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朱棣之子朱高煦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秦王薨(上)

第十一章:秦王薨(上)

        九月十八日。

        这一天叫万寿节,也就是朱元璋的诞辰。

        朱元璋正是起于微末,故而在过节礼仪方面,还是比较讲究的。

        万寿节毕竟是皇帝诞辰,属于朝廷的重大节日,朱高煦身为皇孙,自然被朱元璋临时解除了禁锢。

        在朱元璋主持的皇室家宴上,朱高煦见到了他的二伯父秦王朱樉、三伯父晋王朱棡,以及十多个藩王叔父。

        燕王朱棣因为有军务在身,所以此次没有亲自过来参加万寿节,不过却派人送来了寿礼。

        朱高煦的众多叔父之中,有的已经就藩如齐王、蜀王、代王、肃王等,有的已封王但因年少未就藩如谷王、韩王、沈王等,有的比他年纪还小,如安王、唐王、郢王、伊王等皆不满十岁。

        由于太子朱标身体状况不太好,再加上行动不便,他到场与众人打个照面,寒暄客套后便退了下去。

        朱元璋内心压抑,即便是他的生日也开心不起来,甚至取消了百官祝酒的环节。

        唯有见到朱高煦送上的寿礼——豆油皂的奇效之后,他的心情才得到了一些舒缓,因为这给皇家商行又增加了一条源源不断的财路。

        或许是考虑到太子朱标的体况不好,朱元璋在家宴上特地点名素有旧疾的秦王朱樉务必起居有度,万万不可肆意妄为而弄坏了身子。

        如今双鬓皆白,年近不惑的秦王朱樉,似乎患有某种慢性疾病,身上散发着烂苹果的气味。

        虽然他的精神还算不错,说话嗓门很大,但他贪色嗜食,外强中干,整个人肚大腰圆,就像肿胀的气球,给人一种随时会爆掉的错觉。

        而且,秦王朱樉脾气暴躁,经常虐待秦王宫里的宫人。

        对此,朱元璋告诫秦王不要肆意虐待宫人,小心宫人心生怨恨而在日常食物中下毒。

        秦王朱樉嘴上答应,但朱元璋知道其本性难移,只是让对方务必注意保重身体。

        朱元璋的耐心劝说,在秦王看来等同于特别的关心,这令他受宠若惊。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观太子朱标体况,怕是活不到明年。

        秦王觉得,若将来太子朱标病逝,在朱允炆体弱、朱允熥已死,其余众子皆年幼的情况下,按照长幼有序的规矩,身为皇次子的他有九成八的可能会被朱元璋册立为新任太子。

        秦王等藩王眼见太子朱标将死,虽觊觎太子之位,但面对朱元璋的威严,自然不敢造次。

        北方边疆因有军中宿将,以及如燕王、辽王等未来参加万寿节的藩王统兵镇守,并无鞑虏敢趁万寿节寇边,所以此次的万寿节没有起什么风波。

        万寿节一结束,朱高煦又开始了他的禁足生活。

        然而,这种生活仅仅持续二十天后,他便再次被解除了禁锢,因为秦王朱樉死了!

        得知这一消息后,朱高煦感觉他穿越到了一个假的大明朝,因为他清楚的记得秦王朱樉病逝于洪武二十八年,如今才洪武二十五年。

        但此事是个好消息,因为这标志着将来太子朱标病逝之后,燕王朱棣的竞争对手又会少一个。

        实际上,朱高煦并不知道,如今历史发生的一切变化,皆与他的穿越息息相关。

        历史上,道衍和尚为助燕王朱棣上位,早就开始了布局,只是没有较早的遇到对付秦王朱樉、晋王朱棡的契机,更没有想到朱元璋不按常理出牌,会在太子朱标病逝后立朱允炆为太孙。

        再加上朱标骤然病逝,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以至于道衍和尚没有时间去做一些谋划,最终不得不在朱元璋驾崩后,鼓动燕王朱棣起兵靖难。

