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84章 尘埃落定,剑荡南疆!

第84章 尘埃落定,剑荡南疆!

        第84章    尘埃落定,剑荡南疆!

        荒皇路万古胡子拉碴,脸上有着巨大的疤痕,皱眉道:“你刚才说的那话到底什么意思?我收到什么消息?那个陆羽难道说是我的儿子?”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你陆万古陆疯子,竟然疯到了这个地步,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认吗?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吗?

        不过说实话,不愧是你陆疯子的血脉,我都没有想到你儿子会这么变态,比起你陆疯子来,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嘿嘿。”

        陆万古闻言畅快的大笑道:“哈哈,好小子!”

        转而又戛然而止苦闷道:“不对啊!我儿子活不过18岁,别逗我了。当初把他送到大丰,也只不过是想着让他能够安全、平静的过完最后的8年,更不可能接触武道。

        对了,今年应该是有20了吧!”

        丰皇色变怒喝一声道:“陆万古,老子有时候真特娘的羡慕你!凭什么什么妖孽变态都是你们大荒的。世人都说你是一个让异族闻风丧胆的疯子凶人,如今看来,却没想到你是一个懦夫孬种!”

        “难道真的是我儿子?奥,对了,今年应该是19岁吧!我记错了一年。”

        陆万古猛然间坐在一块大石上,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苦涩,看着丰皇,他甚至流露出些许愧疚。

        “陆万古,我是真的服了你,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两年不再管陆羽的死活,陆羽他应该对你有一些恨意。算了,这些是你的家事,我不想管。”

        陆万古站了起来,转身向远处走去,笑道:“就让那小子来找我报仇吧!前两年,我到底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我如果派人去照顾他或者带他回大荒,那是在害他。

        即便是如今,情况也没有好太多。战天盟、圣族十二联盟、天魔教、天灭裁决圣庭。江丰,你知道吗,我不希望他来,就算让他恨我一辈子,可我当初已经把他送到大丰了。是你没有遵守承诺。

        就算我也没有想到他还能活到现在,你也应该退守住大丰,给我们留一些香火。”

        丰皇紧走几步跟上,激动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不是你陆万古一个人的战斗,也不是你陆家一国的抗争!

        现在的形势你还看不到吗?我难道继续在大丰苟延残喘、装作七品境仰人鼻息?让他们以为我没有威胁,这样苟着?有意思吗?

        世人都说荒皇一声纵横无敌于天下,而我丰皇却是苟且小人,我认了!这么多年,我没有说过什么,但是现在两江和南疆都没了。就算现在重新发展人口,那又需要多少年?

        人家打到家门口,我却要故意装着看不见!我不想这样了!这启元大陆,终究是我们人族的大陆,他们想让我们人族亡族灭种,难道我江丰就没有血性?”

        陆万古停住了脚步,转身抓住丰皇的肩膀,眼中含着泪光道:“唉,罢了。江兄,这样一来,那我们说不得就真的要拼命了,成或者不成!能留给后人的,我只希望尽力而为!”

        “哈哈,陆兄,难道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明白过来吗?我们的时代,终将会成为历史。世界应该是他们的!本就应该是他们的!就算我们再强,能够拿命换来美好的世界,山河无恙,可万古否?

        所以,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要捧着完整的山河送给他们,而是为他们争取时间!让他们羽翼变得丰满的时间。”

        南州城。

        城墙的废墟残垣上站着一群官员,纷纷疑惑的看向远方,在地平线的尽头,缓缓出现一个身影,那个人影有些模糊,甚至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形状!

        “大胆狂徒,南州城的城墙是不是你破坏的?”

        在丁顺昌身旁,一名身穿蟒袍官服的白胡子老者爆喝道。

        从蟒袍的花纹上看,最少竟然也是个宰相!

        那人没有回答,依旧一步步向前走着,就仿佛是没有人值得他停下脚步一般。

        “兀那人,我们大人在和你说话呢,你特娘的聋了吗……呜呜,救……”

        蓦的,在丁顺昌右边那个七品境的中年人直接挣扎着,还没顾得上喊救命,直接脑袋一歪。

        死了?

        丁顺昌慌了。

        指头大的汗珠,从脸颊滴落。

        缓缓转头,他甚至不敢看那个人。

        那人仿佛在空间中走着,又似乎一眨眼几个闪烁,无视空间距离!

        近了!

        目眦欲裂。

        那手中竟然提着一个人头!

