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狼牙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1

        1997年6月30日。

        进入夜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深圳同乐军营,警侦连长林锐上尉身着97夏常服,全副武装走出连部。警侦连全体官兵已经在他的面前站成整齐的队列。林锐的眼睛在大檐帽下射出凌然的寒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主席命令,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将于今日0时开始正式接管英军防务,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

        田小牛站在排头兵的位置,戴着白手套,手持95自动步枪庄严肃立。

        “我驻港部队步兵旅警侦连,将和其他单位的官兵一起组成进驻香港的先头部队!”林锐的声音很高却非常坚定,“我们这先头部队的509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将于1997年6月30日9时整从皇岗口岸提前进入香港,接管香港防务!”战士们面色严肃,看着连长一句话都不说。“你们要记住——”林锐高声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是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的仪仗队!——但是,如果出现万一情况,我们就是战斗队!”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战士们齐声怒吼,行持枪礼。

        “登车待命!”林锐高声说,战士们纷纷登车。

        2

        特种大队礼堂,节日气氛浓厚。满礼堂都是国旗、香港区旗和大红双喜字。军容齐整的官兵们乐呵呵地在迎接来宾,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上尉的婚礼将在今天举行。雷克明穿着燕尾服,头发打着油,举着指挥棒在指挥一支小小的交响乐队。《喜洋洋》奏得乐手们摇头晃脑,雷克明也是怡然自得。萧琴坐在首席上,刘勇军的老战友和部下们纷纷来道贺。退休的张副军长穿着没有领花肩章的空军制服,和妻子一起坐在萧琴旁边,两家老人谈兴正欢。

        “今天是回收香港的大喜日子,我们老刘要在军区作战值班室值班。”萧琴笑着说,“所以今天不能出席婚礼了,他委托我向你们二位道歉。明天到家里去喝,张副军长和老刘好好喝!”

        “退了,退了,你叫我老张就可以了。”张副军长哈哈笑着摆摆手,“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这是全军都要战备的关键时刻!他们特种大队现在也是在战备状态,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

        礼堂舞台上是一个大屏幕投影,正在放着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驻港部队欢送晚会和驻港部队各个现场的准备情况。刘晓飞在组织着婚礼现场,和何小雨一起迎接着客人。林秋叶匆匆赶到,车里还带着方子君和她的心肝小宝贝。

        “哟!小兵兵!”何小雨扑上去抢过孩子,“让妈妈亲亲!”

        方子君笑:“那你今天就抱着吧,这孩子越来越胖,我都抱不动了!”

        小兵兵咯咯笑着,伸手去抓刘晓飞胸前的伞徽和潜水徽。刘晓飞笑着摘下来给小兵兵戴上:“儿子!现在是叔叔送你,等你长大了自己挣!”

        “长大了可不能当特种兵!”方子君苦笑。何小雨抱着小兵兵笑着亲:“对,儿子!咱长大了不当特种兵,咱当军医!咱的脑子聪明着呢,哪儿能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特种兵?”

        林秋叶苦笑:“你就看你爸爸战备值班没来就胡说吧!你爸爸当了一辈子特种兵,让他听见还不修理你?”何小雨笑:“嘿嘿!他敢!走,儿子,妈带你去找爸爸!”

        “这是谁来了!”陈勇已经是少校了,他惊喜地从人群当中站出来,冲过来抱住儿子就亲。胡子扎得儿子脸生疼,哇哇哭着用最简单的音节喊妈妈。方子君急忙跑过去抢过儿子:“我说你就不能不亲他啊?瞧你那胡子!”

        “我刮了!”陈勇嘿嘿笑着。方子君白他一眼:“刮了也能扎死牛!离我儿子远点儿!乖,兵兵不哭哦——”兵们嘿嘿乐。拿着酒壶站在一边的刚刚入选特种大队的新队员列兵小庄嘿嘿笑:“嫂子,那我们营长亲你咋办啊?”方子君哭笑不得:“哟!瞧瞧,陈勇!这就是你带的兵啊?没大没小了?”

        “看我不修理你!”陈勇一瞪眼,“今天张连长结婚我不罚你,明天早上你单独两个5公里!”

        “是!”小庄立正,一脸苦相。

        “没规矩。”陈勇嘿嘿笑,“小庄这兵不仅是城市的,参军时候还是在校的大学生,戏剧学院读导演的。自由散漫惯了,回头我收拾他!”方子君笑着说:“你?你不许对战士搞体罚啊,现在可都是文明带兵了!小庄,你们营长敢罚你,你就告诉嫂子,嫂子收拾他!”

