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色满汴梁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祭祀风波(中)

第五十五章 祭祀风波(中)

        青烟磕头说道,“娘娘放心,奴婢会成为娘娘手中最利的刀,替娘娘扫清道路上所有的障碍,让娘娘能高枕无忧。”

        “最好是。”柳贵妃收回自己的手,“去吧,祭祀的事情本宫希望你能办的漂亮一些。”

        “奴婢这就去安排。”

        柳贵妃看着青烟退出去的背影,眼底蒙上一片暗色。

        ......

        昨夜烟花照亮了整个汴梁城,第二日一早众人见面问的第一句就是:“昨晚的花火见着了吗?”

        他们从未见过这样大规模的花火,说不上多稀罕,可在守岁的夜里看到,总觉得哪里不一样,心里多的是说不出来的兴奋。

        而汴梁王府一早到处是喜气洋洋的场景,人人见面都是:“新年好。”

        因为:昨夜管家已经打过招呼了,所有人初一这天见面都要这样打招呼,说是姑娘下的令。

        在王府当差的日子里,逢年从不敢这样大张旗鼓的打招呼,如今拖了姑娘的福,才敢这样有底气了。

        连早起要进宫参加祭祀大典的汴梁王听到管家的‘新年好’,都愣了片刻。

        管家解释是沈姑娘要求的后,才缓和了神色。

        “既然她这样安排了,你们照做吧。”汴梁王淡淡的接了一句。

        “王爷,姑娘做的这些可要持续下去?往后跨年都这样?”管家试探的问道,于私心他希望持续,如此也能让王爷不再想那些过去的事情。

        “你看着办吧。”

        “奴才知道了。”

        “嗯,本王先进宫祭祀,昨晚吩咐你的事情别忘了。”汴梁王理了理衣领,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仪表,没问题后准备进宫。

        “奴才记得。”

        “嗯。”

        管家目送汴梁王出了屋子,吩咐下人把府内的事情办起来,他则穿戴好后去了东大街最繁华的酒楼。

        ……

        “皇上,好了。”柳菀身着轻纱给皇帝整理好衣衫,浅浅一笑。

        皇帝眼神一闪很快回神,“你也赶紧收拾一番,一会儿还要参加祭祀大典呢。”

        “妾身很快就好,不能耽搁皇上的大事。”

        “爱妃最懂朕心。”说完,皇帝伸出手揽过柳菀,在她的腰间轻轻一捏,惹得柳菀轻声求饶,皇帝见她模样收了手,凑上去在她耳边低语,“晚上等着朕。”

        “可是今天是初一,大姐姐没了,可二姐姐还在又是贵妃,皇上应该去二姐姐那里。”柳菀状似什么都不懂的建议道。

        皇帝将她放开,让一旁的福瑞上前给自己做最后的收拾。

        “可是妾身说错什么话惹皇上不高兴了?”柳菀并没有楚楚可怜样子,而是多了几分大大方方,还有坦然。

        皇帝仔细打量着她。

        好像是要透过她看到另外一个人,那个已经逝世的人。

        半晌……

        “你没说错,如今皇后之位空悬,朕自然不需要遵守那些规矩,贵妃如何,皇贵妃又如何,不过是个妾,朕还不需要为了她去守着那些个禁锢。”皇帝冷漠地说道。

        微微低头的柳菀嘴角翘起,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殿内可不全是她的人,后宫中各方的耳线都有,皇帝的话不用她出手,就能传遍后宫,对于刚小产的柳贵妃还不是重重一击么?

        “妾身明白了,今晚等皇上来。”

        “这样才乖。”皇帝听到这话复又笑起来,捏了捏她的脸,“你赶紧整理吧,朕先去前朝了。”

        “恭送皇上。”

        送走了皇帝,孙嬷嬷叫退了殿内的宫人,独自伺候柳菀收拾。

        柳菀坐在镜前,看着这张和元后只剩下两分相似的脸,止不住地冷笑,“嬷嬷,没想到皇上还真的对元后动了心思呢。”

        “王府的消息不会有错的。”孙嬷嬷稳重沙哑的声音传来,她已经拿好了柳菀需要换上的衣衫,“娘娘若是不想身上有元后的影子,亦可做自己,沈姑娘说过的,不需要你额外做什么,她不会强迫也不强求。”

        提起沈峤,柳菀眼神迷乱,“她越是不做要求,我越是要做的更好,不是吗?”

        “娘娘是个心善的人。”

        “噗嗤。”柳菀回神笑了,“嬷嬷真会哄人,我可不是什么心善之人。”

        “只娘娘自己没有认清自己罢了。”嬷嬷叹了口气,“娘娘也抓紧时间装扮吧,一会儿也要去前朝,今天或许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是啊,不知道我的好二姐会不会拖着病体去祭祀大典呢。”

        “娘娘去看看就知道了。”

        “是啊,吃瓜要吃热乎的才行。”柳菀眉眼弯弯一笑,“这是沈姑娘对我说的,她还说晚了吃不上热乎的。”

        “沈姑娘的道理总是很多。”

        “谁说不是呢。”

        一时间主仆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的距离更近一些了。

        ……

        祭祀台。

        众朝臣已经等候多时,皇帝到的时候众人跪拜,一身石青色五爪金龙四团朝服,玉冠带珠,身前还是熟悉的玉佩的汴梁王看着皇帝走来,并没有多余的话。

        皇帝像是昨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平常和汴梁王先打招呼,“皇叔,昨夜守岁可还好?”

        “甚好。”

        “如此就好。”皇帝笑着,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听福瑞说昨夜王府的方向还有大量的花火出现,朕还怕王府出了什么事情呢,如今见着皇叔安好,也就心安了。”

        “这些年城内因为某些事情新年都未放过花火,如今看来这个喜庆的事情可以再次兴起了,百姓也能更高兴的过年了。”

        汴梁王终于正眼看他。

        皇帝话里的意思他再明白不过,不过是隐射他母妃大火烧了宫殿自杀,他掌握汴梁大权后整个汴梁便不敢再现花火。

        而他口中的句句不离‘花火’,想必其他朝臣也听到了。

        “皇帝昨夜前有新欢娇嫔,后又痛失爱子,还有精力关心本王府上的事情,也是辛苦了。”汴梁王开口就是嘲讽,还直击他的痛点。

        皇帝,“......”

        汴梁王的嘴向来厉害。

        “皇上,吉时到了。”福瑞见状上前对皇帝禀报,如此结束这场口舌之争。

        “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