吗要处分你们啊?你们在五分钟内制服了三个训练有素的老特警,还包括一只经过专业训练的功勋警犬,我很惊喜!我为你们感到骄傲!我干吗要处分你们?”队员们难以置信地愣在原地,龙飞虎又走回来:“差点儿忘了,一会儿你们把他们放了,杨震、吴迪、韩峰,每人五公里负重跑,猎奇,晚上的零食扣了!”猎奇委屈地呜咽着,龙飞虎说完扬长而去。七个人面面相觑,立刻欢呼起来:“龙头万岁!”

        “小虎队,十公里。”龙飞虎的声音传过来。七个人呆若木鸡。

        “为……为什么?”陶静一脸茫然。

        “你们以为这里是过家家的地方吗?警队,有铁的纪律!打打闹闹没什么,操课时间成何体统?!—因为你的问题,十五公里!”龙头抬脚就走,七个人站在操场上哭不出来。

        3

        烈日下,机场上的气温骤升,沈鸿飞气喘吁吁,赵小黑的奔尼帽都歪在头上,几个人都是汗流浃背。龙飞虎扫视着队员们,问:“累吗?”沈鸿飞目视着前方:“不累!”龙飞虎点头:“嗯,不累就对了,原地蛙跳,五百个,开始吧。”队员们咬牙切齿地看着沈鸿飞,沈鸿飞咽了口唾沫:“累!”龙飞虎就看他:“你说话到底有准儿没准儿啊?到底累不累?”

        “累!……”沈鸿飞这次很肯定。

        龙飞虎摇头:“忠诚勇敢,坚强无畏—为什么我在你们的身上看不见这八个字呢?是我对你们太仁慈了吗?还是我真的看走了眼?我真的很失望,你们的表现太差了。”队员们都不敢吭声。龙飞虎缓和了一下说:“为了弥补这个错误,我决定—原地蛙跳1000次,现在开始。”几个人都呆住了,龙飞虎一瞪眼,几个人马上下蹲,扛着步枪,原地默数蛙跳。

        “你们先练着,我呢,跟你们宣布一下大体的分工。”龙头的黑色警靴在他们跟前走过,“你们都知道,一支突击小组应该由以下岗位组成—队长、副队长、狙击手、观察手、突击手、排爆手、战术医生等。你们应该差不多知道自己的位置了,沈鸿飞是你们小虎队的队长;凌云,是副队长,也是电脑技术专家;何苗,突击手兼排爆手,你们人少先兼职吧;陶静,是战术医生。”队员们都扛着步枪在蛙跳,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龙飞虎视若无睹,顿了顿,继续说,“经过我们慎重研究决定,狙击小组—第一狙击手,赵小黑!”

        赵小黑扛着枪呆住了,段卫兵也停下了。龙飞虎看了看他们俩:“观察手兼第二狙击手,段卫兵。”段卫兵猛地起立:“报告!为什么我是第二狙击手?”

        “你有什么意见?”龙飞虎冷冷地问。

        “我只是想说,我在特种部队就是狙击手,我希望在特警也是狙击手!”

        龙飞虎看看蹲在地上正愣神的赵小黑:“他在武警特战也是狙击手。”

        “但是我不觉得他的枪打得比我好!”段卫兵自信满满。

        龙飞虎看赵小黑,赵小黑立刻起立:“报告!俺……俺愿意当第二狙击手,俺确实不如段卫兵枪打得好!”龙飞虎脸一黑:“这时候开始谦让了,还很有绅士风度—你们忘了该干什么了吗?”赵小黑急忙蹲下,继续蛙跳。

        段卫兵梗着脖子看龙飞虎。龙飞虎板着脸看他:“你那么盼着我处理你?选择一个狙击手,不是只考虑射击的水平。单纯枪打得好,只能是一个好射手。根据你们的射击水平和专业基础,再参照你们心理测试的成绩,还有其他的科学数据,我们做出了这个决定。当然,这只是初步决定,如果在实践当中发现可以调整,也是会进行重新安排的。”段卫兵的脸色阴郁,赵小黑担忧地看着他。

        基地一侧,段卫兵大步走着,赵小黑从后面追上来叫他:“纸老虎!纸老虎!”段卫兵有些不耐烦:“你跟着我干什么?”赵小黑紧跟两步上去:“俺,俺想找你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

        赵小黑一把拽住他:“俺……俺真的,真的不想跟你争狙击手。俺知道你是出国比赛过的狙击手,水平高得很!俺真没有跟你抢狙击手的意思!”段卫兵冷眼看他:“木已成舟了,你还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赵小黑着急地解释:“我是说,咱俩本来关系一直挺好的。咱都是部队出来的,你是陆军老大哥,我是武警小兄弟,亲不亲都是当兵的人,没必要因为这件小事就搞得不愉快……”

        “小事?在你眼里这是小事?”段卫兵噌地停住脚,盯着赵小黑,“我从当兵开始,就是新兵连的神枪手!一直到进了特种部队,就算在强中强当中我还是当之无愧的神枪手!连里面选狙击手,就没有第二个人选!不管什么集训、比赛、演习,我都是狙击手!我问你,你有我熟悉狙击手吗?!”赵小黑悻悻地摇头:“没有……我当狙击手是被划拉过去的,俺那批新兵打靶,好几个近视眼学生娃,俺眼神好点,就被划拉到狙击手培训那边了。”

        “你看看你,你配跟我争狙击手吗?”段卫兵鄙夷地看着赵小黑。

        “俺没有跟你争狙击手!”赵小黑急得满脸通红。

        “我问的是,你配不配跟我争狙击手!”