        “是——”小庄怪声怪气高喊。方子君抱着孩子刚刚坐下,何小雨就飞跑过来抢走了:“儿子,妈带你去看电视!今儿香港回归了!”

        小庄走过来给方子君倒酒,低声道:“嫂子,您是军区总院妇产科的?”

        “啊?怎么了?”方子君看他。小庄嘿嘿笑:“小影——在你们科室吧?”

        方子君看着他:“哟哟!你人不大胆子不小啊,我们科室新来的小美人,你也胆敢惦记?那可是我们医院新一代的院花!”

        “她是我对象,高中就是。”小庄嘿嘿笑,“知道你要来,麻烦把信给我捎去。”

        方子君笑着接过信封:“成啊,现在的小兵不得了啊?写的什么,要不我先审查审查?”

        “情诗。”小庄嘿嘿笑。方子君感叹:“不得了!不得了!陈勇!”

        “到!”陈勇正在和别的干部说话,转身就起立。

        “你追我的时候,怎么不写情诗啊?”方子君故意笑着问。陈勇尴尬地笑:“我?我哪儿有那个脑子?我不是给你做了一大堆子弹工艺品吗?”兵们哄堂大笑。

        张雷在后台对着军容镜整理军容,空降兵伞徽、陆军特种兵伞徽和陆军特种兵潜水徽一一别上了。他戴上军帽,看着镜子里俊朗英气的陆军特种兵上尉。新郎的礼花别在了右胸。他长出一口气,自信地笑笑,走向化妆间。

        化妆间里,刘芳芳在对着镜子化妆。她很紧张,手都在哆嗦,旁边的女同学笑着给她描着眉毛:“你紧张什么啊?结婚而已啊!闭上眼睛,你乱眨眼要画坏了!”

        “说得轻巧!人这一辈子就这一次,我能不紧张吗?”刘芳芳深呼吸,闭上眼睛。一只黝黑粗糙、骨节分明的手无声伸来,接过女同学手里的眉笔。女同学笑笑,退后。刘芳芳闭着眼睛等着,半天没动静,觉得很奇怪。一只手勾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慢慢转过来,她的脸娇嫩如花:“快点儿啊!张雷是个急性子,别让他等!要不又得跟我发火!我去商场买个东西他都催,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他肯定着急!”

        女同学扑哧一声乐了,捂着嘴悄悄出去了,回手轻轻关上门。眉笔慢慢落在她的眉毛上,细致地描着。刘芳芳不敢说话不敢动,怕坏了妆。张雷描完,笑笑:“不错,秀色可餐。”刘芳芳吓了一跳,直接就蹦起来,尖叫一声睁开眼:“张雷?!你想吓死我啊!”

        张雷笑笑:“给美人描眉也是人生难得的乐趣,何况是自己的新婚妻子。”

        “你个流氓就没正行吧!”刘芳芳缓缓神色,穿上军装上衣去拿放在化妆台上的帽子。张雷一把抓住她的手。“干吗啊?要来不及了!”刘芳芳说。张雷捧起她的脸,俯下头欲吻。

        “别这样成不成,我刚刚化好的妆!”刘芳芳哀求着跳开,“张雷,张雷,我人都嫁给你了!你别总这样跟逮不着似的行不行?你现在好歹也是个连长了,别动不动就跟我耍流氓!”

        “过来吧你!”张雷笑着拉住她,一把拉在怀里,刘芳芳还要挣扎,张雷的嘴唇已经覆上了。刘芳芳勾住他的脖子和他接吻,吻得很热烈。张雷的手伸进了刘芳芳的军装,刘芳芳一把推开他:“绝对不行!绝对不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你长不大啊?”

        张雷笑着戴上军帽:“成,晚上收拾你。”

        “救命啊——我嫁给一个大流氓!”刘芳芳苦着脸,张雷笑着说:“你自己选的。”

        “你看看你,一嘴烟味不说,把我的妆都弄坏了!”刘芳芳赶紧对着镜子补口红。

        敲门声响起,女同学在外面喊:“我说你们俩腻歪够了没啊?外面可都等着呢!”

        “来了!来了!”刘芳芳着急地说,“你看,都是你害的!”她补上口红,在手纸上抿抿嘴唇,戴上帽子:“哎呀,你啊这个时候抽什么烟啊?走走走!”

