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占有欲

第四十章 占有欲

        在汴梁王眼中的沈峤,一袭红衣映着她桃花般的容颜,目光流盼之烁着绚丽的的光彩。

        红唇皓齿,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动人的娇媚。

        白皙的皮肤如月光般皎洁,纤腰犹如紧束的绢带,头戴的发饰竟也变得熠熠生辉,这样妆面的沈峤是他从未见过的。

        他眼底的惊艳溢于言表。

        “果然王爷很适合这颜色,我眼光还是不错的。”沈峤回过神来,率先开口。

        “你也不差。”

        “我谢谢王爷的夸赞。”沈峤皮笑肉不笑,这夸赞听起来让人真的开心不起来,“王爷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你已经完成了。”汴梁王不在意沈峤的态度。

        沈峤,“???”

        什么完成了?

        完成什么了?

        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道光,“王爷叫我来,该不会是为了让我看看您这身衣服吧?”

        汴梁王点头,沈峤整张脸大写的无语,“王爷,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这不是你给本王挑的吗?本王寻了你来,不是很正常吗?”汴梁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正常,正常,太正常了。”沈峤苦笑。

        这人咋还这么较真呢?

        “要不要吃点东西?一会儿进宫怕你吃不到什么东西,在府上先随便用一些,垫垫肚子。”汴梁王装作没看到她的模样。

        沈峤眼神一亮,不说不觉得,一说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况且最近她忙着柳菀的事情,还抽空教了府上厨子几道菜,如此她也能吃上喜欢的菜了,不是她不想做,而是冬天太冷了,她懒。

        “没想到王爷还是个细心地人。”沈峤不吝啬夸奖。

        “本王一直都是。”

        “行,王爷说得对。”

        汴梁王浅笑,他好像越发喜欢沈峤同他呛声的样子了,平静无波的生活开始泛起了涟漪。

        沈峤大快朵颐,她小说看得不少,进宫参加宴会这种事情,吃不了多少东西,为了不让自己受委屈,当然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

        没有什么比填肚子还重要。

        汴梁王坐在她身旁,看着她吃。

        汴梁王发现其实沈峤挑食的厉害,之前却教育他不要挑食,也是最近才发现,沈峤根里很固执,她不想做的事情不想吃的东西,绝对不会接受。

        “你不吃吗?”沈峤吃得五分饱后,一直顶着被盯着的目光总算是受不了了,“你不是说宫里吃不上东西,你也填点肚子吧?”

        说着,沈峤放下筷子,把旁边没有动过的菜挪过去。

        汴梁王神色一闪,这菜......怕是她不喜欢,不然就该像其他的菜一样,都只剩下二分之一了。

        “我用过了。”

        “哦。”沈峤点头,但是汴梁王总这么看着她也不是个事儿啊,“一般这种宴会,除了歌舞啊,吹溜马屁啊,还能干嘛?”

        “封赏奖励,兴致来了可能凑成几对,也可能再封几个妃嫔,不固定。”

        沈峤瘪了瘪,不新鲜。

        不过......凑几对赐婚这种事儿,还有给皇帝送美人儿这种事儿,她感兴趣。

        “你觉得祝可怎么样?”沈峤还在填肚子,至少要八分饱才能停筷。

        “不熟。”

        沈峤,“......”

        “你熟的人有几个?”沈峤忍不住反问。

        汴梁王认真的想了想,“不多。”

        沈峤深呼吸,“王爷也知道,我初来乍到的时候去了趟柳府,要不是这姑娘在我身边,我就被孤立了,我吧就寻思着怎么报答一下她。”

        “犯不着。”

        “于你是犯不着,于我不同。”沈峤不懂男人的想法,不似女子的感性,“要不,我做饭给她吃?请她来府上做客?”

        “做客可以,做饭不行。”汴梁王直接否决。

        “为什么?”

        汴梁王,“......”

        简短三个字让他愣住了,是啊,为什么?凭什么?

        好像是不愿意她为别人辛苦,也不愿让别人见到她的风采,他想她的所有美好都只属于他一个人,或许是他一直以来有的占有欲吧?

        “你想什么呢?”半晌没有得到回答的沈峤,抬头看向汴梁王,见他愣神,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汴梁王意识到失态,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吃好了?时辰差不多了,走吧。”

        “好。”

        沈峤并没有去深究汴梁王的话,只想着年后请祝可来府上玩儿,给她做好吃的,毕竟是她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女朋友’,得好好联络联络感情了。

        ......

        刚打开房门,沈峤被灌进来的冷风吹得一个瑟缩,汴梁王看了一眼吩咐尚苓,“给你主子多备几个汤婆子。”

        “是。”尚苓小跑着去拿汤婆子。

        同时,汴梁王将身上的大氅脱下给沈峤披上,一股暖意袭来,沈峤被裹得厚厚地,她本身就已经披了大氅,再加上汴梁王的,说不出来的怪异。

        可这大氅实在是太暖和,她也不矫情,“谢谢。”

        汴梁王挑眉没接话。

        沈峤看到他诧异,想着估计他也有小说角色的性子,觉得这时候她应该矫情婉拒,说,“衣服给我了,你怎么办?”

        然后呢,男人再趁机来一句,“我一大男人不冷,你披着吧。”

        女人就感动得一塌糊涂。

        啧。

        狗血的剧情,她才不要呢。

        很快尚苓回来了,沈峤抱住汤婆子,又有两件大氅的加持,别说多暖和了。

        ......

        王府门口,柳菀已经等候多时了。

        当看到里面出来的一对璧人时,微微低下头,神态相似和相处自然的他们很般配,之前是她想岔了。

        “王爷,姑娘。”待人走近了,柳菀福了福身。

        沈峤也一眼看到了柳菀,“这身衣服很配你。”

        “姑娘选的这颜色极好。”柳菀笑着应承。

        “那当然,自古红蓝出cp,指不定我是你的cp呢。”沈峤冷不丁地开起来玩笑。

        “何为......cp?”柳菀不解。

        看了看沈峤,没得到解答又看向汴梁王。

        汴梁王转身就上了马车,临了还对沈峤催促,“天寒地冻,赶紧上马车。”

        “就是一对儿的意思。”沈峤简单解释,急忙也钻进了马车,主要是她怕冷啊,马车内到底比外面暖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