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说不清楚就糟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说不清楚就糟了

        姜常喜眨眨眼,就不明白了,说的好好地,这人怎么就能往这个方向发展。

        可这事不说清楚了,影响夫妻感情的。

        姜大忽悠上线:“我只是想要咱们家的小郎君,小娘子好好的过童年。长大了,为自己寻一门中意的亲事,能够选择,谁愿意去赌一个小孩的未来发展,咱们家孩子你也该是如我这般心疼的吧。”

        周澜耿耿于怀,这些年,难道媳妇就是在赌他的人品同未来吗?该相信他才对。

        跟着:“咱们自然是怎么都好的,可你要知道,如咱们这般天作之合的太少了。得多么的幸运,这样的好事还能落在咱们家孩子的头上,对不对?所以孩子的亲事,咱们还是瞪大眼睛挑把稳的来。”

        说的这个语重心长呀。不过周澜当真是点头了:“也对。”

        非常满意的认为,媳妇说得对,他们这样的天作之合,确实不容故意。得多幸运,这种事情一连落在自己啊人头上呀?

        看着姜常喜的眼神都情意绵绵的。

        你看大忽悠轻松化解矛盾。

        姜常喜能说什么呀,你愿意这么想,别人也拦不住呀。

        然后人家周澜的明白劲儿就上来了:“说起来,若是换成我家的小娘子,我也是不理解,什么样的友情可以这样相托。不看到小郎君如何,我都不放心嫁闺女的。”

        姜常喜不能说自家爹不好,可周澜只要不这样嫁他们家的闺女就好:“对,咱们要做靠谱的爹娘。”

        周澜心说,回头我要多孝顺老丈人,明显夫人对于老丈人嫁闺女的态度不是多赞同。

        夜里歇下的时候,周澜失眠了,在想姜常喜的话,固然是对老丈人定娃娃亲的不满意,难道就没有对自己的不满意吗,所以媳妇对这门亲事到底怎么想到。

        姜常喜对自己挺好的,可想到她不太中意自己这门亲事的时候,周澜那是有一些意难平的。

        嘴角都绷直了,越想越睡不着觉的那种。

        都是定了娃娃亲的,他小时候为什么没有觉得如何,还挺盼着看到自己媳妇的。

        想到这里更加的不愉快了,谁说的夫妻同心呀,谁说的愿君心似我心呀,诗词中描写的东西,果然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

        难怪自家媳妇都说,少看些诗词,要务实呢。

        周澜都不知道为何想着,想着,变成了自家媳妇是对的了。

        第二日一早,周澜只记得自己同媳妇是天作之合了。一觉过去烦恼都忘记了。

        先生还没起身的时候,姜常喜同周澜小夫妻就相携去族亲那边还礼。

        说真的这年头,就没有周大奶奶做事情这么周到的,送出去那么点东西,人家还还礼,都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就是那些没有走动的人家,后悔死了,你说说,怎么就吝啬几个鸡蛋呢,能换回来这么多糙米细粮呢。

        别说那些点心了,听说是县城里面都买不来的好东西。

        族老那边看到这般厚重的回礼,心里挺高兴地,早就知道二郎夫妻,不差族人这点东西,走的是情分。

        而且看着这些回礼,就知道二郎夫妻走心了,把族人的情况放在了心里。

        还是说道:“怎么还做了点心,这可如何使得。”点心费糖,这年头糖贵的很。

        周澜:“您别担心,都是自家庄子上做出来的点心,没有花什么银子的。”

        老族长:“知道你们礼数周全,也不知道平日里你们那样的人家是如何往来的,可咱们族人这边实在不必如此破费,你们夫妻才刚开始过日子,万事都难,也该精打细算一些,好歹能攒下一些银两。”

        周澜同姜常喜一起起身对着族老行礼:“多谢叔公提点。”

        好歹他们是知道的。族长看到如此也是叹口气,年轻人,身边没有长辈,看着怪可怜的:“多听听你们先生的话。”

        周澜:“叔公放心。”

        然后说说去府城读书的事情,族老:“就知道这地方留不住你们,早晚要走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二郎竟然如此出息,莫要骄傲,好好读书。遇到了难处往回捎个信,族里虽然不富裕,可人多,总能想到办法的。”

        周澜:“多谢叔公,周澜不敢忘记。”

        这一刻周澜感受到了族人善意,回护。

        听闻他们要去保定府,好几个族里的嫂子,把自家晒的菜干送过来:“不是好东西,不用你们回礼,回头冬日里,你们吃个新鲜就好。”

        这几位嫂子平日没少帮着姜常喜,姜常喜:“嫂子们若是去了保定府,定要来家里。”

        竟然有几分舍不得呢。这年头男人出远门的都少,何况是女人了。弄不好那就是见不到面了,也难怪几位嫂子很是舍不得,眼眶都红了。

        两个人告辞回到庄子上,先生同常乐都已经在饭堂准备着了。

        坐在一起吃过饭,大吉那边已经收拾好了马车,随时准备出发。

        老管家要同他们一起去保定府的,老账房却是留下了。

        老账房说了:“庄子上的事情多,让年轻人做,总是不放心,小人留在这边看着一些,大贵姑娘往来庄子与保定府之间,也能方便一点。”

        姜常喜:“您考虑的周到,只是怕委屈了您。”

        老账房心说,就我这点水平,还没有人家大吉姑娘一半顶用呢。

        留在这里好歹能帮着大爷大奶奶做点事情,若是跟着大爷大奶奶一块去保定府,自己跟在大吉姑娘身后能做什么?

        这么大的年纪给一个小姑娘打下手,自己脸面也不好看,所以人家老账房是愿意留下来的。

        其他的庄子上,都已经有了管事,就这个庄子没有管事的只有庄头,姜常喜见老账房执意如此,索性把管事的头衔给了老账房。

        老账房确实愿意留下来的,可就一样比较发愁了:“小人管账还要做管事,这个怕是不太好。”

        姜常喜就笑了,老账房竟然还挺有想法:“有什么不好,您只管放开手脚实为。”

        这是什么样的信任呀,让老管事激动的拉着周管家不舍得放手。

        然后主子们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