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朱棣之子朱高煦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天命(下)

第十四章:天命(下)

        原来,朱标丧期过去后,朱元璋也逐渐从丧子之痛的悲伤中走了出来,选择谁来做新的皇位继承人,成了他心头上的大事。

        就在昨天,朱元璋干了一件看起来荒唐,但完全符合他行事风格的事。

        他竟然在文华殿先后召见了晋王、燕王,并依次单独问道:“若咱传位给你,你继位后要用什么年号?”

        这不仅是朱元璋对晋王的试探,也是对朱高煦及其背后之人的试探。

        朱元璋提供的纸上写有几十个年号,要求只能选一个,而燕王朱棣选了永宁。

        朱棣选永宁,意为天下永远安宁。

        但朱元璋却当场拆穿了朱棣的“谎言”,并直言不讳的告诉朱棣有精通唇语的锦衣卫密探获知了康平的传递内容为“永乐盛世”。

        此时的朱棣才三十二岁,正是敢打敢拼,满腔热血的年纪。

        虽然现在的他还没有历史上靖难时年近四十的老谋深算,但亦有城府,一方面喜怒不形于色,另一方面又情绪多变,让人捉摸不透,甚似朱元璋。

        朱棣讲述此事时语气中带着一丝气愤,朱高煦很想知道朱棣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但碍于身份不太好主动询问。

        “高煦,你皇爷爷为何会将你禁足在奉先殿?”

        就在此时,朱棣用看穿一切的目光盯着朱高煦的大圆脸,严肃的问道。

        面对朱棣的质问,朱高煦内心虽然万分紧张,但脸上却不露痕迹,平静的向着朱棣鞠了一躬,淡然的作了一番解释。

        “爹,孩儿不敢隐瞒,大约是半年前,有次夜睡,醒来后孩儿脑中便凭空多出了许多东西,皇爷爷觉得这可能是神仙点化,孩儿之后所做的一切,皆是受此影响。”

        朱棣听后,猛的一拍桌子,气急败坏道:“简直胡闹!你当真以为你皇爷爷看不出你的那点小心思?以神鬼之说左右天子决断,这可是欺君之罪!”

        据记载,历史上的朱棣还是相信神异之说的,关于他有天子相、找人看相的趣事就有好几桩。

        当然,真相可能是朱棣靖难登基后,为了皇位的合法性,命人暗中杜撰、散播了一系列有关其注定做天子的谶语与传言。

        而眼下的朱棣才三十出头,正是拥有雄心壮志的年纪,更认可人定胜天的道理,所以并不是太相信朱高煦的说辞。

        在朱棣看来,朱元璋聪明绝顶,不可能被朱高煦神仙入梦点化的谎话而蒙蔽,询问他以年号,看起来像是深信神仙预言,但实则是对他的试探。

        如今局面,太子朱标病逝,储君之位空悬,若说晋王、燕王以及其他藩王没有野心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朱高煦被朱元璋禁足,意思很明确,那便是对燕王起了疑心。

        “虽然你深得你皇爷爷疼爱与器重,但仙人入梦之事太过荒唐,你皇爷爷只会把这一切当成是俺的授意。如此怕是被你弄巧成拙,让俺百口莫辩呐!”

        “不知皇爷爷对爹说了些什么?”

        朱高煦觉得朱棣的反应太过激烈,必然有事瞒着他。

        朱棣没有回答,反而毫不客气的训斥道:“你小子给俺记住,当今世上只能有一人可梦见仙神,那便是奉天承运而生的皇帝!这世上只有你皇爷爷真正梦见过神仙!”

        这个逻辑很简单,只有朱元璋受命于天,其子孙后代才会得天命庇佑,新君继承皇位便等于继承其天命,皇权的合法性正是由此而来。

        朱高煦心里很清楚,当年朱元璋写《御制纪梦》是为了巩固皇权。

        世人皆知朱元璋是平头百姓出身,他对外宣称梦游天宫见三清显然是为了神化和抬高其地位,这与朱高煦的“仙人入梦”有异曲同工之妙。

        朱高煦原以为朱棣生长在迷信思想严重的封建时代,会与秦皇汉武一样相信神鬼之说,却没料到朱棣竟慧眼如炬,一下就看穿了他的把戏。

        不过,尽管如此,朱高煦仍镇定自若,再次问道:“皇爷爷可有与爹提及孩儿之前说的那些事情?”

        朱棣仍旧没有回答朱高煦的问题,而是起身拉住朱高煦的双手,情真意切的说了一番话。

        “煦儿,俺知道皇家商行跟你的关系,也知晓你皇爷爷曾多次单独在奉先殿召见过你。听说今岁九月的万寿节,你献上的寿礼(豆油皂)令你皇爷爷龙颜大悦,可见你皇爷爷对你另眼相待。”

        “俺不知你使了什么法子,也不知是何人教的你,但你欲推俺登上储位的谋划,俺自是能看得出来。”

        朱棣又不傻,朱元璋下令禁足朱高煦的意思太明显了,更何况道衍和尚曾多次暗示他低调行事,万万不可引起朱元璋的猜忌。

        以朱元璋“我给你的,才是你的”的个性,若朱棣此时露出一副急着要抢储位的模样,恐怕会彻底无缘太子之位。

        “若你没有派康平传信,俺自不会与你说这些。毕竟,在俺眼里,你还是个孩子,怎能明白争夺储位这些勾心斗角的事?”

        朱棣情绪低落道:“别白费力气了,你皇爷爷是看不上俺的,太子之位注定与俺无缘。”

        “更何况,以你皇爷爷的性子,你越是想推俺上位,他越是不会让你得逞。”

        朱棣说的不错,朱高煦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才命令康平将他被禁足的消息传递给朱棣。

        这样一来,朱棣可以早做准备,若父子俩可以齐心协力,未尝不能夺嫡成功。

        或许,朱高煦的精心谋划以及近期的举动被朱棣看穿之后,朱棣已经把朱高煦当成了最知心、最信任的儿子,否则怎会说出上面这番话?

        当然,朱棣也可能是利用朱元璋对朱高煦的另眼相待,以谋求更多的机会。

        但燕王朱棣究竟存了怎样的心思,这世上怕是只有他自个最清楚了。

        “爹!”

        朱棣的这番话,感染力极强,在朱高煦眼中,朱棣黝黑的面孔渐渐与他前世父亲的脸重叠到了一起。

        朱高煦被朱棣的赤诚之心感动,以至于有许多话想说,但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好将千言万语汇成了一个字。

        朱棣从这一声“爹”里感受到了朱高煦浓厚的真诚,摸了摸朱高煦的脑袋,随即坐回原位,不再说话。

        朱高煦上前两步,紧握朱棣双手,低声道:“如今太子大伯父、秦王二伯父已故,爹有天命加身,晋王三伯父怎能违抗天命?”

        “住口!”

        朱棣如同被踩尾巴的猫一样,豁然起身,一把拽住朱高煦的双臂,愤怒不已。

        “混账!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你这是要置俺们全家于死地么?!”

        ——————

        ps:感谢老铁们的支持让本书登上了新书榜,笔者无以为报,唯有努力码字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