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朱棣之子朱高煦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身世谣言

第二十八章:身世谣言

        “就在半个月前,有五名行商陆续现身于京城多家大型酒馆,据各家酒馆的掌柜与伙计说,这伙人乃是来京采买陶罐餐器的辽地行商,正是他们在酒馆就餐时故意散播谣言。”

        蒋瓛恭声说道。

        朱元璋问道:“可有抓住这些人?”

        蒋瓛脸色微变,低声答道:“回陛下,臣数日前派人全城追踪,当夜便找到了那伙人的落脚点,可惜晚了一步,五人皆已被灭口。”

        言至此处,他再次跪下拜道:“臣办事不力,请陛下降罪。”

        朱元璋皱眉道:“就凭五名小小的行商,能让谣言半月间传得整个京城妇孺皆知,你信么?”

        “陛下英明,这些行商应该是替死鬼。”蒋瓛接话道。

        朱元璋怒道:“京城乃首善之地,敢在天子脚下杀人灭口,是在打咱的脸!”

        说到这里,他转头望向朱棣,目露期待之色问道:“燕王,咱将此事交由你去查,若需人手可找蒋瓛要,三日后替咱揪出这幕后之人,能否做到?”

        “父皇放心,儿臣必定将幕后真凶缉拿归案!”

        朱棣躬身领命道。

        “回去罢,过几日咱会有旨意下发。若你与晋王之事无关,咱自会还你清白。”

        朱元璋疲惫的挥了挥手,示意朱棣离开。

        待朱棣退下后,朱元璋问蒋瓛道:“晋王世子现至何处?”

        “回陛下,晋王世子明日便可抵京。”

        蒋瓛恭声道:“据密探禀告,祥瑞灵芝本是晋地一药农从山间偶然采得,并非从天而降至晋王宫中。”

        “嗯,知道了。”

        朱元璋何等人物,自然看的明白,所谓祥瑞不过是晋王世子进京的借口,蒋瓛的调查结果便证明了这一点。

        他的目光游离在暗黄色的地面上,思索片刻后,神色严肃的低声说道:“让密探查一查近半月以来晋王世子都接触过什么人。”

        朱元璋认为燕王身世谣言出自蒙元人之手的可能性虽高,但晋藩未尝没有作案动机。

        以他对晋王秉性的了解,为了争夺储君之位,晋王还真能做出往朱棣身上泼脏水的事来,上次针对朱棣的检举信正是晋王所呈。

        秦王朱樉不修道德,被手下的宫人阴谋毒死,虽然出人意料,却是在情理之中,而且对于此事,锦衣卫并没有调查出异常。

        即便朱元璋疑心重,怀疑晋王朱棡、燕王朱棣等藩王为了储君之位,会暗中派人毒害秦王朱樉,可一直潜伏在诸王身边的锦衣卫密探,的的确确没发现异样。

        可以说,对于秦王朱樉之死,朱元璋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而,这时候出现的万民血书,却直指晋王,巧合得简直毫无破绽。

        晋王刚不小心醉酒坠马把腿摔断了,随后便爆出所谓的“万民血书”举报其图谋不轨,若说此事没有人在幕后操纵,只怕朱元璋是不信的!

        在朱元璋看来,显然是有人阴谋作祟,欲趁机扳倒晋王。

        同样,有关朱棣的身世谣言,朱元璋认为此事必然是有人故意为之。

        就在蒋瓛准备应声领命之时,朱元璋忽然厉声道:“蒋瓛听令,在咱没有下旨册封新任储君之前,你务必派心腹之人替咱盯紧诸王,尤其是与朝中大臣常有往来的晋燕二藩,若有异动,立即禀告。”

        “臣领命!”蒋瓛拜道。

        目送蒋瓛离去后,朱元璋望着空荡荡的寝宫,脑海之中浮现了过去与朱标在这里讨论政事的一幕幕场景。

        不过数息,他内心已被巨大的悲痛吞噬,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眼眶。

        察觉到失态后,朱元璋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暗下决定要尽快确立新任储君人选。

        他非常清楚,历史上的夺嫡之争从来都伴随着血雨腥风。

        如今距离朱标病逝已过去四个多月,建国还未满三十年的大明王朝急需要一位新的储君。

        否则的话,人心难安,容易生变。

        此外,因夺嫡之争而死的人将远不止那五名被灭口的行商!

        “来人。”

        朱元璋对门外喊道。

        不多时,殿外当值的内侍疾步进来,跪下道:“奴婢拜见陛下。”

        “去传太医院张逸仙过来。”朱元璋吩咐道。

        “奴婢遵旨。”内侍恭声道。

        另一方面,朱棣回到燕王行馆后,迅速召见道衍和尚商议对策。

        “殿下奉命调查谣言幕后之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道衍和尚眼中带笑道:“澄清真相,便可证明殿下乃先皇后之嫡子,坊间传言不攻自破!”

        朱棣受到身世传言的影响,近几日心境很差,遇到事情难以静心思虑。

        他本来对调查谣言幕后黑手之事比较烦恼,因为他知道幕后布局的人就是晋王,但他不能直接告诉朱元璋真相,否则就暴露了他蓄养密探的秘密。

        此时听了道衍和尚从另一个角度的解释之后,他忽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豁然之感。

        “老衲以为,陛下此举,或许另有深意,殿下不可不察。”

        道衍和尚提醒道。

        朱棣并非庸人,已有所悟,当即点头道:“大师言之有理。”

        顿了顿,他接着道:“俺打算派高煦、高炽来负责追查凶手,大师以为如何?”

        道衍和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殿下欲借此事历练两位公子,可谓是深谋远虑。然两位公子涉世不深,若想在三日后查出真凶,还需殿下指派得力心腹充当助手,也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果。”

        “大师所言极是,俺心中已有人选。”

        朱棣轻轻颔首说道。

        顿了顿,他忽然客气的说道:“小王内心烦闷,可否劳烦大师解惑?”

        道衍和尚道:“殿下请说。”

        “这万民血书之事甚是蹊跷,似乎有人在推波助澜,大师如何看?”

        朱棣压低声音,直言不讳盯着老和尚问道。

        他怀疑老和尚使手段,瞒着他搞阴谋。

        道衍和尚面不改色道:“殿下心有光明,行事磊落,不必过虑。”

        朱棣何等人物,自然明白老和尚的话外之音——别管为啥会有万民血书这档子事,总之牵扯不到你燕王殿下身上。

        可朱棣不放心,于是委婉的接着道:“二哥、大哥先后逝去,如今又有矛头指向三哥与俺,数月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俺心中不安呐!”

        “一切皆有定数,若殿下当有天命,自会逢凶化吉,位临九五。”

        道衍和尚肃容道。

        朱棣见和尚不愿多说,略做犹豫后,便也不再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