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塞人

第三十八章 塞人

        “还不算太笨。”汴梁王给了个评价。

        “什么啊?我可是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奇女子。”沈峤不满意他的评价,给自己重新定义。

        “好好好,你说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这样的态度才对嘛,不至于注孤身。”沈峤说完察觉到自己又嘴瓢了,急忙瞥向汴梁王,想看看他的反应。

        却不想看到他竟然嘴角扬起。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他的头发的黑亮顺滑。

        身前那散下来的发,配合着他的笑容,沈峤竟看呆了。

        “你笑起来其实很好看。”沈峤耷拉着脑袋,直直地看着他。

        汴梁王看过来和她四目相对,凑上前,“难道本王不笑的时候就不好看了?”

        “也不是,不笑的时候总让人觉得你拒人于千里之外,很难相处的样子,这样你会没有交心的朋友。”沈峤躲开他的眼神,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世界那么大,若是没有朋友亲人,一个人该多孤单啊。”

        “那样的日子真的很难熬。”

        说着说着,沈峤低下头看着脚跟红了眼。

        汴梁王站起身走到沈峤的面前,轻声说道,“不会,我有你。”

        声音从头顶传来是,沈峤仰起头看向汴梁王,又听到他说道,“你有我,我有你,如此便够了。”

        ‘我有你’三个字对沈峤的冲击太大。

        沈峤抬起头看向他,他的神色极其认真,像是承诺一般,她的心里微微触动,心里有种被塞得满满得感觉。

        汴梁王伸出手覆在她的头上,顺着发丝揉了揉她的头,“我带你回来,便会对你负责。”

        “难道不是因为我身上有你想要的吗?”

        汴梁王,“......”

        干啥啥不行,破坏气氛第一名。

        沈峤也觉得气氛不大行,干笑两声,“时间不早了,那什么......我先走了哈。”

        沈峤几乎是落荒而逃,她没想过她竟然会觉得反派长得好看,觉得他人还不错的地步,她得好好冷静一下。

        到了门口,“别忘了把柳菀找回来给我,谢谢你啊。”

        汴梁王看着临走还不忘吩咐他做事,还真是......

        ......

        沈峤回到掌上阁,换了身衣服靠在窗塌上,让慧灵把窗支起来,看着外面的积雪,斜下的阳光折射在积雪上,反射出晃眼的光芒。

        就这样呆坐了许久,福康来了。

        “姑娘,您要的人带来了。”福康朝沈峤拱手一礼后,又把身后的人“还不过来给姑娘行礼问安?”

        福康身子一侧,身后的柳菀上前半步,头低着不看沈峤而后福了福身,“沈姑娘。”

        这一次沈峤再见到柳菀,心态变了不少。

        或许是同情她的遭遇,也可能是因为她要将柳菀送进宫里,做她手中的利刃,去对付她们共同的敌人。

        “这次把你找来是有事情需要你去做。”沈峤坐直了身子,开门见山。

        “我知道,我愿意。”

        沈峤挑眉,看来管家已经把事情都做好了,也好,免了她费口舌。

        “我会给你安排新的身份入宫,我不会干涉你怎么去做,也不会指点你怎么做,过程在我这里不重要,我只要结果。”沈峤罗里吧嗦一堆。

        柳菀终于抬头,眼底有着疑惑,“不需要我把宫里的大小消息传给你?”

        “你觉得汴梁王府会差你这点消息吗?”

        柳菀,“......”

        她好像被瞧不起了。

        “那我能问一问,为何是我吗?只是因为我能给宫里的那位添堵?”柳菀调整好心态,问出自己的疑惑。

        “对,就是这样。”

        柳菀,“......”

        所以这位沈姑娘到底卖了什么药,难道真的只是想玩玩而已?

        可这件事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母亲和她在柳府的地位,只能靠她得到宠爱来改变,或许如她最初的想法一样,攀上汴梁王府是最好的出路。

        “如何?”沈峤和她确认想法,“确定愿意吗?”

        “嗯,我愿意。”柳菀坚定的点头,“不过......”

        沈峤微微侧了脸,想听一听柳菀有什么条件。

        “我为之前的态度给沈姑娘道歉,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予我计较。”柳菀先是道歉,神色诚恳。

        沈峤倒是没想到柳菀会道歉,“我根本没在意,也没放在心里,你也不用在意。”

        “另外就是,我一入宫想出宫就不是容易的事情了,至少没有高位分之前不行,我想请沈姑娘能时不时照顾我母亲,最少能确保她生命无虞。”

        “好,我答应你。”沈峤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这几日你先住在王府,我会给你准备一些诗词歌赋,届时在年宴上让你脱颖而出,以汴梁王府的名义入宫,皇帝就算是看在汴梁王的脸面,也不会给你太低的位份。”沈峤说出自己的打算。

        “听沈姑娘的安排。”

        “福康,给柳姑娘准备住处,另外去请京城最好的舞娘,我有用处。”沈峤有汴梁王的承诺,用起福康来也是如鱼得水。

        “是,奴才这就去办。”

        如今的福康已经把沈姑娘看作是女主人了,自然事事优先。

        离年宴没有多久的日子了,沈峤把自己很喜欢的一首歌默写出来歌词,那是带有古风的一首歌,再找优秀的舞娘给配上。

        柳菀这段时日不断地练习,她的天赋很高,不过几日就已经跳的极好。

        沈峤日日去监督,见柳菀跳舞也是一种享受,而后觉得不如多给几首歌,一同赋上舞蹈,对于柳菀争宠也是很有帮助的。

        柳菀很争气,都用最短的时间学会了。

        年宴的时间越来越近,沈峤请了汴梁王从宫里要了一位嬷嬷,教导柳菀宫廷礼仪,以后就伴着柳菀身边。

        有了宫里的老人柳菀也松气了许多。

        老嬷嬷能教得东西太多了,学得越多,入宫后她越轻松。

        年宴的三天前,沈峤收到了来自宫里贤妃的请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