        3

        “出发!”电台里传出先头部队指挥员的命令。吉普车、卡车和步兵战车的发动机开始轰鸣。林锐坐在吉普车里,目光炯炯有神。田小牛和士兵们站在卡车上,手上戴着白手套,左手抓着卡车护栏,右手持着步枪。在旗手车的引导下,车轮启动了。

        八一军旗高高飘扬,旗手神情严肃。转出营门,已经是一片欢呼的海洋。

        4

        官兵们欢呼着,在雷克明的《结婚进行曲》奏鸣下,对新人鼓掌。张雷和刘芳芳挽着胳膊走过红色地毯。雷克明挥舞着指挥棒:“你们按照事先排好的来!”他把指挥棒放下,走上礼堂舞台中央。官兵们都站起来,敲锣打鼓,气球和彩屑、彩带乱飞。刘芳芳羞涩地低下头,张雷自信地笑着看着大家。方子君笑着对张雷举起酒杯,张雷点点头,报之以真诚的微笑。

        雷克明穿着燕尾服组织婚礼,他伸出双手示意大家安静。背景大屏幕上的驻港部队先头部队正在开进,两旁的群众都在欢呼。雷克明高声说:“今天是个双喜临门的大好日子!香港,在今天0点将正式回归祖国的怀抱!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将进驻香港,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接管香港防务!”交响乐队奏响《解放军进行曲》的前奏。官兵们欢呼。

        “我们狼牙特种大队的特战二连连长张雷上尉和医务所的刘芳芳中尉,也在今天这个历史的时刻喜结连理!”交响乐队奏响《婚礼进行曲》的前奏。官兵们热烈欢呼。

        “这是我们狼牙特种大队的一件大事!”雷克明笑着说,“为什么说是大事呢?有的同志说了,我们每年都有年轻干部结婚啊?——我说是大事,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特种兵!这是我们大队的第一对夫妻特种兵!”交响乐队奏响《特种兵之歌》,雄壮欢快的节奏响彻大厅。官兵们对着舞台上的新人抛出无数彩屑、彩带,气球也飞上天花板。

        “同志们——”雷克明举起一个酒杯,里面当然是饮料,“让我们高举手中杯,为了我们大队的第一对夫妻特种兵——干杯!”哗啦啦,一片碰杯的声音。

        5

        “干杯!”廖文枫举着手里的酒杯和晓敏碰杯。穿着睡衣的晓敏偎依在廖文枫的怀里,笑着喝酒。电视上在放着驻港部队先头部队开进,万人欢送的盛况。

        “我发现你真的好爱国啊!”晓敏笑着说。廖文枫一边喝酒一边笑着说:“我也是中国人。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历史时刻,我们的殖民地收回来了!自从1927年1月4日国民革命军进驻汉口英租界,收回国民政府对汉口英租界的管辖权,已经整整70了年啊!中国军人将再次踏上被外国殖民者强占的国土,恢复行使主权!”

        “你最近开朗了很多。”晓敏看着他笑,“我好像最近才发现真正的你一样。”

        “因为,”廖文枫喝完杯中的酒,目光坚毅,“我现在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

        电视上,驻港部队已经接近皇岗口岸。

        6

        a军区司令部作战值班室。大屏幕上在放着盛况,电报和电传飞驰,高级军官和参谋们忙成一团。刘勇军穿着常服站在大屏幕前,何志军等一干高级军官站在他身边。

        车队正在接近皇岗口岸。

        香港的一处僻静的别墅。冯云山站在临时指挥部的大屏幕前面,看着各个方面传来的情报:“通知各个单位,一定要保证香港回归仪式的安全!做到万无一失,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是要掉脑袋的!”“是!”精干的侦察员回答。冯云山目光转向大屏幕。

        车轮越来越靠近皇岗口岸的白线。第一辆高举八一军旗的旗手车的轮胎轧过皇岗口岸的白线。八一军旗开始飘舞在香港上空。

        特种大队的礼堂几乎要被欢呼声掀了盖子。雷克明高举指挥棒一挥,交响乐队开始演奏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全体在场军人起立,扯着嗓子高唱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张雷和刘芳芳手挽手高唱军歌;张副军长起立高唱军歌;何小雨和刘晓飞高唱军歌;陈勇抱着儿子,方子君站在他的身边高唱军歌。雷克明挥舞着指挥棒陶醉在军歌当中,激情四射,头发也甩来甩去。激动和自豪的泪水,都从这些军人的脸上滑落。

        a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室。将校们没有欢呼,在仔细看着传达上级命令的各个电子屏幕和作战地图。刘勇军对着大屏幕高声命令:“不到香港回归完成,军队不能放松警惕!”