        赵小黑想想,摇头:“不配!”

        “那你为什么不推辞?”

        “推辞?咋推辞?”

        “你就说你不想当狙击手!”

        “俺说了啊!”

        “态度不够诚恳!语气不够坚决!”

        赵小黑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的嘴皮子远不如段卫兵利索。

        “纸老虎,你不能为难俺!俺也是当兵的,那首长说话,俺能赖皮不干吗?”

        “你看你,你还是想当狙击手!”段卫兵转身就走。赵小黑脖子一梗:“段卫兵!你说得没错,俺就是想当狙击手了,怎么着吧?!俺一直追着你屁股道歉,你干啥这么不依不饶的?俺是推辞了,俺也知道不如你,但是你动不动说什么配不配的,你不觉得太那啥了吗?咱都是部队出来的,何必嘛!一直逼着俺!老大哥也不能这样对不对?”段卫兵咂咂嘴:“你看你,说实话了吧?你的错,就是你当了狙击手,我没有!要不,咱们比一比?”

        “比啥?”

        “废话,比枪法嘛!”

        赵小黑一愣:“可……可俺打不过你啊?”

        “你看,你还是怕了吧?”

        “俺有啥好怕的!比就比,都是当兵的人,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4

        射击馆里,龙飞虎手持62手枪,打出一个速射,对面靶纸上枪枪射中靶心。龙飞虎验枪,看着两人:“来真的?”赵小黑和段卫兵站在旁边,戳得笔直:“对,来真的!”赵小黑一脸的不愿意,支支吾吾:“他……他非要跟俺比!”

        “好啊,不服气是最好的,强中自有强中手嘛!赵小黑,你可做好思想准备了?”

        “俺做好思想准备,大不了不如他,不当狙击手了,但是俺不能丢武警的人!”

        龙飞虎笑:“哟呵,还挺有门户观念嘛!陆军老大哥,你怎么看?”

        “愿赌服输!”

        “对,愿赌服输!”

        “可以啊,你们去找小飞虫,告诉他准备两把高精狙,在野外狙击靶场等我。另外通知小虎队,也到那儿观赛。”

        “是!”段卫兵和赵小黑转身跑了。

        野外狙击靶场,两把高精狙摆放在前面,旁边放着弹匣。赵小黑和段卫兵挺胸,都是气鼓鼓地站着。吴迪看着他俩:“你们俩可得记住了,这枪—一支30万!这子弹—一发50块!每一枪,都对我的高精狙有消耗!我的高精狙是有寿命的!知道我把这两杆枪看成什么吗?”吴迪叉着两根手指指着自己的眼睛,“眼珠子!真有你们的,拿我的高精狙来打赌!要不是龙头发话,我能练死你们!”两人都戳着,不敢吭声。

        一辆路虎颠簸着开过来,龙飞虎单手一撑,跳下车大步走了过来。吴迪起身,敬礼。龙飞虎还礼:“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吴迪说。

        “龙头,为什么靶子这么近?”段卫兵大声问,“像这样的高精狙,在我们部队,靶子起码要在800米以外。”龙飞虎笑笑:“你觉得应该摆在哪儿?”段卫兵不说话。龙飞虎看他,“我没有你们部队那种800米的狙击手靶子,就这么近,你凑合着打吧。”

        “是,龙头,你别误会。”段卫兵赶紧说。龙飞虎面无表情:“我没误会,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段卫兵不敢说话,“你在想,公安特警的狙击手真的很逊,拿这样的高精狙最远只打200米的靶子。”

        “我……没那意思。”

        龙飞虎笑笑:“你有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准备开始吧,从10米开始打,绝对不能打到人质,也不能脱靶。”

        “准备!—”吴迪高喊。段卫兵和赵小黑分腿趴下,瞄准。“上弹匣!—10米靶—准备—”段卫兵有些不屑,赵小黑一脸认真地瞄着靶子—“砰!”一声枪响,两个人质靶上,匪徒都是眉心中弹。

        “20米靶!—”吴迪高喊。两人划拉上膛,弹壳一声轻响跳脱出来,落在地上。

        ……

        “150米靶!—”

        “砰!砰!”两声枪响,全部中弹。

        龙飞虎站在后面,放下望远镜,冷声道:“可以了。”两人退弹匣,站起身,段卫兵问:“怎么?这就不比了?”龙飞虎沉声道:“胜负已经分明,再比没有任何意义。”段卫兵挺胸暗笑。龙飞虎站在靶纸前:“答案已经出来了,小黑虎,你赢了。”赵小黑张大了嘴。段卫兵一愣:“为什么?我们都打准了啊?”

