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打人

第二十五章 打人

        尚青却还盯着沈峤在看。

        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好看的人儿呐,穿得衣裙更是见都没见过,那头上还在摆动的流苏也是吸引着她。

        “愣着干嘛?”王氏往尚青的腰上掐了一把,“还不给姑娘行礼,往后可要好好伺候姑娘和王爷,听见没?”

        尚青反应过来福了福身,“姑娘。”

        沈峤还没动作,尚苓却恼怒地挡在沈峤前面,“母亲,妹妹,这里是汴梁王府,不是自己家里,不是能容忍你们胡闹的地方,赶紧给姑娘道歉。”

        说完,尚苓率先朝沈峤跪了下去,“姑娘,是奴婢没有守好家人,请您放过她们让她们出府去吧,不要和她们计较。”

        “起来。”沈峤淡淡地开口,尚苓不动,沈峤眼神一变,“不听?”

        尚苓站起身,沈峤抽出被丫鬟扶着的手,伸向尚苓。

        尚苓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走到沈峤身边扶着她,看向王氏母女的时候,多了几分不争气和决心。

        虽然只跟着姑娘几日,但是她知道姑娘是个极好的人,她不会容忍继母和妹妹打姑娘的主意。

        “你是尚苓的继母?”沈峤再次看向王氏,刚才的话她都听到了,不过又是一个想飞上枝头的人罢了。

        “是,我是她的母亲。”王氏搓着手堆着笑,即使穿着厚厚的袄子,也不及沈峤衣衫轻薄却保暖。

        眼神中透露出来的贪婪让沈峤不爽,“尚苓,你继母待你如何?”

        尚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知道姑娘为何这样问。

        王氏却已经将话接了过去,“瞧姑娘说的,都是我的孩子,虽然我是她的继母,但是我把她当亲生女儿养着,连青儿都要靠边呢。”

        “来人。”沈峤冷声喊道,一旁候着地下人上前躬身,只听到沈峤继续说道,“在王府就得守王府的规矩,在我掌上阁就得遵我的规矩。”

        “我没问你,谁准你说话的?”沈峤拔高了声音,“给我掌嘴。”

        “是。”下人得了令,上前压住王氏跪下,朝着她的脸就打了下去。

        一个一个的巴掌声脆响。

        尚苓见状想求情,可一想到方才继母和妹妹的话实在是难听,姑娘铁定是听到了,若是换成她,他也会生气,到底求情的话没有说出口。

        可尚青就不同了。

        在家有王氏哄着宠着,加上她可是听说了,只要她成了汴梁王的女人,想要什么没有?

        于是鬼斧神差地一把推开王府下人,想要拉起王氏,眼神不忘瞪向尚苓,竟显露了平时对尚苓的态度。

        “尚苓,你还不求你主子,你心肠这么黑吗?竟然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下贱的人打娘亲,真是白眼狼,枉费娘亲对你那么好。”

        “我们不过是让你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敢让娘亲受这样的委屈。”

        “我看你是在王府待久了,翅膀硬了,敢不听话了是吧?”

        说着说着尚青伸手就要来拉尚苓。

        沈峤一把将尚青推开,“什么东西,还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欺负我的人,当我是死的吗?”

        “告诉你们,别说你们只是她的继母和继妹,就是亲生的,我也不允许。”

        沈峤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亲人心底莫名升起厌恶,她以为是因为元后的原因,没有深究。

        尚青被一把推倒在地,王氏看到宝贝女儿被推,开始撒泼,“打人啦,王府的人打人啦,王府的人就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人吗?”

        “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老百姓,被人欺辱至此,还有没有天理啊,有没有人能管一管啊......”

        王氏越喊越起劲。

        沈峤冷笑一声,“这里,我就是天理。”

        “给我打,出了事你们王爷兜着。”

        众人一听,也迅速反应过来,又把王氏母女押了起来。

        王氏还想说什么,被下人给塞了嘴,不断地挣脱却摆脱不了。

        尚青也被拉着,可盯着沈峤意气风发的模样,还有方才那句‘有王爷兜着’,是啊,要是得了王爷的宠爱,要什么没有?

        那人对她说过,只要进了王府,得了王爷的宠爱,此后就飞上枝头了,要什么有什么的日子唾手可得。

        只要除掉现在王府内唯一的女人,没了沈峤,她就能上位,成为王爷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像是魔怔了一般,疯了一样挣脱开下人的辖制,猛地冲向沈峤。

        即使尚苓已经很快,沈峤发现不对的时候也已经拉着尚苓躲开,却还是晚了一步。

        沈峤被尚青撞到门框上,然后被她骑在身上对着头打了几下。

        下人吓坏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赶紧困住尚青。

        尚苓跑过去抱起沈峤,“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此时的沈峤已经晕了过去。

        福康正好出来,见到眼前的状况很快做出反应,“快,把姑娘送回房间,你们赶紧去请大夫。”

        下人分头行动。

        可下人都是女子想要抱起沈峤有些困难,福康又是男子,不能动手。

        汴梁王出来了。

        看到晕倒的沈峤,小脸惨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一把从尚苓怀中抱起她,站起身就要往屋内走去。

        却突然站定回过身来,看着始作俑者的王氏母女两人,浑身散发着杀气,“若是她平安也就罢了,若是她有任何的不妥,你们......”

        将目光看向尚苓,“全都跟着陪葬。”

        尚苓慌了,不是因为陪葬,而是因为她连累了姑娘,害得姑娘遭罪,一把跪下去对汴梁王说道,“不管姑娘如何,奴才愿以身谢罪。”

        汴梁王不再看她们,大步流星往屋内去了。

        转身地那一刻,神色瞬间染上忧色,怀中的人儿很轻,轻到他要手腕用力箍住她,才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寝殿内。

        汴梁王坐在床边看着紧闭着双眼,却眉头紧皱地沈峤,伸出手想要替她抚平,当指尖触碰到她眉时,他猛地收回手。

        盯着他的手,又转向沈峤。

        他突然升起一股可怕的念头,她来的时候也是昏迷,她会不会因为这次昏迷又离开?如果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