        车队开进属于香港的土地上。林锐对着窗外的群众轻轻挥手,警惕的眼神却从不曾放松过。

        7

        香港。身着盛装的徐睫耳朵上塞着耳麦,站在人群中注视着开过的车队。看着战士们路过,她轻轻挥手,脸上有甜甜的笑意。她不可能看见林锐,也不可能知道林锐就在她面前经过的车队的吉普车里。但是她知道,林锐就在驻港部队。

        时针指向1997年6月30日23时50分整。

        香港威尔斯亲王军营。无数电视记者和摄影记者在警戒线外举着自己的家伙,准备记录这个历史的时刻——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驻港英军香港防务事务仪式。

        英军卫队已经在那里站岗。门口有两名英军哨兵,卫队由20人组成。除了卫队长和副卫队长,海、陆、空卫兵各6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卫队已经在门外集合完毕,卫队长和副卫队长以及18名卫兵和两名哨兵都整装待发。

        全世界都在等待这个历史的时刻。

        23时52分,英军卫队长下达口令。英军卫队扛着步枪齐步走向预定交接位置,典型的英式步伐踏在这块即将失去的殖民地上。

        23时53分,英军卫队到达预定交接位置,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卫队站好。

        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看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卫队。年轻的卫队长高声下达口令:“全体都有——齐步——走!”在他的带领下,穿着黑色马靴、肩扛56半自动礼仪步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卫队齐步走向预定交接位置——中国军队的脚步踏上威尔斯亲王军营。

        “敬礼——”英军卫队长高喊。哗——英军卫队行持枪礼。

        全世界的眼睛都在注视。

        8

        “林锐!是林锐!”特种大队的大礼堂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屏幕上的林锐齐步走着。张雷、刘晓飞都张大嘴惊喜地注视着屏幕上的林锐。

        “我说他怎么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注意看防务交接仪式呢!”刘芳芳睁大已经被泪水迷蒙双眼,不肯错过每一个镜头,“这个家伙跟我们藏一手啊!”

        a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部。何志军张大嘴惊喜地说:“这个小子,这个小子——谁知道他以前在我手底下养过猪啊?!”将校们哄堂大笑。

        香港街头,正在人群中看大屏幕的徐睫,睁大眼睛看着林锐。徐睫流着自豪的泪花:“你太棒了……”——林锐昂首挺胸,挟着中国军队的威风大步走着。

        “怎么了?”跟她在一起的中年男人问。

        “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徐睫幸福地哭了,“我为他自豪!”

        9

        23时55分。中国人民解放军卫队到达预定接受位置,面向英军卫队站好。林锐等人面色严肃,注视着对面的英军卫队长埃利斯中校。

        “礼毕——”埃利斯中校高喊,英军手中的步枪齐刷刷放下。

        林锐上尉看着面前的英军中校,脸上没有笑容。中国军人,已经等待了100多年。

        特种大队的礼堂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大屏幕。

        a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室鸦雀无声,将校们肃立在大屏幕前,等待那个神圣的时刻。

        中国陆军上尉林锐注视着面前的英军中校,无声肃立。他也许想起来什么,想起特种大队的新兵连,想起农场的老薛,想起牺牲的田大牛、乌云这些战友,想起那些在火红的军旗下宣誓的誓言,想起爱尔纳?突击的日日夜夜,想起和自己吻别的徐睫,想起在内蒙古大草原的乌云母亲……在这短暂的瞬间,他可能想起很多很多。也可能什么都没想,只是在这么等待着。

        陆军上士田小牛穿着中国陆军97常服,手持56半自动礼仪步枪肃立在陆军卫队当中。他也许想起来什么,或者什么都没想。也是在这么等待着。

        1997年6月30日23时58分。

        中国卫队长抬起后脚跟。

        英国陆军中校埃利斯抬起后脚跟。

        中国卫队长的马靴踏在香港的大地上掷地有声——这是中国军人在香港踢出的正步,这是中国军队在香港踏出的回响——敲响世界的中国正步。

        特种大队的礼堂里鸦雀无声。音箱里传出的,只有这中国正步声。官兵们肃立,聆听着这中国正步。

        遥远的山西农村,退役特种兵薛喜财穿着崭新的没有领花军衔的陆军士兵常服,站着笔直的军姿,注视着窑洞里黑白电视的屏幕。泪水从他脸上无声滑落。

        a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室。刘勇军肃立在大屏幕前,音箱传出的也是这中国正步。何志军站在他的身边,眼中涌出无限的自豪和骄傲。

        星级酒店大堂。衣着淡雅的谭敏站着,看着大屏幕上的林锐流下了眼泪。岳龙穿着西服站在她身后,脸上是真诚的笑容:“这个家伙,当兵果然当出名堂了!”