        “看看散布面,你根本没有用心,越近越不用心。你知道自己可以打中,但是没有看重任何一次射击的机会。到了150米,你开始进入状态,变得认真了。你是有经验的狙击手,知道距离越远,弹道的不确定性更大,但是你还是没有全力以赴。”

        “可是,我还没有输啊?还可以继续比啊?不是还有200米的吗?还可以再往后放,到1000米我都不怕!”段卫兵急吼。

        “对,越远你打得越好,我刚才就说过了。你在特种部队就是出色的狙击手,你擅长在野外环境,千米之外取敌首级,而他根本就没有练过,超过300米,就根本没数了,没打过。”

        “那龙头,我可以说你拉偏架吗?根本就是在偏向他!”段卫兵赌气地问。

        “我没有。”

        “那为什么不继续比下去?”

        龙飞虎转头看了看站成一排的队员们:“我把你们都叫到这儿来,是想让你们记住一点—一寸长一寸险。”队员们一脸茫然,龙飞虎沉声道,“我是真的很想让你们知道这个道理。特警的执法环境也就是战斗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难道是真的在茫茫山林当中决战千米之外?你们都是聪明人,我一说就应该明白,城市特警的执法环境,通常不是在山林荒野,而是在城区或者乡镇,总之绝大多数是在人群密集和建筑密集的区域。在一个建筑密集的区域,你的射击距离到底有多远?800米吗?”

        队员们在思索。

        “没有,远远没有。我们面对的战斗环境就是几十米甚至几米,有时候甚至是一米。当发生劫持人质的事件,我们需要使用狙击手的时候,万无一失是考虑的前提—一寸长一寸险,我们的狙击手要尽可能地靠近目标,选择好隐蔽的狙击阵地等待射击的命令。这个距离往往只有10米到50米,超过50米的时候极少,极限也就是100米。实际上,超过50米,现场指挥员就很难下达让狙击手射击的命令。还有别的更保险的方式,城市建筑有无数的掩体,突击队员可以采取各种措施尽可能地接近目标,发动突袭。这种情况下,长枪不如短枪,我相信任何一个现场指挥员,都会愿意让突击队靠近目标,在数米的距离短枪歼敌,解救人质。只有在队员们无法隐蔽接敌的情况下,譬如空旷的停车场、封闭的大厦和公车这样的封闭交通工具等情况下,现场指挥员才会命令狙击手果断射杀敌人。但是,这个距离通常也不会超过150米,那太冒险了。谁敢说不会失手?—而我们不能失手。”龙飞虎拿起一颗子弹,“这是颗子弹,一旦射击出去,就是中性的—它可能杀掉匪徒,也可能杀掉人质。我们知道这个后果,就该明白—我们不能失手,因为我们不是在战争当中!一枪打错了,还可以继续补射。我们通常只有开一枪的机会,这一枪,太宝贵了!”龙飞虎沉吟了一下,“我们不能失手,永远不能—我们代表着法律,代表着正义—所以我们不能失手,否则,就是法律和正义的失手。”

        “龙头,我懂了。”段卫兵胸口起伏着,稳定着自己的情绪。龙飞虎点点头,把子弹扔给他:“没事的时候好好想想我的话,你是很出色,但是傲气也太盛。这不是你的错,这跟你的出身有关系,你习惯天下第一的心态,以至于忽视了自己也是有弱点的。我们不让你做第一狙击手,是有原因的。”段卫兵低下头,认真地说:“是,我一定好好反思自己。”

        5

        模拟训练大厅里,桌子上放着一枚组装精密的定时炸弹,各种颜色的导线纵横交错在一起。电子屏幕上,秒表在倒数。身穿厚厚防护服的何苗拿着拆弹工具,焦急万分地将钳子对准了一根红色导线,但不敢下手。他抬头看了看电子屏幕上的秒表:03、02、01……咔嚓!—何苗一闭眼,断然剪断导线!—秒表归零。何苗紧张地盯着炸弹。“噗”的一声!炸弹内气弹喷射出的灭火器干粉喷了他满头满身。

        何苗一脸沮丧地走出训练场,发泄似的拽下防护服头盔,蹲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不远处,杨震撇嘴走过来:“就你这还号称计算机专业高才生?”何苗根本不搭理他这套,眼一横:“计算机专业和拆弹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杨震蹲下看着何苗,“你玩儿过扫雷吧?道理一样!—胆大心细!”杨震又把一个新“炸弹”放在何苗面前:“继续!”

