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预言

第四章 预言

        四目相对,沈峤抱着花盆怒气冲冲的样子和气定神闲的汴梁王相比,将她衬得泼辣不讲理,讪讪的放下抱着花盆的手,尚苓给她披上大氅急忙将花盆接了过去放好。

        汴梁王将她上上下下扫视一眼,“进来。”

        “给你家主子准备汤婆子。”而后对尚苓吩咐,说完转身进去。

        “是。”尚苓福身急忙去找汤婆子,王爷还是关心姑娘的。

        沈峤没心思管这些一心跟了进去。

        汴梁王站在高大的书架前,从一个角落中拿出一锦囊,将它递给进来的沈峤,眼神示意她打开看看,而后走到炭火盆前加了银丝碳,想要让屋内更暖和一些。

        沈峤看着墨色锦囊上同色系的花绣,若不是她有着柳峤女红的记忆,恐怕都看不出来,那是一朵盛开的牡丹。

        打开锦囊,里面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若一日她不再是她,便是你所寻之人。

        “真正的沈峤同本王说话唯唯诺诺,一日不过三句,平日长发高束作男装,哪怕是已经烧糊涂了,也不忘记作男子装扮,世人皆传她是男子,传本王是断袖。”

        “可你......同她不一样。”汴梁王坐到案桌前,娓娓道来,“你会替人求情,会发火,会刨根究底,有很多面都是她没有的。”

        “就凭这些,你就......”沈峤刚想追问。

        “你继续看。”

        沈峤又从锦囊中拿出一张纸,上面则写着:虽遥不可及,来不可往,善待之。

        “什么意思?”沈峤看懂了又好像看不懂,眉头紧皱。

        “你已不是她,是否?”汴梁王却反问她。

        沈峤,“......”

        这怎么回答?

        不摊牌又没办法知道内因,摊牌了万一汴梁王不高兴杀了她咋整?汴梁王本来是想从原身身上得到什么,现在换了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喜怒无常的要了自己的小命呢?

        “放心,本王不会对你动杀心。”

        沈峤挑眉,“对,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占了她的身子,但是我申明啊,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占她身子的,你别怪罪我。”

        汴梁王点点头,没有多少意外,实际上他等这一天等了许久。

        “如你所见,前半预言已经成真了,而后半预言来了就不能回去自然也会成真。”

        沈峤愣住了。

        她不能回去了,不能回去了。

        火锅烧烤烤肉牛蛙奶茶蛋糕这些快乐源泉都没了吗?

        “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汴梁王以为她在担心会被亏待,出言安慰她。

        “谁要你善待啊,我要的你根本给不了好吗?”沈峤崩溃了,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开始emo,她和快乐绝缘了。

        而且这个没有西瓜wifi空调的破古代,谁愿意待啊?

        “本王是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有什么是本王给不了的?!若是本王都做不到,就没有人能做到了。”汴梁王据理力争。

        “幼稚。”沈峤瞥了他一眼,不能回家的悲伤已经完全盖过了对汴梁王的恐惧,也忘记了预言上那句:便是你所寻之人。

        汴梁王无奈地坐在案桌前看着眼前的小小人儿兀自伤心难过。

        尚苓看着恹恹的姑娘,急忙凑上前将还热乎的汤婆子递上去,将她的大氅拢了拢,让她能暖和一点。

        方才开门的时候,里面一股热气袭来,看来王爷怕姑娘冷着了。

        低头一看,姑娘的鞋面都已经干了。

        会心一笑扶着无神的沈峤回去掌上阁了。

        ......

        沈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掌上阁的,任由尚苓伺候她洗漱休息,明明很困的她,哪怕已经躺床上了,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不能回去21世纪了。

        就这样,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啊!”响彻掌上阁的哀嚎声。

        沈峤看着不仅有黑眼圈还浮肿的眼睛,她接受不了,想摸又不敢摸这眼睛,哦多尅......

        “姑娘,奴婢去拿热毛巾给您敷一敷。”尚苓急忙示意一旁的侍女去拿热毛巾,自己则给沈峤挽发,“姑娘不用担心,奴婢给您敷一敷,很快就能消肿了,再上上妆,姑娘依旧风华。”

        沈峤无精打采的点头。

        沈峤躺在软椅上任由尚苓给自己热敷,这会儿热气入体,一夜没睡好的她开始困了。

        尚苓见状,让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拿过毯子轻轻地给沈峤盖上,守在一旁。

        不多时。

        屋外响起敲门声,尚苓放轻脚步出去门外。

        沈峤被动静惊醒,睁开眼怔怔地看着屋外,叹气了一波又一波。

        尚苓进屋看到沈峤醒了,急忙上前,“可是奴婢吵醒了姑娘?姑娘要不要再歇会儿?”

        “什么事?”

        尚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沈峤问的是什么,“是柳府,递来了请柬。”

        “给我的?”沈峤抬眉看向尚苓,来了点精神。

        尚苓点头,看不懂沈峤眼中的兴奋。

        “什么时候送来的请柬?”沈峤坐直身子,又解释说道,“让什么时候去柳府?”

        “一早送过来的。”尚苓扶着她起身,“昨日皇上给柳府庇荫,今日就宴请了城内有头有脸的府邸前去参加宴会,只是奴婢也没有想到会给姑娘送请柬。”

        “呵......”沈峤冷哼,“自然是沾了汴梁王的光,他们想请的是汴梁王,而不是我这个金屋藏娇的’男人‘。”

        “姑娘是女儿身的事情已经传遍汴梁了。”尚苓提醒,“估计想见姑娘的可不止柳府一个。”

        沈峤瘪瘪嘴不在乎。

        她倒是没想到柳府会率先出击,只她到底占过柳峤的身子,虽无法感同身受,但对这柳府的人也没多少好感。

        “尚苓,想办法去去这黑眼圈吧,你不想你主子这幅鬼样子出现在柳府吧?汴梁王怕是丢不起这个人。”沈峤看着镜中的自己,还有明显的黑眼圈惆怅。

        只这时候她才眼尖地发现自己的鼻尖处有一痣,这位置还真是......长得好。

        毕竟她算过的,鼻尖有痣偏财运旺,事业步步高升且收入丰厚,财富自由四个字足以让她欢喜。

        尚苓笑了,姑娘是个有趣的人,王爷......以后不会孤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