        香港街头。站在人群当中的徐睫流着眼泪,看着卫队中的林锐。

        中国卫队长踢出最后一步正步,立正。

        时针走向23时58分20秒。

        英军中校埃利斯举起右手向中国卫队长敬礼。中国卫队长在他敬礼以后举手还礼。

        英军中校慢慢放下手。中国卫队长慢慢放下手。

        埃利斯中校的喉结嗫嚅着,似乎不愿意说出那句话。中国卫队长毫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内蒙古敬老院。俱乐部里,彩电的屏幕上闪过林锐的脸,乌云的母亲虽然看不清楚,却在无声地擦着眼泪。俱乐部也无声。

        10

        23时58分50秒。

        英军埃利斯中校终于张开嘴高喊:“卫队长先生,威尔斯亲王军营现在准备完毕,请你接收……”中国卫队长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埃利斯中校的声音变得嘶哑:“……祝你和你的同事们好运,顺利上岗。卫队长先生,请允许威尔斯亲王军营卫队下岗。”

        中国卫队长冷冷地看着他,张开嘴喊出中国军人压抑了100多年的声音:“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特种大队的礼堂中一片欢呼,数百军帽同时飞上天空。官兵们哭着、笑着、跳着,互相拥抱着,雷克明挥起指挥棒,交响乐队奏响了《我的祖国》。

        “这是我最好的结婚礼物!”刘芳芳哭着抱住了张雷,吻着他的嘴唇。

        何小雨扑在刘晓飞怀里失声痛哭,刘晓飞也是眼含热泪:“我们中国军队接管香港了!”

        陈勇把哇哇哭的孩子举上天空:“兵兵!爸爸的血没有白流——”方子君扑在陈勇肩膀上哭着,陈勇伸出胳膊抱住她和孩子。

        香港街头。民众在大屏幕前一片欢呼,无数小国旗和区旗挥舞着。徐睫在人群的欢呼中痛哭着:“林锐——我爱你——”屏幕上的林锐没有表情,还在完成着接管仪式。

        a军区司令部作战指挥室。刘勇军中将脸上流下了眼泪,何志军脸上也有眼泪。

        山西窑洞,薛喜财已经是痛哭失声:“林锐,林锐,你是好样的!你是真正的军人……”

        内蒙古敬老院。乌云母亲哭着念叨着,抱着林锐留下的在爱尔纳?突击时候的照片,抚摩着林锐的脸。

        11

        在林锐等中国人民解放军卫队的注视下,英军卫队撤出威尔斯亲王军营。门口的英军哨兵跟着离去,中国哨兵上岗。中国卫队长高喊:“礼毕——”

        唰——中国卫队手中的56半自动礼仪步枪放下。

        23时59分57秒。

        中国卫队长高声命令:“半面向右——转!”

        中国卫队半面向右转,面向旗杆方向肃立。

        中国卫队长高喊:“敬礼——”

        唰——林锐的右手贴在了帽檐上。

        中国卫队行持枪礼。

        1997年7月1日0时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在香港威尔斯亲王军营响起。五星红旗在林锐面前冉冉升起,林锐的右手在行着最标准的中国军礼。

        12

        a军区作战指挥部。刘勇军和何志军等高级军官向屏幕上升起的国旗敬礼。

        特种大队礼堂。音箱传出的国歌声中,全体军人庄严敬礼。

        林锐肃立在国旗下面,注视着国旗升上香港的天空。中国卫队长高喊:“礼毕——”

        卫队唰地放下手中的步枪。与此同时,香港的14个原英军兵营全部升起了五星红旗——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接管香港防务事务仪式顺利完成。

        1997年7月1日06点整。

        “开进!”驻港部队司令员下达庄严的驻港命令。以光荣的“大渡河连”为前导的步兵旅车队高举香港民众赠送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牌匾在文锦渡口岸通关踏上香港大地。6架迷彩色的直-9武装直升机编队掠过深圳河,出现在维多利亚海湾上空。10艘海军舰艇从深圳妈湾港码头出发,在海面劈开漂亮的浪花。香港海域停泊和路过的船舶争相向驻港部队海军编队鸣笛致敬,信号兵用灯光打出“香港,你好”的国际信号——舰艇驾驶舱,年轻英俊的中国海军军官在海图上抹去了“香港”下面的“英占”二字。

        守卫在威尔斯亲王军营高高飘扬的国旗下的中国陆军上尉林锐,对着朝霞抬起自己年轻的脸,武装直升机编队正从他的眼前掠过。他目送武装直升机编队离去,面对门口争相拍照的记者和民众露出了自豪的微笑。

        1997年7月1日8时45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各梯队依次进入香港威尔斯亲王军营、赤柱军营、山顶白加道三军司令官邸、金钟皇后军营、半山般威军人宿舍、柯土甸道枪会山军营、九龙塘奥士本军营、歌和老街高级军官官邸、昂船洲岛海军基地、元朗稼轩庐军营和潭尾军营、粉岭新围军营和大岭练靶场、大山奥山大奥海军观察站等14个军营——中国人民解放军对香港的和平进驻,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13

