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皇帝

第十六章 皇帝

        “是。”

        原本还不怎么饿的沈峤,这么一运动肚子也空了,同尚苓回到掌上阁之后,看着自己动手动菜开始咽口水了。

        “把这两个菜都都盛一些起来,若是你家王爷回来了,还能吃上。”沈峤动手之前想到刚才对汴梁王说的话,不自觉地的吩咐尚苓。

        尚苓乖巧地应下。

        等尚苓做好事情,沈峤等不及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又觉得一人吃没什么乐趣,便叫上尚苓一起。

        尚苓开始还拒绝,沈峤坚持,她也坐了下来,开了头便没有尾了,边吃边夸赞,“姑娘手艺太棒了,这菜真好吃,汤也好喝。”

        “奴婢以后绝不会拦着您去厨房了,奴婢发誓。”

        沈峤抬头挑眉,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把握的,真香二字虽迟但到。

        ......

        另外一头,换了身衣衫去皇宫路上的汴梁王,坐在轿中回味着她口中的水煮肉片,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他不是挑食的人,对吃食也不讲究。

        但是那道菜还真合他口味,辣味十足肉质鲜嫩,难怪柳府的菜她看不上了了,只是可惜了那汤没喝到。

        再想到离开前沈峤的话,留菜等他,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心头疯长,汴梁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勤政殿。

        明黄色常服的皇帝坐在龙椅上,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颇有皇帝的威严。

        汴梁王身形极为欣长,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只缀着一枚白玉佩,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愣是将皇帝的威严压得死死地。

        皇帝见到汴梁王进殿急忙放下手中的狼毫,脸上堆满笑容,“皇叔来了,赐坐。”

        “皇帝召本王进宫何事?”汴梁王也不客气,径直坐下后直言。

        原本能享受口腹之欲,就因为眼前的人没吃着,能高兴才怪了,当然了......他之所以自愿来宫里,只是为了避免方才自己心底划过的异样。

        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的异样。

        皇帝神色一顿后变得忧郁难过,“皇叔也知道元后去世不久,虽是戴罪之身,可朕心底想着她陪伴朕的这些日子,朕想着要不要给她办一个后事?”

        宫人给汴梁王沏了茶,随后退下去。

        汴梁王端起茶拿起茶盖撇了撇不答话。

        “侄子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汴梁虽然强盛,但若是为了元后后事铺张浪费,非侄儿本意,这才请了皇叔进宫,想问问皇叔的意思。”皇帝将自己放在卑微的位置,自称已经在不经意间变化。

        汴梁王放下茶盏,看向皇帝,依旧不语。

        就这么被盯着,皇帝拿不准他的心思,有些心虚。

        “皇帝如今已经有自己的判断了,元后是你的妻子,要如何皇帝自己抉择就好。“汴梁王并不接皇帝的话头。

        “可......”

        “皇帝不是给柳家加封进爵了?普天同庆,好大的手笔。”汴梁王不等皇帝说话,冷冷的一句话扣下,皇帝心底一慌。

        “皇叔,这事......”

        ”如何?“汴梁王冷漠的反问,皇帝原本想好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既然已经下了旨意,本王自然不会驳了皇帝这点面子。”汴梁王又习惯性的敲击着桌子,“只内阁大臣们看来是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如此......便都换了吧。”

        轻巧的一句都换了吧,如喝水吃饭一般从汴梁王口中说出。

        皇帝愣住了。

        那些顽固的内阁大臣好不容易动摇,站在他这边,要是就这样轻易换掉,他又得重新筹谋,他没有这么多的时间。

        思绪转念间,突然想到柳贵妃回宫后聊起的事情,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听说皇叔喜得一美人,还未恭喜皇叔。“

        “皇帝的消息倒是来得挺快。”

        “皇叔过奖了,到底是因为事关皇叔,侄儿才会如此关心。”皇帝一直盯着汴梁王的变化,当看到他听到美人时,神色微变,便知道或许皇叔的把柄很快会被他抓住,“不若让侄儿做了这个媒,给皇叔赐婚,如何?”

        汴梁王正视皇帝,“皇帝,在其位谋其政,这些心思放到政务上,你的成就远不止如此。”

        皇帝突然神色一暗。

        汴梁王这是在敲打他,一国之君被人这样毫不留情面的怼回去,他内心要铲除汴梁王的心思更甚。

        “皇叔说的对,皇叔的妻子自然是需要皇叔首肯,是侄儿多事了。”皇帝最后还是压下所有心绪,换上笑容。

        “叫本王进宫就为了元后的事?”汴梁王看了看外面天色,快到用晚膳的时间了,他从未如此这般想回府过。

        “是,皇叔若是还有急事,侄儿就不留皇叔用晚膳了。”

        汴梁王听完毫不客气的站起身离开勤政殿,他还着急回去了,那句‘留菜等他’一直在耳边回响着,连带着第皇帝都懒得再敷衍。

        等殿内只剩下皇帝一人时,不再掩饰自己的怒火,将案桌前手到之处的东西全掀翻在地,还不解气,双手撑桌怒气难消。

        福瑞进殿放轻了脚步,默默地收拾着满地狼藉。

        “福瑞。”皇帝发泄够了坐下来,散乱神色看向殿门口方向,“朕是否很无用?被汴梁王压地死死地,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福瑞收拾好了站到皇帝的身后,手法熟练地揉着他的太阳穴,“皇上,汴梁王所拥有的一切本都是皇上的,待皇上羽翼丰满,这些就该物归原主了。”

        “可是朕何时才能羽翼丰满?”皇帝不免惆怅。

        登基两年,他知道他暗地里的那些动作汴梁王都知道,不过是觉得他这些都是小儿科,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可他却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依旧没有撼动汴梁王分毫。

        “皇上,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福瑞耐心的劝道,“这是皇上常常教导奴才的。”

        皇帝沉吟不语。

        福瑞很上道的不再说话,手上动作不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