        何苗恼怒地甩掉头盔,直接上去就拆,杨震大喊一声:“停!”何苗回头看杨震:“闷得慌!影响视线!”杨震冷着脸上前,抓起头盔拍了拍白粉,“咣”地使劲儿扣在何苗的脑袋上:“记住了,只有两种情况下,你可以不用任何防护去拆弹。第一,人命关天,来不及的时候;第二,你练到像我这么牛的时候。”说完扬长而去。何苗愣在当场,闷头继续拆着炸弹。

        格斗训练场里,一面大墙上挂着闪亮的银色警徽,庄重而肃穆。几个拳手双手缠着散打护带,裸身露着一身精壮的腱子肉,正在捉对厮杀。老队员们围坐在训练导播周围,郑直和沈鸿飞穿着护具,戴着拳套,站在场中间对峙着。

        郑直死死地盯着沈鸿飞的眼睛,临时充当裁判的老队员懒洋洋地走上场:“记住这儿的规矩,拳台上面无父子,更别说兄弟了。谁要是耍花架子、手下留情、不好好玩儿,会被我们这些老鸟活活打死的。”老队员站在中间,竖起右手,猛地往下一划拉:“干!—”

        两个人瞬间撞击到一起!

        沈鸿飞猛地出拳,郑直直接被打倒,“砰”的一声落地!围坐在周围的老队员们拍手起哄直叫好。郑直怒火冲天地瞪着沈鸿飞,爬起来,再次扑上去!沈鸿飞出腿,脚尖带着风直击郑直面门,郑直本能地缩拳护住,沈鸿飞虚晃一枪,一个扫堂腿上去,郑直侧倒砸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沈鸿飞愣住,想上前去扶。老队员一瞪眼:“干什么?干什么?退回去!”沈鸿飞无奈地退回。郑直大口地喘着粗气,血红的眼睛瞪着沈鸿飞,挣扎着起身,摇晃着向前几步,嘶吼着扑了上去,沈鸿飞措手不及,被逼得步步后退,疲于招架。

        老队员们坐在台下,不满地警告:“沈鸿飞!你想手下留情吗?你想被群殴吗?”沈鸿飞瞪着郑直,郑直边打边嘶吼:“沈鸿飞!还手啊!为什么不还手?!”郑直一拳打在沈鸿飞的脸上,沈鸿飞向后倒下,起身。郑直眼中冒火看着他:“你还手啊!”沈鸿飞爬起来,一脚踢向郑直前胸,郑直一侧身,敏捷地闪过,随即抱住沈鸿飞的右腿要往下摔。沈鸿飞腰部一转,左腿起来直接踢向郑直后脑。郑直被踢中,一下子扑在地上,鼻血顷刻直往下流。郑直爬起来,抹了一把鼻血,怒吼着再次冲上来。两人打成一团,拳脚不长眼睛,落到身上都是带响的,落到脸上就带血。

        坐在下面的老队员们看得目瞪口呆,不再起哄,各个忧心忡忡。

        郑直死死抱住沈鸿飞的腿,沈鸿飞也别住郑直,两个人同时倒地,在地上厮打起来!老队员们慌了,一拥而上,死死将两人拽开。郑直满脸是血,瞪着沈鸿飞—“砰!”郑直直接后倒,沈鸿飞大惊着扑了上去,背起郑直就往医务所跑。

        “郑直!你坚持一下!马上到了!”沈鸿飞满头大汗地背着郑直跑着,“你小子也真是,这么拼命干什么……”郑直趴在沈鸿飞的背上,鼻子里淌着血,忽然一把抓住沈鸿飞的肩膀:“沈鸿飞,我们是兄弟,但是我一定会战胜你!”沈鸿飞的表情有些复杂,继续跑:“好!我等着!你先别说话了!”

        6

        特警基地卫生所门口,沈鸿飞和郑直一起走出来。郑直头上缠着一圈绷带,鼻孔用纱布堵着。凌云急匆匆地迎面走来,看到俩人愣住了。沈鸿飞和郑直也愣住。

        “你……你怎么来了?”沈鸿飞问。

        凌云打量着郑直,没好气地说:“我听说,你俩格斗的时候打急了,过来看看,死人了没有!”沈鸿飞苦笑。凌云瞪着沈鸿飞:“沈鸿飞你可真行!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你至于下死手吗?解恨啊!”沈鸿飞百口莫辩。郑直鼻子被塞住,有些感动地说:“师姐,不怪鸿飞,是……是我打急了。”凌云揶揄地说:“哟,你还替他说上话了。真是一对好兄弟呀,哎!你不疼是吧?”凌云走上去在郑直脑袋上拍了一下。

        “哎呀!疼!”郑直惨叫一声。凌云转身气呼呼地走了:“活该你!”沈鸿飞和郑直面面相觑。

        沈鸿飞看郑直:“她这是干吗来了?”郑直苦笑:“损了咱俩一顿,解恨来了。”沈鸿飞严肃起来:“郑直,不管怎么说,我还得跟你道个歉,确实手重了。”郑直一瞪眼:“少来这套!我还没服你呢,回头继续!”说完大步朝前走了。