        1997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48周年的国庆节,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第一个军营开放日。

        香港赤柱军营大操场,杀声震天。手持打开枪刺的56半自动步枪的林锐上尉带着200名步兵战士在进行刺杀操表演,身手敏捷的战士们动作整齐划一,雪亮的枪刺在空中,忽而突刺忽而挑刺,灵活的脚步踏着统一的节奏,甚至连口号也是一个声音:“杀——杀——杀——”观礼台上掌声阵阵,前来参观的100多个香港社团的5000多名代表对解放军战士的精湛武艺和刚硬作风报以一片惊呼。站在人群中的徐睫骄傲地看着在领队位置的林锐,激动地鼓掌。

        武器展示。身着迷彩服的林锐头戴凯芙拉头盔,穿着军靴肃立在武器旁边。热情的香港居民在田小牛的粤语介绍下体验着国产轻武器,林锐带着微笑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captain。”——林锐转过脸去,眼睛睁大了。徐睫摘下自己的墨镜,微笑着看着他。林锐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惊喜,嘴张开却说:“canihelpyou?”

        徐睫甜甜地笑着用英语说:“上尉,你是一个英俊的战士。你的女朋友会为你感到自豪,她肯定非常幸福。”林锐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谢谢,小姐。你也非常漂亮,你的男朋友会为你感到骄傲。”

        那边,那个跟随徐睫的中年男人找到驻港部队首长,低声说了几句。首长点点头,挥手:“林锐!”林锐看了徐睫一眼,笑笑跑步过去敬礼:“到!”

        “你,跟这位先生去一下,见个客人。半个小时,不要离开军营,不要遇到记者。”首长说。林锐觉得很奇怪,看着这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

        “执行命令。”首长说道。“是!”林锐举手敬礼,转身跟着这个中年男人走了。

        赤柱军营僻静的后山树林。中年男人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林锐跟在后面,满脑子都是情况。中年男人站住了,指着前面的树林:“有人在那里等你,我在外面给你看表。”林锐纳闷儿地看着他走出树林站在路边,自己往里走去。他倒是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这也太奇怪了,这明明是军营啊!转过一棵大树,林锐还是没有看见人。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天亮还有一会儿呢。那刺进你惊恐的耳膜中的,不是云雀,是夜莺的声音;它每天晚上在那边石榴树上歌唱。相信我,爱人,那是夜莺的歌声。”徐睫的声音从他的身后飘出来,是英文的《罗密欧和朱丽叶》。林锐站住了,慢慢回过头:“那是报晓的云雀,不是夜莺。瞧,爱人,不作美的晨曦已经在东天的云朵上镶起了金线,夜晚的星光已经烧烬,愉快的白昼蹑足踏上了迷雾的山巅。我必须到别处去找寻生路,或者留在这儿束手等死……”

        徐睫长发披肩,白皙的脸上带着泪水慢慢走过来:“那光明不是晨曦,我知道;那是从太阳中吐射出来的流星,要在今夜替你拿着火炬,照亮你到曼多亚去。所以你不必急着要去,再耽搁一会儿吧……”林锐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拽到了面前:“让我被他们捉住,让我被他们处死;只要是你的意思,我就毫无怨恨……”

        徐睫的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她的嘴唇一下子覆盖在了林锐的嘴唇上。林锐紧紧抱住她娇嫩柔弱的身躯,吻着她。徐睫的眼泪流到他的嘴里,林锐贪婪地吮吸着。

        “我想你……”徐睫幽幽地说。林锐抚摩着她的脸、她的泪水:“我也想你。”

        “你真的很棒……”徐睫看着他的眼睛自豪地说。

        “在你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养猪的林锐。”林锐说。

        徐睫笑了,吻着林锐的脖子:“你也是只长不大的小猪……”

        “你怎么到香港来了?”林锐问。徐睫说:“做生意,赶上这种庆典我当然要来。”

        林锐奇怪地看着她:“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跟我们部队领导说上话的?这好像不是一般商人可以做到的?”徐睫笑着点点他的鼻子:“那我就不是一般的商人。”

        林锐还是没有打消心里的疑惑:“徐睫,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经商的啊,怎么了?”徐睫笑。

        “如果你的家族有这么大的能力,我不会找不到与你有关的资料。”林锐说,“找我没那么容易,能在中国军队各个部队都有这种本事的商人家族,我相信屈指可数。”

        “你?调查我了?”徐睫有点儿紧张。林锐苦笑:“我也得有那个能力啊!我就是在报纸上翻了翻,在咱们国家知名的商人家族中有没有你和你父亲的名字。所以我觉得奇怪,不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徐睫笑笑:“有一种商人是闷头发财的,我和我父亲都不喜欢张扬。我们是和国家合作做生意的,和军方对外贸易部门也有密切合作,所以在军队有一些关系吧。这个很奇怪吗?”

