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初斗

第六章 初斗

        “皇上体恤本宫,不忍本宫孕期辛苦操劳,让人代管六宫之权,虽皇上对本宫的呵护有加,但这毕竟是皇家事。”

        “沈姑娘又是从何得知的呢?”柳绛话中带着刺儿,这明晃晃的就是说沈峤不仅僭越,还窥探皇家事,是禁忌。

        沈峤看多了宫斗小说,这画外音她听得懂,但她却装作惊讶的样子说道,“啊?瞧我这嘴,没想到随便一说都能成真。”

        “尚苓,你说要不我改行去做算命的吧,你看......”沈峤拉上一旁的尚苓,“我这随便一说都是真的,这还是给贵妃娘娘算过命的,真真的不作假,有贵妃担保呢。”

        “姑娘说的是,只要姑娘愿意,回了王府奴婢就安排此事。”

        不就是一唱一和吗?

        谁还不会啊?

        “记得,一定要将今日的事情宣扬出去,有贵妃这个人证,不怕人家不信。”

        “奴婢记住了。”

        沈峤和尚苓还在你来我往,对面的主仆已经变了脸色,周围看戏的人也变了心思,这王府出来的人可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娇贵和天真啊。

        “沈姑娘。”柳贵妃冷声喊道。

        “贵妃叫我呢?”沈峤指了指自己。

        “还有旁人姓沈吗?”柳贵妃的耐心已经到了极致。

        “尚苓,还有哪些人姓沈?和我说说看,我还真不知道。”

        “回姑娘,沈是皇家姓,不是随便谁都能姓的,所以呢......奴婢猜想贵妃娘娘应当是叫您。”尚苓作势左右看看,“奴婢看了一圈,也只有姑娘姓沈。”

        “啊......”沈峤煞有介事的点头,“原来是皇姓啊。”

        尚苓点头。

        “看来皇姓也没啥好啊,你家王爷也不大行的样子,你看看......”沈峤看向柳贵妃,“我这被人叫沈姑娘,还让我走侧门,啧啧......以后啊,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柳贵妃,“......”

        “姑娘莫气。”尚苓假意安慰,“奴婢这就扶您回去王府,今日的事情奴婢会一五一十告知王爷,请王爷定夺。”

        “诶~尚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沈峤拍了拍尚苓的手,在尚苓不解的眼神中继续说道,“怎么能告诉王爷呢?这不是让人家觉得我沈峤仗王爷的势欺负人家呢嘛?”

        “这样以后我沈峤还怎么在汴梁混?我呢不是个喜欢靠男人的。”

        众人都盯着沈峤,对于她后面没说的话好奇死了。

        另外也因为那就‘我不靠男人的’,让众人对她也多了一丝异样的看法。

        “沈姑娘既然说不靠男人,那如今住在王府,吃喝都是王府,甚至连姓氏都是汴梁王给的,又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柳贵妃到底是做女主的,思维敏捷,很快就找到沈峤的漏洞回击。

        “那到底是不是不一样的。”沈峤伸出食指摆了摆,“我的姓氏名正言顺,不像贵妃娘娘,哦,对了......不知道我该叫柳贵妃还是方贵妃呢......”

        柳绛在原地僵住。

        这人竟然说出方姓,她知道些什么?

        “你......你胡言乱语什么?什么方贵妃,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峤将她的心虚和害怕看在眼里,走到她的面前倾身,放低了声音,“我知道的可不仅仅是方府,还知道巫马氏,柳贵妃若是个识时务的,就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柳贵妃震惊。

        沈峤......怎么会知道这些?

        是不是意味着汴梁王也知道?

        那她和皇上做的那些事情,难道早就被汴梁王尽收眼底,只是装作不知?

        “有的事情做了就会有痕迹,譬如柳峤,譬如毁容,譬如祭祀......”沈峤冷冷地盯着柳贵妃,说的话越发冷。

        柳贵妃一个踉跄。

        青烟眼疾手快扶住她,转头就想呵斥沈峤,被柳贵妃拉住了。

        沈峤退开一步,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担上什么责任,这个时候的柳贵妃肚子里可是有孩子的,她不会也不能让这个孩子因为她没了。

        这是丧德的事情。

        “青烟。”几个呼吸间柳贵妃已经调整好了心态。

        “娘娘。”

        “沈姑娘是本宫请来的贵客,自然要从正门进,你去安排。”柳贵妃到底还是妥协,再看向沈峤的神色已经柔和带着笑意,“沈姑娘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如同本宫一同进去?”

        “有贵妃作伴,自然是极好的。”沈峤自然地把甄嬛传的话拿了出来。

        还别说,有底气说这话的感觉......真赞。

        有了柳贵妃的话,沈峤自然是堂堂正正从正门进,且和柳贵妃并肩同行,其他府邸夫人千金都退了退,让她们先进。

        进了柳府。

        脑海中的记忆侵袭,沈峤感知着记忆,也回想着柳峤的一生。

        这个正门,她只走过一次,那就是以柳家女身份出嫁,嫁入皇宫成为元后,从边陲之地回来,别说正门了,侧门都没为她开过,她从后门入。

        那时的她不介怀,一心想着能见到亲人,有更多和养父母哥哥一样疼她的人,她只有开心和期待。

        却不想,进入柳府就是生命的倒数时刻。

        一群张开血盆大口的人朝向了她。

        沈峤拍了拍自己的脑子,她想起来了,闺蜜的小说太监的阶段就是以柳峤祭祀为止,她们两人悲戚了好几天,柳峤的无辜和悲惨她们懂。

        可她不是主角,只能让道。

        闺蜜却不愿再写下去这个故事。

        这才是闺蜜太监的真正原因,导火索是同姓之好,算了算了,不提也罢。

        现在她既然来了。

        那她就是‘天选之子’,还能输了现代人的气场不成?

        柳府不大,但.......这布置装饰真的是光彩夺目金碧辉煌,怎么说呢,汴梁王府是低调有内涵的话,这柳府活像个土包子暴发户。

        果然,气质内涵眼界这个东西不是一蹴而成的。

        柳贵妃一回府就被迎走了,临走前对一旁的下人吩咐,“沈姑娘是本宫请来的贵客,不可怠慢了。”

        “奴婢记住了。”

        柳贵妃又看向沈峤,“沈姑娘把这当做自己家里,随意。”

        “把柳府当做汴梁王府?”沈峤收回打量的目光,反问柳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