        毕竟,与朱允炆名正言顺的继位相比,朱棣靖难起兵本质上乃是造反。

        但随着朱高煦穿越而来,受其间接影响之下,太子朱标活到了现在。

        看出太子朱标命不久矣,秦晋二王的野心大涨,这段时间,二王在野心的驱使下,做了很多过去想做但不敢做的事,这才让道衍和尚有机会施展手段。

        若能在太子朱标病重、朱允炆患病期间,趁着朱元璋注意力都在朱标父子身上的时候,以推波助澜之计,借旁人之手搞臭秦晋二王的名声。

        那么,在太子朱标病逝之后,以朱允炆患病、朱允熥已死,朱标其余诸子皆年幼的情况下,于情于理,都该燕王朱棣成为新任太子。

        而这,便是道衍和尚得知太子朱标病重,恐不久于人世之后,就已经开始实行的谋划。

        他深知无孔不入的锦衣卫之可怕,故而所采取的手段,皆为假借他人之手而施展。

        比如,分别在西安府、太原府散播秦王、晋王很可能会被立为储君的传言。

        十月初九。

        朱元璋下了早朝,先在文华殿接见了几名大臣,随即退往偏殿,见到了已在此处等候多时的锦衣卫指挥使蒋瓛(音同环)。

        “参见陛下。”蒋瓛急忙跪下行礼,用浑厚的嗓音说道。

        朱元璋登上御座,稳住身形,接着微微抬手,示意蒋瓛不必多礼,待对方平身,才开口发问。

        “你在密信里说已查清秦王薨逝之缘由,只不过前因后果较为复杂,需要当面奏禀,说吧,秦王骤然薨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臣——”蒋瓛双膝一软,又跪了下去,以头触地道:“臣恳求陛下节哀。”

        朱元璋的心情异常糟糕,太子朱标能不能挺过这个年关还未可知,眼下秦王朱樉却先去了,真是令他始料未及。

        昨夜他已从其他渠道得知秦王薨逝的消息,并下令处置了那些保护秦王不力的锦衣卫密探。

        此时听了蒋瓛的话,朱元璋反而显得很平静。

        “朕要听缘由,你仔细的说。”

        蒋瓛微微抬头,顺着朱元璋的话,恭声应道:“是。”

        接下来,他将秦王之死的原因缓缓道了出来。

        上个月万寿节,秦王在皇室家宴上被朱元璋苦口婆心的关心了一番,误以为朱元璋有意在太子朱标病逝后立他为太子。

        再加上欲做从龙功臣之人的吹捧与民间“立秦王为储君”传言,秦王认为太子朱标的众多儿子之中没有可堪大任的,按齿序,该他这位皇次子为储君。

        于是乎,秦王朱樉迷失在阿谀奉承之中,越发觉得未来可以继承大位,更加肆无忌惮。

        万寿节过后,秦王奉命返回封国,而在回归封地的途中,却命令护卫强抢民女,供其淫乐,所过之地,民怨沸腾。

        待其回到封地王宫后,其更是变本加厉,荒淫无度,以至于身体终于吃不消而一病不起。

        秦王重病期间,之前时常被他折磨、虐待而心生怨恨的三名老妇人,趁其抱病卧床,联手在汤药之中下毒,最终把其毒死。

        “就这些?”朱元璋平静的听完蒋瓛的陈述,不悲不喜的问道。

        虽然早就知道其中缘由,但联想到上个月万寿节宴会上,他对秦王朱樉的劝诫,万万没料到竟然一语成谶。

        蒋瓛仍然跪在地上,低着头答道:“回陛下,臣已将锦衣卫调查的结果陈述完毕。”

        “秦王骤然薨逝,知晓其中隐情者,除了参与调查的锦衣卫之外,还有何人?”

        朱元璋以手扶额,略显疲惫的问道。

        “回禀陛下,秦王殿下病逝的缘由,整个王府,人尽皆知,眼下已然在陕西传开。”

        蒋瓛不敢隐瞒,如实回答道。

        朱元璋悲愤交加道:“秦王死了,当地百姓一定会拍手叫好吧?”

        历史上的秦王朱樉薨于洪武二十八年,而在这个时空之中,由于朱高煦的穿越引发了一连串的变化,以至于朱樉提早死了三年,不过他的死因却与历史上出奇的一致。

        秦王自以为会成为储君,目空一切,得意忘形,变本加厉虐待宫人,宫人不堪受辱,下毒将其毒死。

        锦衣卫调查的结果就是无人唆使或逼迫宫人下手,乃是她们不堪受辱而下毒,且有大量人证,毕竟很多宫人都被秦王虐待过。

        换言之,三个老宫人以三人之牺牲,将其他遭罪的宫人从秦王手中解救了出来。

        锦衣卫查不到道衍和尚,毕竟秦王之死与道衍和尚并没有直接关系。

        谁也不能说飓风是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引发的,因为形成飓风,还有其他关键因素。

        可以说,秦王之死,是其咎由自取。

        道衍和尚的推波助澜,只是加快了秦王的败亡速度。

        “臣不知。”蒋瓛再次以额触地道。

        “哼。”朱元璋冷声道:“你是不敢说。”

        顿了顿,他失魂落魄的摆摆手,道:“你下去罢。”

        “臣告退。”蒋瓛以额触地后,躬身退下。

        ps:秦王朱樉的昏聩与死亡原因史书有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