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朱棣之子朱高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晋王坠马(上)

第二十五章:晋王坠马(上)

        寒夜三更,冷气袭人。

        朱高煦走出天子寝殿后,一刻也不停留。

        他冒着刺骨的寒风,径直出了宫门,在几名禁卫与康平的护送下,马不停蹄的回到了燕王行馆。

        待进入行馆大门之后,便有王府侍从上来迎接,另有侍从疾步直奔后院去唤王府总管马和。

        片刻后,朱高煦在去后院的路上见到了来迎他的马和,后者手里捧着一尊巴掌大的暗黄色球型暖手炉,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的侍从。

        “二公子,夜里寒冷,请用此物取暖。”

        马和双手奉上暖炉。

        朱高煦点头接过,同时问道:“马总管,我爹睡下没有?”

        马和不卑不亢的答道:“燕王殿下已安歇,但殿下有吩咐,从今日起,无论何时,只要二公子求见,殿下都会见。”

        朱高煦闻言后,眉头紧蹙,他意识到朱棣可能掌握了某些重要的消息,否则不会做出这般安排。

        “有劳马总管。”

        朱高煦少年老成的沉声道。

        “二公子请。”

        马和躬身做了一个手势。

        待朱高煦起步后,刚才跟在马和身后的两名侍从,便低着头绕过众人,疾步朝后院而去,显然是要先行禀告燕王。

        当一行人抵达行馆后院之时,燕王卧房的门已开,左右各站着一个低头垂手的侍从,正是刚才先走的那两位。

        朱高煦没有丝毫停顿,径直迈过门槛,进了燕王卧房,随即转身示意马和与康平守在门外,并顺手关上了房门。

        “何事如此慌张?”

        朱棣裹着一件雪貂皮袍,半躺着靠在床头,床榻外数步处摆着一尊高三尺的暗黄色取暖鼎炉。

        此时,见朱高煦推门而入,行色匆匆,显得很不稳重,朱棣有些不悦的问了一句。

        “爹,东宫有变。”

        朱高煦立即凑到床前,低声答道:“允炆兄长或已病重。”

        朱棣闻言,略作沉吟,接着竟然一把抓住朱高煦的左手,俯首压低声音问道:“消息可靠么?”

        朱高煦的手被握的生疼,当下皱眉道:“有九成把握。”

        朱棣难掩兴奋,顿时松了手,心中暗喜道:“真是天助我也!”

        即便如此,他仍克制着内心的激动,脸上不露声色,沉默着从枕头下抽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黄色纸条,递给了一脸茫然的朱高煦。

        “瞧瞧。”

        朱棣古井不波的说道。

        朱高煦迫不及待的打开纸条,上面仅有一句话:“晋王坠马,折右腿。”

        “这是两个时辰前,俺的人从通政司送出来的消息。”朱棣解释道。

        朱高煦当即恍然。

        他知道朝廷之中肯定有朱棣的眼线,而今朱棣坦诚相告,说出消息来源,可见其并不打算隐瞒此事。

        从表面上来看,形势发展到这一步,新一任的太子之位,有九成八的可能性要落到朱棣头上。

        但以朱高煦前世今生对朱元璋的了解,若其获知晋王坠马的消息后,一定会派人鉴别事情真伪,并调查这件事是否是被“奸人”设计的。

        朱元璋能在元末群雄之中脱颖而出,行事谨慎正是其立身之本,再加上他年老多疑,必然会怀疑朱棣与此等事情的关系。

        “爹,孩儿担心有人会借题发挥。”

        朱高煦将纸条还给朱棣后,神情严肃道。

        朱棣何等聪慧,顿时就明悟了朱高煦的意思,沉吟道:“且静观其变。”

        说话的同时,他将那张薄薄的纸条揉成一个小纸团,抬手扔进了床榻边上的暖鼎炭火之中。

        次日一早,带病上朝的朱元璋在获知晋王坠马的消息后,沉默了许久,接着下达了两道御令。

        第一,命令宫中内侍领皇帝口谕,带上太医院外派的医官,离京去看望晋王。

        第二,派出锦衣卫分别去彻查晋王坠马之事是否另有隐情,皆限期两个月之内调查清楚,否则就不必回来交差了。

        朱棣因病没有参加早朝,不过他当天中午就得知了朝堂上的消息。

        于是,他传来道衍和尚,与对方秘密商谈了大半个时辰。

        待道衍和尚离开之后,朱棣又派人叫来了朱高煦、朱高炽。

        “有一场针对俺的阴谋已经在这京城之中展开,若无意外,应该是造谣俺的身世与蒙元人有关。因此,即日起,王府内一切与蒙元人有关的物品必须交由马总管集中处理掉。”

        朱棣没有打算隐瞒这场由晋王布局,专门针对燕藩的阴谋,而是郑重的对朱高煦、朱高炽面授机宜。

        “眼下形势变幻无常,为防不测,你俩近些日子若无必要,不可出门。”

        朱棣盯着朱高炽,意味深长的说道。

        去年年底,他与朱高炽私下谈过一次话,大致意思是说朱高煦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又深得朱元璋喜爱,因此经他再三考虑,决定奏请立朱高煦为王世子。

        朱高炽已非幼儿,明白朱棣跟他说这些话是对他的尊重。

        他当时很识趣的告诉朱棣说自己素有脚疾,以后做个闲散郡王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朱棣的奏本被朱元璋留中不发,但是自那时起,朱高炽对朱高煦的态度发生了巨变。

        他平日里不仅不再指责和抱怨朱高煦,而且还会时不时送一些小玩意给朱高煦。

        朱高煦深知朱高炽之城府,故而他待朱高炽比以往更加恭敬。

        比如,兄弟俩凑巧坐一起吃饭时,他饭前必等朱高炽动筷子之后再动;两人凑巧一起走路时,他必落后朱高炽几步而跟在后面。

        甚至,他有时会扶着素有脚疾、行动不便的朱高炽,活生生一幅“兄友弟恭”的温馨景象。

        但越是这样,朱高炽心里的失落感就越强烈。

        他本来是想通过这种“忍让”的方式,来刺激朱高煦性子里的跋扈一面。

        可朱高煦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傻憨憨,早就识破了朱高炽“以退为进”的诡计,根本不上当。

        如今,眼看着朱高煦逐渐成为朱棣的心腹,甚至左膀右臂,获得了可以随时面见朱棣的权力,朱高炽觉得若照目前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很可能彻底无缘燕王世子之位。

        “高炽,你怔怔出神,心不在焉,可把俺刚说的话听进去?”

        朱棣厉声问道。

        朱高炽连忙道:“俺一定谨遵爹的命令,万万不敢随意出门。”

        “嗯。”

        朱棣依靠着床头软垫,轻轻发出一声鼻音,扭头看向朱高煦,问道:“高煦,你呢?”

        “孩儿一切遵从爹的安排。”

        朱高煦低头恭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