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深渊里在线阅读 - 049 他牺牲了自己

049 他牺牲了自己

        “你不觉得奇怪?”

        杨倩烟等着一个答案,可以代表兽民毁灭她的存在。

        虎头上司并不接话,转身向着大厦走去,道,“你救了我的命,所以你因该活着。”

        救很多人,唯一一个知道感谢的。

        且信且珍惜。

        虎头上司先行离开,杨倩烟没打算跟。笼子被放弃了,大型化的黑猫呲牙咧嘴,整个炸毛。

        数值还未恢复。

        阵法上的血肉以消失殆尽,红雾依旧被阻挡在外。空气虽然不好,但没有铁锈的味道。

        “安静下来,给你吃花花。”不知道能否奏效,姑且一说。

        黑猫摩托音渐渐熄火,血红的眼恢复了一丝理智,张口喷出热气,满是倒刺的红色头舔了下鼻子,“你没死啊。”

        说完整个缩小,符文材质不收缩,它掉到笼底。

        杨倩烟搬不动笼子也进不去,捡了根棍子给它弄出来,黑猫小小一只,毛摸着跟砂纸一样剌肉。

        再看用来捞猫的棍,自己拿着就是一烧火棍,抓住猫爪往上边一按,紫蓝色电纹密密麻麻,瞬间闪亮如新,拿开又恢复乌漆嘛黑的样子。

        试了几次,确定了一个事实,自己还是哪个无能的人类,归来唯有一猫一棍。

        这要如何走天涯?

        佣兵大厦。

        也充作伤员暂存地,大厅到处躺着哀号的兽民。

        数量稀少的医者来往不绝,本着治好一个算一个,高层养生大于屁民苟延残喘的原则,为数不少的医者无所事事围着白小白病床,激烈探讨治疗方针。

        “胜利庆功宴在晚上举行,船凌晨就会到,我会随行到境之城,是特批的哦。”

        安琪儿仍旧承担全部照顾职责,杨倩烟对这种安排全盘接受。不想拥有太多的交情,一个熟人用到死甚合她意。

        坏消息就是华乐少司也会去,毫不意外。

        杨倩烟不了解如今的神秘状态何时会解除,一直显得忧心忡忡。

        众目睽睽直线将猫放在白小白胸口上,没人阻止,他们只在乎免费酒水。

        虽然是只小猫,黑子也足有十五斤,白小白的伤口很快就渗血了,一副出气如泄洪进气如下闸的模样,令人不安非得即刻准备后事才能安心。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没有失忆。

        醒来后就将室内所有人轰走,猫都吓醒了。

        庆功酒在佣兵大厦寂寞的举行,没有人在乎谁是英雄,倒是很在乎烤乳猪是否要配香菜一起吃。

        码头的夜风里,杨倩烟搂着猫等待还未到的船。

        寻求治疗完全失败,一扫心头恨之后,什么才是明天。

        没有深刻思考的时间,一条闪电划破长夜,在佣兵大厦顶端持续光亮了好一会儿。

        “有魔气,楼顶召唤阵。”黑猫不动分毫。

        杨倩烟立即就知道谁这么死心不改。

        到达天台,白小白已然完成阵法,身处阵法中央,阵中魔气四溢。

        黑猫瞬间长大,呲牙道,“雍巧风没死。”

        “本座忠实的奴仆,将灵魂献祭。本座仍旧天命所归。”雍巧风自言自语,身体的伤口愈合成疤。

        “呦,早啊。”杨倩烟惨然一笑,缓步向他走去。

        “有阵!”黑猫大吼提醒,却目瞪口呆看着杨倩烟走进阵中。

        雍巧风的脸色不太好看,“无视阵法禁制,杂鱼...        ...”

        没等他说完,正义的铁拳再度亲切招呼了他的脸颊。

        看他心里无名火起,看来以往的事件已在幼小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

        悲从中来的杨倩烟什么也顾不了,用孱弱的手亲自诉说无力的愤怒,将雍巧风打成了猪头。

        停下实属不得已,力是双向的,白小白虽然肉体孱弱,可毕竟是在皮实的兽人队列里。

        为自己的弱小,杨倩烟流下了忏悔的泪水。

        站起来,用脚踹。

        “表哥!”

        打完了才拥上来一帮人,还都是熟人。

        季燕苹被拦在阵法外,狠瞪了一眼,翻手握住圆形法器,极短地念了一句话,举起法器就将阵法打碎。接着人就跑来,撞开杨倩烟就扑在白小白身体上痛哭。

        库笑天认命式呼出一口气,走来道,“这个人十万金币。你以前的账一笔勾销,如何?”说着就将卡递出,杨倩烟没接。

        “说起来你不信,我是在除魔。”不是原来那张,人确实是死过一次。

        懒得解释,拍了猫脖子就离开。

        唯一的医生将生命献给了最可恶的仇家,按照系统的尿性,状态解除后绝对立刻嗝屁。

        在生命不保时,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对安琪儿的担心也只是笑笑应对。

        从佣兵大厦顶楼,飞到狂野码头钟楼,片刻功夫。

        没有系统标明猴子位置,杨倩烟只能在复杂的楼道里寻找,但看到无数楼梯除了放弃还能这样干,“黑子,启动离魂阵。”

        黑猫踩过的位置都亮了起来,猴子也并灭有躲,蹲在一条虚玄的梯子上,呲牙咧嘴。

        “早上好,要不要吃点早餐。”杨倩烟拿着咬了两口的香菜脆皮猪肉,招呼猴子用餐,猴子带上兜帽原样没动。

        “女巫,那有东西。”

        猴子下方,所谓阵眼的地方,立着一尊青铜鼎,这锅里还有东西。

        黑色柔软的短发,有些眼熟。

        正当要走近细看时,黑猫低吼,尾巴冲着鼎摆。

        来时的门洞开,长长的影子斜在地上。

        猴子迅速蹦到来者肩头,亲切的蹭头浑身毛都丝滑了。

        “不必紧张,学妹。”

        黑袍人大步走进,直往鼎而去,伸手将鼎立的小孩提了起来。

        在黑市被领走的小孩,已经被猴子卖了怎么又回到猴子附近来,“你是那猴子的主人?”

        黑袍人似乎笑了一下,将一个瓶子抛给杨倩烟,“这是解药。今后是同学了,有些事就忘了吧。”

        “你在此作甚?”

        “科研项目,探索未知的平行宇宙。”黑袍人并不解释很多,小孩的身体被冰冻转瞬消失,“这家伙啊,差点就把最有价值的材料弄丢了,管不住啊,真伤脑筋。”

        猴子被拍了两下,扭头对着杨倩烟呲牙,神情满带威胁,作势要扑。

        wap.

        /131/131361/31289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