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自荐侧妃

第十一章 自荐侧妃

        不过嘛,女人最了解女人,这女的一来就往汴梁王跟前凑,还穿成这样,自然是要勾引眼前人的,她不能做那个刽子手。

        但是......

        “你继续。”汴梁王看也没看,继续对沈峤说道。

        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可汴梁王却不会怜香惜玉!

        “王爷,这姑娘还蹲着呢......”沈峤指了指一旁的女人,欲言又止。

        “与本王何干?”

        沈峤,“......”

        人姑娘目标是你啊,还和你有什么关系?!

        “王爷,臣女名柳菀,行五,大家都叫臣女为小五,若是王爷不嫌弃……”

        “聒噪。”汴梁王没多少耐心,简短两个字让柳菀脸色苍白。

        汴梁王的暗卫出现拦住柳菀,面无表情,“姑娘,请吧。”

        “王爷,臣女仰慕王爷许久,王爷可否给臣女一个机会?一个争取的机会?”柳菀突然变了态度,站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地看向汴梁王。

        沈峤暗叹好气魄。

        柳府还有这样的人呢,有点意思。

        只是这人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小说里面从没有出现过这个人物,看来柳府背地里还有她不知道的门道。

        柳聪已经上前来,一脸愧色,“王爷恕罪,小女一直养在深闺不懂规矩,冲撞了王爷。”

        汴梁王似乎有所动容。

        沈峤瘪了瘪嘴,男人......果然都看人颜色才决定自己的态度。

        “既然你说让本王给你个机会,说说看。”汴梁王右手放在桌子上,习惯性地敲击着桌面。

        柳菀见状从容的说道,“臣女三岁习读诗书,六岁精通音律,八岁女红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荣臣女自认有几分颜色,做王爷的侧妃绰绰有余。”

        沈峤再看过去,六啊,自荐当侧妃这操作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说里也没见过这种情节啊。

        “王爷,我觉得王妃的位置柳姑娘都当得,这样的多才多艺才貌美,多难得啊?”她得推一把。

        也就柳府这个傻的。

        以为把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里,就能东不成西也能就,却没想过可能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汴梁王手一顿,看向沈峤,眸中多了几分怒色,“你当真这样觉得?”

        “自然。”

        沈峤觉得柳菀当侧妃还是正妃,于她没有差别。

        “很好。”汴梁王继续敲击着桌面,“既然如此,那就随便跳支舞本王看看。”

        柳菀愣住。

        “怎么?不愿?”汴梁王追问。

        柳菀看了一圈,众人不同目光和神色,她根本不愿在这么多人面前起舞,她的一切美好都是给未来夫君的。

        “愣着干嘛?赶紧地。”

        就在柳菀还在犹豫之际,柳聪推了她一把催促。

        “那臣女就献丑了。”柳菀深吸一口气走到稍微宽阔一点的地方,待音律起随着音律一同翩翩起舞。

        沈峤神色复杂。

        柳菀......自荐的勇气可嘉,可降低身份在众人面前起舞,让她方才的颜色都差了几分。

        沈峤的目光跟着柳菀,一脸可惜,汴梁王却时不时看沈峤两眼,眉头轻皱,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一般。

        那头的柳菀纤细的罗衣从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

        忽而双眉颦蹙,表现出无限的哀愁,忽而笑颊粲然,表现出无边的喜乐;忽而侧身垂睫,表现出低回宛转的娇羞;忽而张目嗔视,表现出叱咤风云的盛怒;忽而轻柔地点额抚臂,画眼描眉,表演着细腻妥贴的梳妆;忽而挺身屹立,按箭引弓,使人几乎听得见铮铮的弦响。

        不得不说,柳菀的舞真的不错。

        身段,对音律的把控,一切都彰显着她跳舞的天赋。

        哎,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啊。

        一曲舞毕,众人还未回过神来,柳菀已经回到汴梁王的面前,福身一礼,“王爷觉得这一舞如何?”

        “峤,你觉得如何?”

        沈峤,“......”

        啥?

        汴梁王在叫她?还是说的是:瞧,你觉得如何?

        柳菀顺着目光看过来,这位便是这两日汴梁议论的焦点了,细细看来除了那张脸也没有什么长处了。

        王爷就是藏娇这样的人?

        那她的胜算就更大了,况且她在王府这么多年,王爷也没有给她一个名分,怕是早就对她生了厌,她要做的就是抓住这次机会,嫁入王府,脱离柳府。

        “姑娘,王爷问您觉得如何?”

        沈峤看着还算洒脱的柳菀,“汴梁有佳人,轻盈绿腰舞,柳姑娘的舞是我见过最美的,也是最好的。”

        “王爷,您看?”柳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看也不看沈峤,等着汴梁王开口。

        “王府如今她说了算。”

        沈峤看过去,啥?谁?什么?

        “王爷......王爷不会是同臣女玩笑吧?”柳菀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沈姑娘难道是王爷定好的王妃?所以?”

        “本王说她做主就是她做主,同她地位有和关系?”汴梁王黑了脸,今日他已经很给面子了,若不是为了......

        看了看对面怔楞地沈峤,算了,饶是他想得太多。

        “王爷若是无法答应臣女,又何苦让臣女在众人面前一舞?难道就是为了取悦沈姑娘?”柳菀泫然欲泣。

        “别扯上我,和我没关系啊。”沈峤眼看事情不对劲,急忙撇清她的关系。

        “柳菀,还没闹够吗?”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柳菀神色一变,双手揉搓着有些不安。

        “让王爷见笑了,府中庶女没有规矩,打扰了王爷的雅兴,本宫这就让人带下去好好教教规矩。”柳贵妃不多时已经走到了汴梁王这边啊。

        柳菀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沈峤注意着她们二人的反应,一个正经庶女,一个假千金却是贵妃身份,若只是身份地位悬殊,柳菀应当不是这样的反应才对。

        柳贵妃说完汴梁王并不接话,难免有些尴尬,凑巧的是柳夫人这时候也过来了,瞪了一眼不争气的柳菀,才走到柳贵妃的身后。

        “王爷,娘娘,今日发生这些事都是臣妇的错,还请王爷和娘娘不要降罪小女,臣妇愿意承担所有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