        “郑直!”沈鸿飞追上去,郑直诧异地扭头看着沈鸿飞。沈鸿飞扬起拳头:“你要是还能坚持,咱俩再比画比画,我教你。”郑直笑着回身走向沈鸿飞:“你就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啊?”沈鸿飞笑:“我教会了你,万一哪天我被歹徒给困住了,你好去救我呀!”郑直一笑,一把揽住沈鸿飞的脖子:“行啊!为了你将来的生命安全,我不耻下问一回!”两人亲兄热弟似的搂着走了。医务所不远处,凌云藏在树后面,目瞪口呆地看着走远的俩人,嗔怪地骂了一句:“神经病啊……”

        特警基地训练场,吴迪一溜小跑地追着左燕,手里扬着写好的检查:“燕儿!燕儿?你等等啊!我专门写的检查,老深刻了,你好歹看看啊?”左燕赌气地头也不回:“我不看!”

        “你不看我就给你念。检查……我,吴迪……”

        左燕停下脚步看着吴迪。吴迪不念了,掏心掏肺地说:“燕儿,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吗?那天我确实心情很不好。我们四个老同志外带一条狗,被几个菜鸟给捆上了,你说这事儿多丢人啊,太没面子了。”

        “你觉得没面子,那你怎么不想想我呀?都说了,大家都带着老公和男朋友,结果人家都成双入对的,就我一个人单练。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吴迪哀号着求饶,“要不这样,你再邀请这些同学聚一场,我埋单!到时候我好好捯饬捯饬,我把脸面给你争回来。”左燕瞪着吴迪。吴迪立正:“你应该对我有信心吧?这小伙子往这儿一站,不怒自威呀!”左燕破涕而笑,给了吴迪一拳:“臭美吧你!”

        左燕走了。吴迪得意地笑,大声喊:“燕儿!那你原谅我了吗?这检查你还没看呢?”

        “你留着自勉吧!”

        “行!我回去裱起来,没事儿我就看,吸取教训……”吴迪甜蜜地看着左燕走远,得意地扬了扬检查。一回头,猛然看到龙飞虎站在身后不远处,吓了一跳。

        龙飞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吴迪讪讪地走到近前:“龙头。”龙飞虎看着吴迪:“吴迪,你也太贱了吧?太给突击队丢人了,我都不忍心看。”吴迪尴尬地低下头:“对不起龙头,我这……是有点儿贱,可是没招儿啊,我是真喜欢她……龙头,我向您保证,等我们结了婚,我会把尊严给争回来的!”龙飞虎撇嘴:“得了吧!结了婚你指不定什么样儿呢!”吴迪尴尬地笑。龙飞虎一伸手:“检查我看看?”吴迪大惊,连忙把检查放到背后。

        “干吗呀?我学习学习,我得给我女儿写检查了。”

        吴迪窘迫地说:“龙头,您还是别看了。”

        “为什么?”

        吴迪挤出俩字儿:“更贱……”

        “滚!”龙飞虎怒吼,吴迪撒腿跑了。龙飞虎笑着望着吴迪的背影,忽然严肃起来,无限感慨。

        7

        夜晚,秦朗坐在卧室的书桌前,笔记本旁边放着一杯咖啡,正全神贯注地浏览着公司的财务报表。突然,屏幕上的一组数据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一组巨额的交易数字,秦朗看了看这家公司的名字,写着卓娅集团。秦朗皱眉,又仔细看了看其他几组数据,公司每年的营业额高达几十亿,但这一连串的巨额数字在秦朗看来似乎不太正常。秦朗想了想,右手轻点键盘,将卓娅集团的这几组数据单独拉出来汇总。

        客厅传来轻轻的关门声,秦朗一愣,连忙起身走出卧室。看见路瑶疲惫地换鞋。路瑶看他:“你还没睡呢?”秦朗热情地走过去:“哦,我看看公司的报表,顺便等你。我给你热饭去。”

        “老秦。”秦朗正往厨房走去,路瑶突然叫住他。秦朗回头:“怎么了?”路瑶温柔地一笑:“别费事了,我吃块面包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你累了一天了……”

        “没事儿,你也挺辛苦的。不用管我了。”

        秦朗有些不快,转身走过来,看着路瑶:“路瑶,你看……咱们在一起也有半年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路瑶目光一动:“感觉什么?”秦朗抬头看着路瑶,“我总感觉,我们之间还是有一种隔阂。这种隔阂……我也说不太清楚,这么说吧,我觉得你跟我太客气了,而这种客气,在恋人之间来说就有些奇怪。”路瑶的表情有些复杂,笑笑:“大概是性格的原因吧,我这人……就这样,老秦,你想多了。”秦朗叹息着看着路瑶:“但愿吧。”路瑶躲过秦朗的目光:“对了,莎莎睡了没有?”秦朗苦笑:“我哪儿知道啊。”路瑶一愣。秦朗无奈地说:“下午一回家,就跑进自己房间了。我喊她吃饭,也不理我,好说歹说送进去一点儿吃的,差点儿没跟我急眼。莎莎说了,她的房间永远不许我踏进一步!饭也没吃!”路瑶有些歉意地往楼上走:“这孩子……我去看看她!”秦朗苦笑地看着路瑶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台灯下,莎莎正用龙飞虎送她的电脑,聚精会神地和一个刚认识的网友聊着天。路瑶敲门,莎莎一惊,“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关上台灯,这才踢踏着拖鞋走到门口,睡眼惺忪地打开门:“妈!你干吗呀?我正睡着呢。”路瑶站在门口看着女儿:“秦叔叔说你没吃晚饭?”莎莎不满地噘嘴:“就知道他会告状!”

