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走侧门?

第五章 走侧门?

        柳府。

        沈峤一身鹅黄色衣裙,同色系的大氅将她包裹严实,暖手抄中还有汤婆子,只梳了一个简单的垂鬟分肖髻,两侧的流苏发钗是宫里赏赐的,一直放在库房,今日才算是派上了用场。

        下了马车看着身后的一众侍女,还有尚苓在一旁,马车后面还有王府的侍卫跟着,啧啧,这排场还真是......

        心里爽得很。

        回头来看着柳府的牌匾,还未更换成广阳伯府,只是这大红色喜庆的装饰,让人知道柳府如今深受皇帝的重视偏爱。

        沈峤突然有些难过,为柳峤。

        但是想到自己结结实实挨了一锤,那时候已经是她本人了,那么她和姓柳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周围前来的宾客下了马车看着中间显眼的汴梁王府马车,眼神互相试探,内里八卦的心思都快掩藏不住了。

        来往宾客由柳府的下人迎接入府,而沈峤这里却无人问津。

        “姑娘。”尚苓看不下去了,这柳府什么意思,请了姑娘来却又是这般待客之道,当汴梁王府是摆设不成?

        “无妨,来都来了。”沈峤反过来安抚尚苓,“尚苓,你怎么也是我身边的第一人,可不能这样沉不住气,记住了?”

        “奴婢记住了。”尚苓应下。

        沈峤带着众人往柳府大门走去,却不想被人给拦了下来。

        “姑娘,可有请柬?”门房拦住沈峤。

        不用沈峤说话,尚苓从容递上请柬。

        门房查验后,走到侧门处抬手做了请动作,“姑娘,这边请。”

        前来的宾客站在一旁窃窃私语,能坐王府马车前来柳府,极可能就是王爷金屋藏娇的女子,柳府这是想给汴梁王一个下马威?

        难道皇帝对汴梁王府有想法了?

        众人心思各异。

        各府家宅夫人小姐则是看八卦,这被汴梁王护着藏着的女子到底有什么好,竟然得到这样的独宠,好奇之余藏着嫉恨。

        尚苓本想上前,却想着方才沈峤的话,她站定未动,同时也想看看姑娘的能力在哪里。

        在王爷身边若是太软弱,怕是无法。

        沈峤看了看侧门,“你确定我走侧门?”

        “是。”门房点头确定。

        沈峤笑了,然后指向侧门的方向,“尚苓,将马车上的软凳拿下来,就放在这侧门处。”

        “奴婢这就去。”尚苓跑去拿软凳,换了个侍女扶着沈峤。

        大家都想看看这姑娘到底要怎么化解让她走侧门的问题。

        “姑娘,妥了。”尚苓很快将软凳放到了侧门,回到沈峤的身边复命。

        “这软凳是王府来的,也是我从王府坐了一路来的,既能代表王爷也能代表我了。”沈峤转过身看向看热闹的众人,“将这柳府给我的请柬,一并放到软凳上,就当我来过了。”

        尚苓得到沈峤的眼神示意,将袖中的请柬拿出来让侍女放到软凳上。

        “回府。”沈峤抬脚就要走。

        “娘娘,小心脚下。”一道声音响起,众人将目光看过去,竟然是柳贵妃来了。

        这妃嫔想要回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贵妃有孕,柳府办喜,皇帝恩赦她回府,这怎么看都是恩宠啊。

        “贵妃娘娘安。”众人急忙行礼。

        沈峤心里嘀咕,来的可真是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她想回去了就来堵人了。

        青烟扶着柳贵妃往门口走,对未行礼的沈峤呵斥,“你是何人?见到贵妃娘娘还不下跪行礼问安。”

        柳贵妃双手护着肚子,似有若无的告知着人们,她今时不同往日。

        沈峤瞥了眼颐指气使的青烟,再看那不可一世的柳绛,就是她让柳峤惨死,被划伤了脸,被重锤一下下锤击。

        是要多黑的心肠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在柳峤的记忆中并没有她们结怨的记忆,有的只是柳峤一次次忍让、退步,直到最后被祭祀,被他们杀死。

        “说你呢,看什么看。”青烟见沈峤无视她,同柳贵妃一起高傲惯了的她忍不了,“我家娘娘可是贵妃,见到贵妃不行礼问安,是想犯上不成?”

        沈峤笑了。

        都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果然。

        而后打量柳峤,她闺蜜到底是怎么想的,让这样的人当女主?脑子呢?

        “青烟,不可无礼。”柳贵妃轻斥青烟,对于沈峤没有行礼问安的事情,好像并不在意,“既然是今日来柳府的,必定是府上的贵客,本宫今日简装回府就是不想声张,你若再这样,本宫可不会坐视不管。”

        “奴才记住了。”青烟福身应答。

        沈峤内心啧啧两声,一唱一和的主仆两人,真会演戏。

        “贵妃娘娘看来是闲下来了,不然这三宫六院那么多事务缠身,还能有空闲回来柳府,难道是皇上体恤贵妃,把六宫权给了她人?”沈峤不痛不痒的反问。

        柳贵妃脸色一变。

        沈峤看到柳绛的神色就知道,她这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原来......

        前日里汴梁王府金屋藏娇的消息飞遍了整个汴梁,皇帝知道消息后召了汴梁王进宫,想要问个究竟。

        竟被汴梁王三言两语打发了。

        皇帝气不顺,到了她的瑶华宫就变了脸色,对汴梁王府的不满溢于言表,然后两人一合计,让柳府的宴会将沈峤请去。

        他们倒要看看汴梁王是不是真的在乎这人,如果是,他们也算是抓到汴梁王的软肋了,这样他们行事更方便一些。

        她给柳府去了书信,让人用柳府的名义给沈峤下了请柬,又吩咐柳府的人让她从侧门进。

        今早柳绛准备出宫之时,皇帝竟然下朝直接过来了瑶华宫,她还以为是皇帝来送她,还没等她高兴,皇帝就让她好好养胎,暂时将六宫之权给了衍庆宫的贤妃。

        事情来得突然,她怎么能不气?

        众人将她们的一言一行都看在眼底,不断地脑补和盘算。

        “皇上体恤本宫,不忍本宫孕期辛苦操劳,让人代管六宫之权,虽皇上对本宫的呵护有加,但这毕竟是皇家事。”

        “沈姑娘又是从何得知的呢?”柳绛话中带着刺儿,这明晃晃的就是说沈峤不仅僭越,还窥探皇家事,是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