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衣服成对

第三十九章 衣服成对

        果然如汴梁王所料,单独给了她一个请帖。

        要不说宫里的都是人精呢,知道投其所好,知道汴梁王的重要,也对她另眼相待。

        沈峤让人把汴梁王送来的料子都拿了出来,挑来挑去最后选择了正红色料子,不是说古代对红色的执念,既然汴梁王的权势已经在那儿了,不来身红色都对不起人了。

        “姑娘真有眼光,您皮肤白皙,红色衬您。”尚苓跟在沈峤身旁一起挑选。

        “也就这脸和皮肤好,不然我都不好打扮自己了。”沈峤跟着夸。

        尚苓和慧灵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不过......”沈峤立即转移话题,“你们王爷的衣服准备好了没?”

        “管家应该已经备好了,这些都是要提前准备的,加上年下府上都会做新衣,会多准备衣服收拾这些。”尚苓回答。

        “不过府上每年都不热闹,只有新衣才能有点过年的氛围了。”尚苓语气中带着遗憾。

        “嗯?过年就该热热闹闹的啊?一起守岁,一起跨年,一起迎新,多开心的事情啊,一早能收到压岁钱,见到亲人朋友,吃顿热饭,多幸福。”沈峤回忆着小时候。

        每每到了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有烟花鞭炮,和爸爸妈妈一起吃汤圆,还有大鱼大肉,那时候的她是最幸福的时候了。

        尚苓看着沈峤难过的神色,不由地上前拍了拍她的背,“姑娘,王府就是您的家,王爷就是你的家人,若是姑娘不嫌弃奴婢和慧灵的身份,我们也是姑娘的家人。”

        “届时,若是姑娘心情不错,不如给奴婢们做点好吃的,让奴婢们也能享一响口福,奴婢们没什么银钱,姑娘也可以准备些银钱给奴婢们,多少都行。”

        “噗嗤......”沈峤嗤笑一声,“吃我的,还要惦记我为数不多的钱,谁给你们的胆子?”

        “当然是姑娘给的。”

        “当然是姑娘给的。”

        尚苓和慧灵异口同声,瞬间主仆三人笑作一团。

        “去给我打听打听你们王爷去赴宴的衣服,我看这匹酒红色很适合他,要是管家选择的衣服一般,就把这料子给管家送过去,让他请人赶制一套衣服。”沈峤将手放到正红色料子旁边的酒红色料子上。

        都是红色,她既然是借着汴梁王的光才能进宫,自然要把这关系给坐牢实了,这样怕她的人才更多。

        “奴婢这就去。”慧灵得了吩咐跑得最快。

        尚苓抱着沈峤选好的料子,拿去给下人赶制。

        本沈峤也是有新衣的,只她不满意,觉得怎么着也是要进宫,她可是第一次进宫呢,不能丢了脸面和气势。

        “这匹蓝色衬柳菀,让人也给她赶制一套,看看她喜欢什么样式的,得衬她身材才好。”沈峤临走前,点了一匹蓝色料子给柳菀。

        尚苓有些不愿,“姑娘,这些料子都极其珍贵,就是宫里也是限定的,您就这样给柳姑娘一整匹,会不会太......”

        “她只要多给柳贵妃添堵,就值这料子了。”沈峤不在意,汴梁王的东西用起来不心疼,“再说了,就是要让宫里的人看看,王府随便出来一人衣衫打扮都不输宫里的贵人娘娘,想想她们难看的脸色,你不开心吗?”

        “本来不开心,但是姑娘这样一说开心了。”尚苓脸上的不情愿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欣喜。

        “对了,你父亲到了王府还习惯吗?若是有什么不适应的,你让他来找我。”沈峤带着尚苓往主屋回去。

        尚苓的父亲被沈峤求了管家,给他在王府安排了事情做,这些年对女儿的疏忽,让她受了很多委屈,如今能每日看到女儿,尚父还是很开心的。

        尚父已经待了几日,尚苓从未主动提起父亲,沈峤却不是个什么都撒手不管的主儿。

        “习惯,父亲一直念叨着姑娘的好,还叮嘱奴婢要好好伺候姑娘......”

        “打住。”沈峤打断尚苓后面的话,不用想都知道要说什么了,“他习惯就好了,你让他若是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或者是管家。”

        “奴婢记下了。”尚苓浅浅一笑,露出两个小梨涡。

        她明白这是姑娘对她的好。

        ......

        年宴的这天。

        沈峤起了个大早,叫来了管家,神神秘秘地叮嘱他去买些食材,还准备一些物件儿,福康听着这些东西虽然不解,却笑着应下去安排了。

        “姑娘,王爷那边请您过去一趟。”下人和管家擦身而过,进来禀报。

        沈峤一愣,“到进宫的时辰了?”

        “不是,好像是王爷有事需要姑娘去定夺。”

        “行,知道了。”沈峤点头应下,“尚苓,慧灵,给我梳洗吧,一会儿就不回来了,直接从王爷那边出发。”

        “是。”

        尚苓和慧灵一个化妆面,一个盘发,各司其职。

        两人手脚很快,一个淡妆将沈峤的脸更加凸显,沈峤不得不惊叹这张脸,就是传说中的浓妆淡抹总相宜。

        淡妆多了几分清纯俏皮,浓妆......她试过一回,虽然好看,但是看起来总像是大反派,她不乐意,再也没上过浓妆。

        “尚苓,今日的妆面浓一些,要配得上那一身红衣才好。”沈峤开口让尚苓补妆。

        “是。”

        慧灵心领神会,也给沈峤换了个发型,将全部的头发盘起,盘根错节的手法让沈峤夸赞不停,也就她头发多,要是头发少根本盘不起来。

        沈峤挑了一套红色带金的钗全套发饰。

        换上红裙,腰间一根红丝带绑出腰线,好看。

        ......

        汴梁王那头等了半天不见人来,刚想让人再去请沈峤,就听到外间传来声音,“王爷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汴梁王疾步走出去。

        一身酒红色的汴梁王和一身正红色的沈峤撞了个正面。

        两人都被对方给惊艳到了。

        汴梁王竟也选择了金色的发冠,配上他酒红色的衣衫,腰前佩戴了一块红玉,和沈峤的红丝带相映衬,格外的和谐。

        汴梁王直直地盯着沈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