        “莎莎,秦叔叔告诉妈妈,是为了你好。”路瑶说,“走,下去跟我一块儿吃点儿。”

        “哎呀,我不饿,我困着呢!”说着,莎莎跑到床上,盖上被子,“妈,晚安!”路瑶有些不快,走到床前,掀起被子:“莎莎!妈妈想问你,你到底要和秦叔叔冷战到什么时候?”莎莎坐起来,瞪着路瑶:“妈!如果您觉得我的存在打扰了您和那个姓秦的过日子,您随时可以把我送到爸爸那儿去!”路瑶气恼地起身抬起手,莎莎眼睛里泛着泪花:“妈!你打吧!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接受另外一个人当我的爸爸!”

        路瑶的眼泪淌下来,缓缓放下手:“我倒是想把你送到你爸爸那儿去呢!他有时间管你吗?他连他自己都照顾不好!”路瑶的表情有些复杂。莎莎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妈,您还心疼爸爸呢?”路瑶一惊,慌张地一把将莎莎推倒在床上,把被子给她盖上:“你爱吃不吃吧!”说完路瑶匆匆走出卧室。黑暗里,莎莎瞪着眼,轻手轻脚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

        8

        突击队大楼门口,段卫兵拎着一桶水唰地倒在突击车上,抬头望天:“你说我们这是要洗到什么时候啊?”赵小黑干劲十足,拿着抹布热火朝天地擦着车:“俺现在闭着眼都能把这车擦得跟镜子似的!”陶静高兴地擦着车,何苗看她:“你怎么那么高兴啊?”陶静笑:“不然呢?我半天去医院当医生,半天在这儿洗车,又当白领又当蓝领,我都差点儿忘了,我还穿着警服呢!”凌云凑过来,低声说:“我都不敢跟我妈说我在特警队天天洗车。”沈鸿飞看着队员们:“我说你们怎么那么多怪话,不赶紧洗干净,又得罚我们了!”大家都不说话了,加快速度,闷头洗车。

        突然,一阵尖厉的战斗警报骤然响起,队员们都站起身,赵小黑纳闷儿:“什么情况?”陶静耳尖,听着脸色一变:“突击队的一级战斗警报?”沈鸿飞没说话,思索着。

        突击大队的楼道里,猛虎队员们全副武装快速下楼,紧急列队集合。大楼前,小虎队们眼睁睁地看着老队员们噌地跑出来,吴迪一把推开段卫兵跳上车:“闪开,都边儿去!”

        车场里,警灯闪烁,数辆警车几乎同时发动,轰鸣声四起。龙飞虎身着黑色特警作战服,亲自带队:“现场情况怎么样?”雷恺一脸严肃:“最新的警情还没传输过来。”龙飞虎点头,正要踏上车,沈鸿飞突然高喊:“龙头!—”正在上车的龙飞虎停住脚,转身:“什么事?我这要出警。”

        “报告—小虎队请求参与这次行动!”沈鸿飞立正高喊。队员们也都是一脸激动地看着龙飞虎。龙飞虎看看雷恺,雷恺笑笑:“小虎崽子们按不住了!”龙飞虎也笑:“去取武器装备,会告诉你们到哪儿会合。”小虎队一听,欢呼着把抹布扔上了天,撒丫子跑了。

        装备枪械库里,小虎队冲进来,沈鸿飞高喊:“快!速度快!别赶不上热乎饭!”队员们抓起战术背心就往身上套,陶静手忙脚乱,何苗一脸嫌弃地帮她把背心系好。凌云检查着手枪,手有点哆嗦,沈鸿飞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弹匣推进手枪。

        大街上,沈鸿飞等人紧张地坐在一辆装甲车里,段卫兵坐在队列最前面,看着大家正襟危坐:“我说你们都这么坐着不累啊?放松,这样坐着,一会儿到现场就累屁了,还谈什么行动?”沈鸿飞也没那么紧张,笑:“第一次都是这样的吧?”赵小黑憋得脸红,喘了口气,抚摸着黑色的高精狙:“哎呀,你们一说,俺可算喘口气了!”陶静紧张到不行,手哆嗦着把口香糖塞进嘴里,用牙狠狠地咬住。

        大街上,特警车队闪着警灯风驰电掣,沈文津加快速度,拉响了警报器,车队在一片尖厉的警报声中疾驰掠过。

        一座居民楼,楼下拉着黄色的警戒线,几辆警车依次停靠在旁边,派出所的民警们焦急地维护着现场秩序,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在警戒线外伸长脖子围观。重案组的便衣侦察车闪着警灯,戛然而止,路瑶和几名重案组成员匆匆走下车。组员打开后备厢,取出防弹背心,拿起后备厢枪箱里面的长枪跟过去。

        警戒区内,派出所所长焦急地迎上去:“路组长!你们来了!”