        “卖军火?!”林锐睁大眼睛。徐睫拍拍他的脸,怜爱地笑着:“别胡说了!不是的!我们是正当生意,以后会告诉你的。怎么,现在就开始惦记我们家的生意了?”

        “什么话!”林锐急了,“我还想你跟我结婚以后彻底离开你现在的生意,去山沟家属院给我做随军家属呢!我可不想脱军装,你就准备老老实实地给我做随军家属吧!”

        徐睫看着他的眼睛,幽幽地说:“我的爱人,我也想给你做随军家属啊……在山沟的军营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快乐……”

        林锐嘿嘿笑着:“我的大哥和二哥都结婚了,我们也结婚吧!”

        徐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婚吧!”林锐上前一步抱住她,“嫁给我,跟我回我们的山沟!在特种大队家属院做个随军家属,我带战士们训练、演习、出任务,你可以教战士们英语啊!附近的城市就有学校,大队长可以安排你去学校教学,你的外语水平这么高,他们学校一定求之不得呢!——我们永远不分开!”徐睫退后一步:“你在向我求婚?”

        “对啊!”林锐说,“我已经等了好久了啊!”

        “我们才见过几面啊?”徐睫苦笑,“你了解我吗?”

        “就因为见不着你,我才受不了!”林锐看着徐睫的眼睛,“你知道不知道,我想你都要爆炸了?甚至在想你的时候,我都无法呼吸!你知道这种滋味吗?”

        “我知道!”徐睫的眼泪流了下来,“因为我也是这样想你的!”

        “那你为什么不肯嫁给我?”林锐苦苦追问。徐睫哭着说:“林锐,我想嫁给你!我太想嫁给你了!我太想跟着你去那个单纯快乐的山沟做个随军家属了!我太想每天等你回家吃饭,你不能回来,我就把饭菜为你送到你的连部!甚至为你送到训练场,我都愿意!我愿意让战士们叫我嫂子,我喜欢他们这样叫我!我真的做得一手好菜,我从小就会做家务,我会把家布置得漂漂亮亮的!你相信我,我会的!我会衣着简单,我喜欢粗茶淡饭,我喜欢给你做随军家属!我做梦都想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我会是贤妻良母的!你相信我!”

        “那我们结婚吧,我下个月就回特种大队了!我给大队长写报告,我们结婚!”林锐眼睛亮起来,徐睫哭着推开林锐:“我不能和你结婚!”

        “为什么?”林锐惊讶地看着她。徐睫哭着摇头:“我不能,我不能和你结婚!”

        林锐眼中的火焰熄灭了:“你还是嫌弃我穷……”徐睫哭着说:“不是的!”

        “你还是瞧不起我们那个山沟,瞧不起我们那个普通的部队大院……”林锐眼中出现泪花,“你舍不得这花花世界,你舍不得……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的差距太大了,你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我是解放军的战士。我知道,你舍不得……”

        “不是的!”徐睫哭着喊道。林锐闭上眼睛:“不用再说了。”

        “我爱你——”徐睫扑上来抱住林锐,“我爱你,但我不能和你结婚!就因为爱你,我才不能和你结婚!我不想让你等我!这太苦了,林锐!我不能让你吃这样的苦——”

        “死都不怕,苦算什么?!”林锐怒吼。

        “我真的不能和你结婚……”徐睫哭着松开他,“你忘了我吧,去找一个好女孩儿……找一个可以给你做随军家属的女孩儿,让她好好照顾你……你忘了我吧……”

        林锐惊讶地看着她一步一步后退:“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忘了我!”徐睫哭喊。林锐摇着头:“这不可能。这不是你!”

        “这是我!”徐睫哭着说,“这就是我!是我说的,你忘了我!”

