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胎相不好

第三十章 胎相不好

        “至于尚青......”沈峤顿了顿,“既然柳府敢做这样的事情,让我也该回个礼才是,那就把尚青的尸首放到柳府门口去。”

        沈峤有些小库,里面有不少大小面额的银票和一些银子。

        如果用钱不能平息尚父的怒火,她愿意在掌上阁等着他来。

        “奴才这就去办。”

        沈峤起身搭着慧灵的手出了柴房,明明天色更亮了,她却觉得眼前变得阴暗无比,下一秒沈峤晕了过去。

        这一下晕倒把众人吓得不轻,都放下手上的活。

        开始叫大夫的叫大夫,通知王爷的通知王爷,剩下地人急忙将她送回掌上阁,许是因为晕倒的次数多了,众人在惊吓中多了有条不紊。

        掌上阁。

        汴梁王面如表情地坐在正殿,等着大夫看诊的结果。

        慧灵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同汴梁王交代了,沈峤晕倒地蹊跷,她也说不上缘由,幸好王爷没有怪罪她的意思。

        可姑娘到底是在她眼皮子底下晕倒的,她难辞其咎,跪在地上等着大夫的消息。

        很快,大夫出来了。

        “王爷。”大夫躬身一礼。

        “如何?”汴梁王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地担忧和紧张。

        “姑娘是忧思过重,被某些事物冲击到了脑子,才会突然晕厥。”大夫说出自己诊断结果,“王爷若是知道是何事,不妨开导开导姑娘,事情郁结于心,久了终会成为心病,届时想要再医治,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

        “本王知道了。”

        大夫拱手一礼带着药箱离开。

        汴梁王起身进屋,这一次的沈峤没有眉头紧锁,平静地脸蛋让汴梁王更心慌,王氏母女的事情到底让沈峤受到了什么刺激。

        仔细一看,她的额间冒着细汗,“慧灵。”

        “王爷。”

        “照顾好你家主子,看看是否需要擦拭身子。”汴梁王担心她身上也出汗,要是得了风寒,那就雪上加霜了。

        “还请王爷回避。”

        汴梁王神色一变,而后默不作声地离开寝殿。

        殿外。

        一婆子候在屋外,见汴梁王出来上前跪下,“王爷。”

        汴梁王坐定。

        “方才姑娘下令将王氏送回尚府,把尚青送到柳府,姑娘晕倒的突然,奴才想着这事儿应该同王爷说一声。”

        “按照她说的办。”汴梁王想到这事,脸色更加难看。

        婆子领着命令下去办事了,汴梁王想了想,“暗一。”

        暗一木着脸出现,汴梁王冷声吩咐,“将柳府接触王氏母女的人,处理掉,送到宫里去。”

        “主子说的是皇上处,还是贵妃处?”

        “瑶华宫。”

        “是,属下这就去办。”

        等交代完,汴梁王的神色并没有好起来,屋内的人儿还昏迷着,他心底也跟着没底,他不确定沈峤一而再再而三地昏迷是何原因。

        更重要的是他讨厌这种不在掌控中的感觉。

        等了一个时辰也未见沈峤醒过来,汴梁王吩咐了几句离开了。

        ......

        尚青的尸首出现在柳府府内,可相比于柳府的慌乱,此时的瑶华宫更加惊惶。

        一早醒了却孕反极重的柳贵妃,简单用了早膳,本想去御花园走走,被青烟给劝阻了,雪天路滑不能让柳贵妃去冒险。

        在瑶华宫内走走也就了了。

        青烟给她捏了捏退,不多时柳贵妃便觉得困了,青烟见状扶着柳贵妃进寝殿,却不想寝殿内床前地上大喇喇地躺着两个人。

        嘴角还渗着血。

        柳贵妃猛地一退,瞬间脸吓得惨白。

        青烟吓得也不轻,却还是扶稳了柳贵妃,朝着门外喊道,“来人,来人。”

        颤抖声音泄露了此时害怕的心绪。

        宫人急忙进殿来,看到眼前景象也是吓得不行,忙将地上的人抬出去,又让人去寻了太医来给柳贵妃把脉。

        柳贵妃面无血色,嘴里念念有词,青烟在一旁轻拍着她安抚,柳贵妃不让青烟扶她去寝殿,硬是让青烟将她扶到了偏殿躺下。

        太医很快来了瞧过之后,只说贵妃受到了惊吓,需要静养。

        青烟让人送走了太医,又遣人去前朝看看皇帝是否忙完,请皇帝过来一趟瑶华宫。

        等人都离开,青烟半蹲下身来安抚柳贵妃,“娘娘,没事了,都没事了。”

        “是谁?是谁干的?”柳贵妃转过来头看着青烟,眼神涣散溢满了恐惧,突然激动抓住青烟的手臂,“是沈峤是不是?”

        “是沈峤还是汴梁王?汴梁王简直太嚣张了,完全不把皇室放在眼里。”

        青烟无奈,却也只能继续安抚,“娘娘,您别想这些事情了,这里是后宫,皇宫的宫墙不是谁都能翻越的。”

        “可那是汴梁王。”柳贵妃听不进去,“他的能力和势力,只要他想就可以,一定是他,也只有是他。”

        “他一定是为了给那个贱人出气……”

        说到激动处小腹竟传来阵阵痛意,柳贵妃直觉不好,“快,叫太医,肚子……我肚子好痛……”

        青烟脸色一变,急忙出去拦住刚走不远的太医,太医一听柳贵妃肚子不舒服,转身就火急火燎地回去。

        青烟安抚柳贵妃让太医瞧瞧先,柳贵妃对孩子太重视,安静下来让太医看诊。

        太医从把脉开始就眉头紧皱,脸色越来越凝重,“娘娘切记情绪大起大伏,方才诊脉发现娘娘胎相不好,微臣会给娘娘开一些保胎的药,娘娘以后需要好好静养,不然皇子可能会有碍。”

        柳贵妃一听这话,变得紧张了起来。

        “王太医,这孩子对本宫有对重要,你知道的吧?”

        “微臣知道。”王太医恭敬地回答。

        “该怎么做也用不上本宫叮嘱了,本宫只要孩子能平安降生,明白了吗?”柳贵妃对一旁的王太医耳提面命。

        王太医是柳贵妃带进宫的,在太医署有如今的地位也是因为柳贵妃。

        柳贵妃地位越高,权力越大,对于他来讲,只会有利。

        不用李柳贵妃提醒,王太医也知道该怎么做。

        “微臣明白。”王太医表明忠心,“只要微臣在一天,就能保住娘娘腹中孩子一天。”

        ------题外话------

        今天放到晚上更新,考生们加油!

        想去的能去的地方都是最好的地方,都会有最美的风景和意想不到的收获!

        尽最大的努力就好了,不为别的,只为不给自己留遗憾哦~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