        “张所长,什么情况?”

        张所指着楼上:“五楼,502,现在能确定的是歹徒只有一个人,手里有枪,还有一把匕首。被他劫持的是一个老太太,还有一个小女孩。”

        “情况怎么确定的?实地观察过吗?”路瑶问。

        “邻居听到哭喊声,报了警,我们赶到之后,窗帘还没拉上,所以我们从对面楼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张所说,“歹徒有三十多岁,身高得一米八以上,挺魁梧的,他把一老一小全都反绑了,一手拿着一把五连发钢珠手枪,一手拿着一把大约三十厘米的匕首,他看到我们之后马上就把灯关了。任凭我们怎么喊话也不回应。我们没办法,就赶紧向上级报告了。”

        “屋里的电话呢?”

        “手机全部关机,固定电话打不通,看来是把线给拔了。”

        “我们得想办法和里面的人联系上,知道他的诉求,才知道弱点是什么。”路瑶皱着眉头看看居民楼,想了想,拽过一个民警手里的扩音喇叭,打开开关:“502里面的人听着!我是东海市公安局重案组组长,现在现场由我指挥!你有什么条件,可以告诉我!”—歹徒没有回应。组员们持枪戒备着。路瑶继续喊:“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一点儿诉求都没有吗?”—“啪”的一声枪响!502的一面玻璃窗应声而碎,碎玻璃碴冰雹似的往下掉!路瑶急忙闪避拔出枪。

        “什么他妈的组长?!滚蛋!老子要跟你们局长谈!”502里传出恶狠狠的声音。路瑶脸色一变,拿起高音喇叭:“我会和上级沟通!你不要伤害人质,我们还有的谈!”

        这时,特警车队远远地驶来,一个急刹车停住了。

        502的客厅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满脸泪痕,嘴里塞着破布,被五花大绑地扔在沙发上蜷缩着,老太太也是一脸惊恐地被反绑着。歹徒满脸大汗地倚靠在窗帘前,小心地掀起窗帘一角:“妈的,骗老子!把特警队找来了!”歹徒走过去,一把抓起小姑娘,推到窗前,躲在小女孩后面:“听着—我知道特警队来了!我不怕你们—你们敢冲进来,老子和这一老一小同归于尽!”

        楼下,路瑶拿起喇叭:“你不要冲动!发生这样的事情,特警队肯定会到,但是我们已经报告了上级,上级也在路上!”

        “我要和公安局长谈!”

        “我们会想办法的!……”

        龙飞虎走过去,一把抢过路瑶手里的高音喇叭,关掉开关:“按照反恐处突发应急预案,现场指挥权现在由猛虎突击队接管。请把调查出来的背景资料给我们,我会妥善处理劫持人质事件。”路瑶眼里冒火,刚想说什么,雷恺走过来:“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路组长,你的特长是破案,我们是搞行动的行家。”路瑶看了一眼龙飞虎,不吭声了。

        这时,小刘拿着电脑跑过来:“沈建民,上个月刚刚出狱,罪名是抢劫,判了五年。他抢劫的就是这家的老太太。”

        “报复。”雷恺说。

        龙飞虎点头,神色严肃。沈建民在上面喊:“你们局长呢?现在来跟我谈!”龙飞虎拿起高音喇叭,打开开关:“局长来不了了!”

        “你是谁?!”

        “我是东海市特警支队猛虎反恐突击队队长龙飞虎!你该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聪明点就放下武器,出来投降,我们会跟法院说明情况,宽大处理。负隅顽抗是没有出路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妈的你唬我!”

        “这是最后的警告!”

        “老子先杀了她们!”

        路瑶急了:“你在干什么?!”雷恺抓住她:“他心里有数。”

        “可是他在激怒犯罪嫌疑人啊!”

        “先激怒,再缓和,然后再激怒,再缓和,让犯罪嫌疑人的心跳时快时慢,供血忽快忽慢,心理影响到生理,很快就会产生疲惫感,当他感觉到疲惫体力不支时,警惕性会大大降低,我们的机会就来了。”雷恺说,路瑶听得一愣一愣的。龙飞虎拿着高音喇叭:“只要你动手,你必死无疑!所以你肯定想和我谈谈!”

        “我不和你谈,我要见公安局长!”

        “死了这条心吧,局长是不会跟你谈的,你只能跟我谈。我给你考虑的时间,一会儿我到屋门口和你谈,这样谈大家都没得缓和,警察也得要面子对不对?”

        “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杀人!”

        “你要是敢杀人,我就进去!成交吗?”