        “皇上,那好像是青眼大人的头!”

        丁顺昌连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看到那颗头直直的向自己头顶扔来!

        “陈叔!我带你来看小胡!”

        但此时,在陆羽怀中,陈同满是血污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却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安详。

        “你就是陆羽?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战天盟排名54的旗主,武刑大人,还有排名更靠前的屠良大人,他们一定会杀了你!”

        丁顺昌浑身颤抖着,脸皮狂抽的哆嗦道。

        但是他却发现,此时陆羽的眼神并没有放在他身上,而是看向他身后的空中。

        那里……

        几十米高的巨大石制十字架上,胡进远如同一个血人,双手双脚还有眉心,各有一个钉子,深深的钉着!

        “啊!”

        陆羽状若疯狂,下一刻出现在空中,在强大的精神力下,五枚手指粗的钉子被无形的力量生生拔出,融化。

        “哼,你要做什么?来人,此人要劫人!”

        丁顺昌身边那个8品的白胡子老者看到这一幕,习惯般的大喝道。

        讨好的看向丁顺昌,而丁顺昌此时却像是看白痴一般看着他,冷冽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丁大人,您为何这么看我。对了,那蓝大人到哪里去了?”

        “白痴,还用问吗?已经跑了。”

        “跑了?”

        丁顺昌没有回答他,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一把抓住老者向陆羽扔去。

        陆羽此时已经发狂了,他8品境的实力,却发现在陆羽面前没有一丝反抗的念头,那就说明对方实力极强。

        “啊!”

        一声惨呼,老者身体如同一个破布口袋砸进地面深处,含冤而死,死的时候都不明白那丁顺昌为什么要逃。

        这么快!

        丁顺昌化作一条紫色光线。

        但是下一秒。

        “吼!”

        他惊骇的看着前方的陆羽,陆羽怀中抱着陈同,身后背着胡进远,胡进远的脑袋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给我死!”

        “你是陆羽?你是陆羽!那武刑大人他们难道……啊!”

        丁顺昌仿佛发现了了不得的大事一般,手指着陆羽。

        但是,下一秒。

        “啊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丁顺昌身体被无形的刀剑砍飞离地面,一刀又一刀!

        鲜血化作雨点,飘落下地面。

        “丁顺昌!你们是如何对老胡的,我要让你们承受十倍百倍痛苦!”

        数十个呼吸之后。

        再次落下,就只剩下一个骨架,手法酷似庖丁!

        “白战天,能找到另一个你的所在了吗?”

        陆羽此时话语中,有些埋怨。

        埋怨白战天吗,或许是更加埋怨他自己,如果其他几人有个三长两短,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陆羽,你冷静些。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在南州城发现有一个地方灵识无法渗透吗?”

        “老白,我的心情,你能体会的到的,陈叔和老胡现在这样,我怎么冷静?”

        陆羽顺着一个方向一闪而逝。

        那就是曾经丁原的密室。

        “陆羽,用你圣魂境的灵魂强制破除这里的禁制!”

        陆羽二话没说,直接对着这座花园一个地下入口,灵识笼罩。

        这么长时间,陆羽也知道了很多关于灵魂力量的运用。强制破除会损坏禁制本身,但此时陆羽却没有那个时间去慢慢破除。

        “轰!”

        “陆羽,你回来了!”

        里面出来的第一个人,是老道士身体的白战天。后面雪儿笨笨跳跳的跑来,直接抱住陆羽的腿更咽道:“大哥哥,想死雪儿了。”

        “师父!您可回来了,白师傅真变态天天欺负我!”

        还是熟悉的味道。

        不对,还有人!

        陆羽蓦的警惕的看向地宫出口。

        从出口处走出来几人,陆羽大惊道:“上官飞?白云生?”

        陆羽一阵错愕。

        转头疑惑的看向白战天。

        白战天跑过去,拉着那上官飞笑着对陆羽道:“陆羽,自己人,上官兄弟曾经也是跟着丰皇征战异族的人,只是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才会和丁原那种人走到一起。但也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而已。”

        “你好!陆羽!”

        上官飞对着陆羽露出陌生但和煦的笑容。

        “陆羽,你好,哎!”

        那白云生露出讨好的笑,伸手对陆羽打着招呼。

        陆羽转身疑惑道:“不对啊,龙轻语怎么不在呢?”

        白战天道:“前段时间,我倒是听说钱百川一家被人血洗了,但是后来没有抓到,似乎是个女子。”

        “那你为什么不帮她?”

