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做好人

第二章 做好人

        早朝结束。

        皇帝就下了三道旨意。

        第一道旨意给众朝臣和普天百姓:贵妃有孕乃大吉之事,普天同庆,特赦各商户免税至皇子平安降生,朝臣休沐三日。

        第二道旨意去往柳府:柳贵妃娘家,柳聪被封为广阳伯,柳聪夫人封四品诰命夫人。

        第三道旨意去往凤仪宫:元后胆大包天,欲对贵妃腹中子下手,未果后竟恼羞成怒对贵妃下手,贬为庶人,赐死罪。

        三道旨意同时传遍整个汴梁,大家都只在意自己想听的那道消息。

        汴梁王府,主居东侧的掌上阁中,静谧无声,对于接连的圣旨没有丝毫影响。

        初升的日头映照在廊桥荷池上,没有带去多少生机,来回走动的下人放轻脚步,生怕吵醒了掌上阁主子,也怕惹怒汴梁王。

        屋内。

        沈峤刚醒来,头痛欲裂,还没来得及消化脑海中的记忆,屋外传来声音。

        “既然无人领罪,那就都办了吧,本王的府邸不需要养废物。”掌上阁中主位上,男子身穿墨蓝色常服,手指时不时敲击桌面,让屋内跪着的下人心底突突地,既恐慌又难捱。

        他是权倾朝野以国号为封号的汴梁王。

        汴梁王一开口,他身旁的总管抬手招来一众侍卫,作势要将一堆人给押出去。

        “王爷恕罪,奴才真的不知道公子为何会昏迷,和奴才无关啊,还请王爷饶了奴才一命,饶了奴才这一回啊。”汴梁王出手是会要命的,下人们开始慌了,磕头求饶。

        沈峤听这意思是要人命啊,顾不得其他,掀开被子就往屋外跑去,走到寝殿门口看着正屋的人,没穿鞋子的脚踌躇了。

        主位上的那个男人,隔着这么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双手捏紧裙摆给自己勇气。

        “你是要处罚他们吗?”沈峤半晌总算憋出一句话来。

        跪着的一众下人抬头惊呆了。

        眼前这个五官精致,一双偏妩媚气质的婴儿眼,整个人看起来可爱却不失妩媚,头发散落在身前,一袭白色长裙将她衬得娇弱,让人忍不住升起保护欲的女子。

        原来这是位姑娘啊。

        他们的主子真的金屋藏娇了。

        “他们......该罚。”汴梁王看着如此装扮的沈峤,停止了敲击。

        “可以饶了他们了吗?”沈峤试探的问到。

        “你想让本王放过他们?”汴梁王眉头轻蹙反问。

        沈峤看向那些眼神充满惊讶跪着的下人,他们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她做不到熟视无睹,遂重重地点头。

        “好。”汴梁王沉吟片刻,“福康,将他们都发卖了,重新挑一批人到掌上阁。”

        汴梁王身边的总管福康拱手,“是,奴才这就去办。”

        守住了命,下人们知道这是汴梁王最大的退步了,叩头谢恩,又朝沈峤叩头道谢,沈峤第一次被人这样跪着道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等人都退了出去,屋内就剩下汴梁王和沈峤,沈峤心里还是一直在打鼓。

        “王爷是个好人,好人会一生平安的。”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嘴快过脑子,秃噜嘴一下子说了出来。

        汴梁王挑了挑眉,打量着沈峤,“本王以为你会问本王为何会同意放了他们,没想到......竟得了你的赞赏。”

        沈峤被他看得发憷,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发现什么了吗?

        正当她开口说点什么来挽回的时候,福康回来了,瞥了她一眼后恭敬地对汴梁王说道,“王爷,宫里来人了,让您进宫一趟。”

        汴梁王收回眼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人一走,沈峤泄了气一般,天知道刚才被汴梁王盯着的她有多紧张,掌心全是汗。

        沈峤赤脚走出去到门口,大雪纷飞的天儿将院子都铺满了,外面天寒地冻屋内格外温暖,赤脚站地也不会觉得冷。

        回到屋子里,屋内的一桌一椅,院子的一花一草一木,皆是价值不菲。

        沈峤回到床上躺下,脑子觉得嗡嗡的,事情太多,她还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她来到这个叫汴梁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会到这里,就听到一声‘福瑞’,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拿着重锤击打她。

        疼。

        那是真疼啊。

        那个叫什么柳峤的,是个可怜人。

        她本是柳府的嫡长女,从小被偷换了卖去边陲苦寒之地,但她的养父母对她极好。

        不让她做农活,还让她跟着哥哥伍崁一起去学堂,养母萧氏教她女红,养父伍羌为了挣更多的钱给柳峤学礼仪,到了晚上还去接活,常常半夜才归来,这些柳峤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回到柳家后,她存的每一分每一厘都让人给伍家送回去了。

        后来她成了皇后,将伍家人接到汴梁城,伍崁想去从军,她也央了皇帝,让伍崁去了边疆磨砺成长,实现他的抱负。

        只是棋子的她,皇帝等人怎么可能真的帮她?最后到伍家覆灭和她的死,这一切皆因柳贵妃,柳家还有当今皇帝。

        再次醒过来这个同名的沈峤身上了,沈峤从小男童装扮,被汴梁王带回来,他人皆以为她是男子,是以有汴梁王好男风的传闻。

        眼下最让沈峤头痛不是穿越,而是她穿书了,还是一本太监的书。

        别问她怎么知道,问就是她和这本太监书作者是闺蜜,皇帝和柳贵妃是男女主,汴梁王是他们要除掉的人。

        而‘沈峤’也的确是书中的角色。

        闺蜜和她透露,要让汴梁王先是利用‘沈峤’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不想之后真的爱上,以此作为主角最后攻击汴梁王的利器。

        她觉得不该成为被攻击的点,哪怕是架空的书中。

        因为这个事儿,她和闺蜜冷战,最后双方以火锅结束了战斗,闺蜜太监了这本书。

        书里的汴梁王脾气阴晴不定,现在想想幸好汴梁王对她有所图,不然刚才也不会答应她,想到这里沈峤难过了,她要怎么过接下来的日子啊?

        想着想着,精神力耗费过度的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