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无事献殷勤

第三十五章 无事献殷勤

        “就随便来看看。”沈峤笑了笑,“你家王爷在吗?有在忙吗?我现在过去方便吗?”

        一连三问福康傻了。

        姑娘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这样积极的模样让他感觉到害怕。

        “在,不忙,方便。”福康直接了当回答,而后朝沈峤身后看了看,“姑娘和王爷真是心意相通,知道王爷这时辰还未用膳,竟亲自给王爷做这些。”

        “姑娘随奴才来。”

        沈峤跟在福康身后进到汴梁王的院子。

        “姑娘,王爷在里面候着来。”王府下人在门口迎接,笑着将沈峤迎进来,顺手将大门打开,里面的热气袭来,沈峤一时间没有习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沈峤径直进了房间。

        进了屋内让下人将饭菜放好,才拐弯进殿内。

        汴梁王正低头在处理公务,认真到没有听到沈峤进来的声音,沈峤盯着他像是批改作业一样的动作,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汴梁王听到声响抬起头,“来了怎么不叫本王?”

        “你不是要处理公务吗?”沈峤收了笑。

        “无碍,不是什么要紧事。”汴梁王放下手中公务,站起身走到沈峤的身边,无形中给沈峤造成了压力。

        “那个......我给你做了点吃的,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吃东西,那慧灵说我晕倒后你很照顾我,所以就想着给你做点吃的,就算你吃了,也给我个面子,再吃点吧。”沈峤抬头看向汴梁王。

        两人的距离有些近,她只到汴梁王的肩膀处,同他说话需要仰着头。

        “你做的?”

        “当然,你咋还能不信我呢?”沈峤最受不得质疑。

        “去看看。”

        沈峤扬起笑脸点头,绕一圈到汴梁王身后,推着他往屋内去,“走,这次的菜系不同,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被推着走的汴梁王侧过脸来看沈峤,却被肩头挡住了她一半的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回过头来的汴梁王却浅笑着。

        这一笑不要紧,要紧的是被其他人给看到了。

        好了,不足半天整个汴梁都知道了,‘金屋藏娇’的那位做的一手好菜,哄得汴梁王服服帖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从未有笑脸的汴梁王,都展露笑颜了。

        走到桌前,下人急忙打开盖子,今天的菜不是一定要趁热吃的,沈峤才敢让人端着这么远过来,不过她用了保温层,也没有很冷。

        汴梁王看着桌上的菜,“今天的菜好像同前两次不大一样。”

        “当然了,今天是粤菜,之前都是川菜,当然不一样。”沈峤将他按坐在凳子上,“你不需要了解这些菜系,就只管吃好了。”

        汴梁王,“......”

        他好像听出来另外一层意思。

        “尝尝看啊。”沈峤顺势坐到他旁边,看着汴梁王没动筷子,把菜往他的面前推了推,指了指他面前的筷子。

        这是她第一次做这几道菜,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反馈。

        汴梁王心里开始打鼓,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可看到她期盼眼神,又不忍心拒绝,最终拿起筷子朝最面前的蚝烙下手。

        放进嘴里,嘴里动了动,眼神一亮,这菜不输于沈峤口中的川菜。

        虽然他喜辣,可这菜又有别样的味道。

        沈峤见他的神色就知道,没有失败,“还有两道菜,尝尝。”

        听话的汴梁王开始朝虾夹去,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做法,普遍的盐水虾和蒜香他已经吃够了,头一次吃这种口味的虾。

        福康见王爷吃虾,急忙上前要给去壳。

        被沈峤一把拦住,“王爷,这虾可以连壳一起吃下去,酥酥脆脆很香的,你试试。”

        汴梁王皱眉。

        福康愣住,壳剥还是不剥呢?

        “你不信我?”

        沈峤一句话,汴梁王鬼斧神差地把筷子夹着的虾放到嘴里,咬了起来,果然......如沈峤说的那样酥酥脆脆,唇齿间传来椒盐的味道。

        “怎么样怎么样?”沈峤见他乖巧,心情大好。

        “不错。”汴梁王点头肯定。

        “还有最后一个,快,吃吃看。”

        汴梁王又朝最后一个菜夹去,沈峤急忙补充道,“这个叉烧有的地方没有酱汁,你一定要蘸一蘸酱汁,这样口感更好。”

        汴梁王点头。

        福康将一切看得一愣一愣地,他们的王爷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转念一想,算了,连葱都厌恶却吃下去的人,还指望他有什么底线?有什么原则?

        他深深地怀疑,他家主子被姑娘的美色和手艺给收买了。

        最后一道菜下来,沈峤的厨艺天赋得到了肯定,即使是第一次做菜,依然不差。

        “你知道吗?这几道菜我是第一次做,你都说好吃的话,那肯定是不会差了。”沈峤撑着小脸在一旁得意。

        汴梁王,“......”

        手中的肉瞬间觉得不香了是怎么回事?

        他说怎么感觉不对劲,合着是自己成了小白鼠?

        沈峤看着他逐渐变化的神色,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话题一转,“你看,你对我是多么的重要啊,第一次都给你了,这还不够明显吗?”

        ‘啪嗒......’

        这次不是汴梁王了,而是一旁正准备给汴梁王倒茶的福康,一个不稳,茶杯倒了,急忙告罪,“奴才一时手抖,请王爷恕罪。”

        姑娘......姑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他怎么不记得王爷和姑娘有那啥呢?

        汴梁王却没有搭理福康,看是朝沈峤看过去,“你......”

        “呸。”沈峤拍了拍自己的嘴,“我的意思是这菜系的第一次,这三道菜的第一次,没有别的意思。”

        汴梁王嘴里的菜总算放心的咽了下去,放下筷子盯着沈峤,“你今日是不是有话要同本王说?还是有事求本王?”

        沈峤,“......”

        她看起来是那种有事献殷勤的人吗?

        “这不是吃喝拉撒都在王府,寄人篱下要有寄人篱下的姿态不是,所以这才想着来抱王爷大腿,寻思着王爷能庇护庇护。”沈峤说完,美滋滋地看着汴梁王。

        “就这样?”

        “嗯,就这样。”沈峤点头,“我是王爷带回来的人,王爷也说过要护着我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