        陆羽皱眉看着白战天。

        “师父,我们根本就出不来,也不敢出来。进这地宫的之前,樊婴樊将军为了让我们走,死在了丁顺昌的人手中。”

        汪敬年脸上有些愧疚,低着头红着眼睛道。

        陆羽继续将自己灵识放大,很快,他的灵识竟然能够覆盖整个大丰国疆域。

        没有!

        “陈叔!”

        陆羽忽然感觉到手中动了一下,陈同似乎有反应了!

        “陈叔!醒醒!我刚才感觉到了。”

        陆羽欣喜若狂的把陈同的身体平放在地面上。

        但是任凭他如何喊,陈同却没有丝毫动静。

        “叮,接下来宣布一个沉痛的全战场消息。

        大丰国战皇陈同,不幸在南疆之战中牺牲。

        陈同,男,大丰国南疆战区1级战皇,6品境巅峰,31岁进入大丰国战魔军团,军衔为参军副将。31岁进入禁魔战场,一生参加大小战役共计728次,斩杀一品异族1028300名,二品345880名,三品303200名,四品3075名,五品境683名,六品境259名,7品境17名,牺牲时年龄41岁,死前为1级战皇,天地同悲,人族共哀!”

        陆羽伤心恸哭,陈同手心仅仅攥着那个不大的酒瓶,还有一些残余。

        身上的胡进远双眼有眼泪流淌滴落。

        陆羽又把胡进远也放在地上,陆羽脸色更加难看。

        “白战天!帮我看看老胡啊!”

        胡进远身上的伤已经被陆羽的血治愈了,但是此时胡进远却睁着双眼,目光呆滞,看着陆羽只是不住的流下眼泪!

        “陆羽啊,这是灵魂受损,而且是最严重的灵胎受损。”

        白战天思考着措辞。

        陆羽怒吼道:“老白,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陆羽,冷静下来。这种灵胎受损,说白了就像是心脏,你有那么大的心脏,能够容纳那么些血,如果心脏给你切掉一半,那你的血液就会供血不足!”

        “白战天,老子离开那天,你说的好好的要给老子照顾好他们,可如今呢?”

        陆羽直接怒吼出声,所有人都噤若寒蝉的看着陆羽,有些不知所措。

        “陆,陆羽!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这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希望你现在能够冷静下来,灵胎的缺陷,需要一些药材,还需要长时间的静养,将来才有可能能够补齐。”

        陆羽看着白战天,努力平复下心情。

        “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哪些药材,就算上天入地,我也要找来!”

        白战天吞吞吐吐的道:“药材倒是好说,不过起码得要35到40年的时间来温养!”

        看到此时疯狂般的陆羽,其他所有人纷纷告退。

        只留下白战天和陆羽。

        陆羽趴在陈同和胡进远身上嚎啕大哭。

        修整一天。

        翌日,陆羽等人踏上了回晋阳城的路。

        来时的马车,换成了装着棺材的灵车。

        一行人,尽皆缟素。

        陆羽将陈同最后没喝完的那瓶酒郑重的放在他的胸口。

        摸着棺材道:“陈叔,咱们回家!”

        陆羽随着笑着,但是他的步伐却显得无比沉重。

        南疆之行,最终却这样画上了句号。

        该如何面对陈同和胡进远的家人,自己一群人安然无恙,换来的却是一死一全身瘫痪。

        陆羽忍不住想起了陈同曾经说过的话,为人臣者,身先士卒,虽九死吾往矣。

        看着天边的夕阳,他的目光变得坚定异常。

        ps:

        第二卷完结了,结果或许不会太圆满,但作者依旧在努力,能否签约,不是我能够决定,应该是市场决定的。

        但是,小铁在这里想说,无论如何,即便没有签约,我也会想办法抽时间出来,尽量给这本小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作为一个创作者,最害怕的,并不是不能签约,而是没有读者。如果还有在看这本小说的,请在评论区让作者看到,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也是作者幸福的源泉。

        希望大家能够在评论区让我看到,小铁在这里说了,假如还有一人喜欢这本小说,那这本小说永远不会太监!这就是我的承诺。

        挖了很多坑,肖晨被何人所救,和肖晨是什么关系?白战天的身世,穆王陆争和陆百忍曾经的恩怨情仇。异族是什么来历?小铁可以透露一下,异族是被人所利用,那么幕后之人又是谁?

        将来有机会会断断续续一直更新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