        沈建民想了想:“好!那你上来吧!”龙飞虎丢下高音喇叭,打开耳麦问吴迪:“小飞虫,有机会没有?”吴迪趴在对面楼顶,眼睛抵着瞄准镜:“不行,打不着,他躲在人质后面。”杨震也趴在旁边,放下望远镜:“角度也不好。”

        “好,你们注意观察,找到机会可以果断射击。”

        “明确。”吴迪和杨震同声报告。

        “走吧,我们上去。”龙飞虎面色冷峻,带着雷恺、铁行等人进了楼道。

        9

        房间里,沈建民侧耳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五楼楼道里,几个民警和便衣隐蔽在拐角处,龙飞虎靠在门侧:“沈建民,我是龙飞虎,我已经在门外了。”

        “龙飞虎,你不许进来!”

        “我说过了,你不伤害人质,我们就不会进去。现在,你要让我知道人质是不是安全。我必须要确定人质是不是安全,才能继续下一步。”龙飞虎面色冷峻。

        “下一步是什么?”

        “谈判,或者突击。”

        “你休想把她们救出去!”

        “那我们还谈什么?你开枪打死她们,我们冲进去打死你,一了百了,也不耽误我吃午饭。”

        “他妈的现在我就宰了她们!”

        “你宰,马上我就打死你。”

        屋子里一片沉默。

        “你到底想怎么样?!”沈建民有些歇斯底里。

        “我们是来解决这个麻烦的,对你对我,这都是一个麻烦。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最好的结果是大家都活命,要不然,你杀了她们,我们杀了你,全死光。对你有好处吗?”

        “那对你有好处吗?!”

        “没好处,但是也没坏处。”龙飞虎淡淡地说,“救不出的人质是有的,也不至于撤了我的职,只是少立一次功。我能当上突击队的队长,功也够多了,多一个少一个对我来说无所谓。但是这对你很有所谓,要么死,要么活,你自己看呢?”

        沈建民大口地呼吸着,不停地流着汗。

        “如果你想死,那我们就没得谈,如果你想活,我们还能谈谈看。”

        “我要见你们局长!”

        龙飞虎冷笑:“这个你就别做梦了,你只能见我,这是程序规定的。不然谁都动不动见局长,局长还办不办公了?等哪天我当了局长,如果你还活着,想见见我倒是可以的,我带只烧鸡去看看你,怎么样?”

        “你是想让我缴械投降?”

        “你以为你还有什么活命的机会?你自己也看见了,楼上楼下到处都是我的人,他们带着武器上着子弹就是为了打死你。现在只有我可怜你,希望你能活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对吧?我要是下命令,会有一万种方法搞死你!你信不信?”沈建民贴在门口,冷汗直冒。龙飞虎缓和了下语气,“我知道你在思考怎么样对你最有利。放下武器,出来投降,肯定是最好的结果,对你对我都是。”

        “你痴心妄想!我再也不想回牢里面去了!”

        “那你说,你想怎么解决?”

        “给我一架直升机,我要飞到境外去!否则,我就杀掉人质!先从老的开始!”沈建民举枪对准老太太,老太太惊恐地摇头。

        “好吧,我可以向上级汇报,但是在汇报以前,我必须要亲眼看看人质。”

        “怎么看?”

        “你把门打开,我看看。”

        “别做梦了!”

        “打开一条缝就可以。”

        沈建民犹豫着。

        对面楼顶,吴迪和杨震扛着攀登索降装备走到楼边,固定好绳索,拿着短枪开始慢慢往下滑。沈建民还在犹豫,龙飞虎问:“怎么样?你考虑好没有?”

        雷恺拿着反猫眼系统,悄悄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况。雷恺打着手语,沈文津会意,拔出手枪,抵在门缝的位置,跪下持枪,慢慢地将子弹顶上膛。

        屋子里,沈建民走过去,一把抓住老太太:“好,我让你看看!但是你不许耍花样!只要你敢推门进来,我就开枪!”

        “成交,我向你保证,不会进去!”

        沈建民将两人推在门口,雷恺观察着,用手语示意沈建民的位置。沈文津会意地来回调动着射击点。沈建民把两人推在门缝处,慢慢地打开门缝。小女孩被推了出来,一脸惊恐地看着龙飞虎。沈建民躲在老太太身后:“现在可以了吧?”

        “可以。”

        沈建民把老太太推开,还没来得及动,龙飞虎突然向左一闪,沈文津果断地扣动扳机—砰!沈建民眉心中弹,猝然倒下。龙飞虎一脚踹开门,同时手枪已经拔出上膛,对准地上的沈建民砰砰连续两枪补射,雷恺等人迅速冲进来,解救人质,现场一片忙乱。

        居民楼外,吴迪和杨震还悬空吊着。吴迪一脸轻松:“没我们事儿了。”杨震看看天,又看看吴迪:“上去还是下去?”吴迪翻着白眼看他:“下去了谁上去收绳子?”杨震不满地抓紧攀登绳:“早知道找个新人在上面了!”两人插好手枪,快速往楼顶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