        林锐刚刚要说话,那边那个中年男人背对着他们在树林外举起手表:“时间到了。”

        林锐稳定住自己,整理自己的军容:“我不相信这是你说的,你徐睫不是这样的人!我会等你来找我,一直等下去!”他深呼吸,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大步走出树林,在小路上转成标准的跑步走。军靴声渐渐远去了。徐睫哭着蹲下了:“林锐,我真的好爱你……”

        那个中年男人慢慢走进树林,掏出手绢递给徐睫。徐睫接过手绢擦着眼泪,站起来平静着自己。中年男人同情地看着她:“我们该走了。”徐睫点点头,深呼吸一下,戴上了墨镜,但眼泪还是从墨镜下流了出来。中年男人同情地说:“你可以嫁给他的。”

        “不。”徐睫摇着头,声音颤抖着,“我不想他吃苦,我爱他。”

        14

        特种大队大院。收操的战士们扛着95步枪,满身泥土高唱着军歌。张雷和刘晓飞带着自己的连队在相邻的各自连队食堂站好,互相比着拉歌。一连的副连长代理了连长,但是他的声势明显不行,一连战士虽然努力,但始终比不过二连和三连。

        “林锐不回来,这个一连是不行啊!”张雷苦笑。刘晓飞站在他身边:“有个性的主官是可遇不可求的,连队的个性就是连长的个性。算算日子,林锐该回来了吧?”

        “差不多就这几天了。”张雷说。突然,二连、三连的歌声也弱下来了,两个连长纳闷儿地看着自己的连队。战士们嘴里虽然唱着歌,但是章法已经乱了,头都歪向一侧。两个连长顺着战士们的视线看去,看见了一个穿着崭新97夏常服的陆军上尉。右臂是驻港部队的紫荆花臂章,提着一个迷彩手提包,背上背着背囊。帽檐上的帽花衬托着军徽,帽檐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黝黑的脸上带着狡猾的笑意。胸前的名牌上写着“林锐”。

        “林锐!”张雷和刘晓飞几乎同时跳起来,冲过去抱住了他。

        林锐笑着看他们:“谁啊?趁我不在欺负我们一连?”

        “连长回来了!”特战一连的战士们嗷嗷叫。

        “你小子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让我们去接你啊?!”张雷笑着看着他,“牛大发了啊!这新军装穿你身上怎么那么不合适,赶紧脱了送我!”

        “都给你们俩带来了。”林锐笑着提起手提袋,“两套军官夏常,送你们的。名牌没有啊!”

        “够哥们儿啊!”刘晓飞抱住他的肩膀,“看在你给我们俩老大哥带新式军装的份儿上,我们就不欺负一连了啊!是不是啊,三连的同志们?”“是——”三连嘿嘿笑。

        “好你小子啊!”林锐笑着说,“我还没喝口水就跟我叫板了啊?”

        “水好喝气难咽啊!”张雷笑着说,“是不是啊,二连的同志们?”“是——”二连也阴阳怪气。

        “行啊你们俩!”林锐嘿嘿笑着,突然脸上变颜色了,“一连的全体都有了——立正!”唰——一连战士们立正,两眼放光。“文书,过来拿着我的东西!”林锐将东西交给文书,“送到连部!”文书跑步走了。林锐整整军帽,大步走到特战一连队列跟前:“你们是什么?!”

        “狼牙!”一连战士们怒吼。林锐怒吼:“我听不见——你们是什么?!”

        “狼牙!”果然地动山摇。林锐高声问:“你们的名字谁给的?!”

        “敌人!”一连战士们声音雄壮。林锐又问:“敌人为什么叫你们狼牙?!”

        “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一连的吼声震得地都发颤。“死都不怕,你们还怕唱歌?!”林锐指着他们的鼻子问,“副连长出来指挥——我起头——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预备——唱!”一连的歌声地动山摇。

        “这就练上了啊?”张雷笑着解开腰带抓在手里,“二连的看见没有?!一连跟咱们叫板了!副连长出列,唱歌!唱不过一连就都别给我吃午饭!”二连也开始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三连全体都有——”刘晓飞站到队列前面,“一连、二连又在互相叫嚣,他们傻不傻?!”“傻——”三连战士们嘿嘿笑。“我们能不能和他们一样傻?!”刘晓飞笑着问。“不能——”战士们笑。“对,我们不能跟他们一样傻!”刘晓飞一挥手,“进去吃饭!”三连的战士们嗷嗷叫着按照队列进去吃饭了。张雷和林锐看着一脸坏笑的刘晓飞都哭笑不得。

        “我们连不参与这种无意义的竞争,有本事下午训练场见!”刘晓飞抱拳作揖,“对不住了,我饿了,吃饭去了!”

        “操!这小子!成心让我们俩好看!”林锐笑着说,张雷递给他一根烟:“还比不比?”

        “比啥啊?唱完带进去吃饭。”林锐苦笑。张雷问:“小牛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换防以前买了一大堆东西,那不?”林锐扬扬下巴,“说要带给他妈和村里的老民兵!”——穿着97士兵夏常服的田小牛满头大汗,大包小包背着扛着,后面还跟俩新兵帮他提着东西。田小牛满脸笑容:“连长,你咋也不等我啊?张连长,我田小牛代表祖国、代表解放军接管香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