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深渊里在线阅读 - 027 大天使的堕落

027 大天使的堕落

        “往生之地?”不会是我以为的那种地方吧?

        孩子半大不小看不出性别,一双纯洁而安详,他身边围着一圈小朋友,兽人幼崽。

        他道,“你到这个地方,就表示你已经死了,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大人能到这里,真令我想不到,你的心性非常善良呢。”

        杨倩烟摆手,问,“我还活着的,你不要乱说。”最怕死啊死的,要不为了活命,至于这么拼?突然就死了,怎么可能。

        “你既然还想活着吗?那么令人悲伤的世界,你为什么想要呆在那里?”孩子目光与天空一样,平静。

        他的样貌,与黑市被买走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杨倩烟心里一震,顿时黑烟漫天,狂风肆掠。

        孩子怨恨的到满脸扭曲,道,“你为什么不救我,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就看着我去死吗?”

        兽人的幼崽追赶着消失,杨倩烟目光全在那个愤怒的孩子身上,后者往前一步,她退一步。

        背后风的呼唤辽远,扭头一看,背身已在悬崖边上,石块坠落消失,没有回音。

        掉下去会没命的。

        杨倩烟可不想下去,回转目光直视那孩子,“只是长得像,我没法确定你的身份。更何况我自身都难保,带着你未必不是害你。我对我的所作所为,问心无愧!”

        黑风渐停,悬崖愈合,孩子的面貌模糊不清。青草地在远方,却怎么都铺陈不过来。

        杨倩烟咬牙坚持,慢慢的,心念愈发坚定,天空也更加明朗,只是不复初来时生机盎然,像是暴雨前黑云压顶一般,虽然也看不到云。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孩子很失落,“也不是那样坚定到无可质疑嘛。比较哪些兽人,倒是勉强合格。你要见大天使就跟我来。”

        他的站位很远,向着远处的独栋房子,一边是新绿时节,风筝飞天,阳光正好;一边是乱石疮疤,道道离奇。他在这界线之间,沿着半旧不新的路,到那灰白色的方形建筑。

        推开陈旧的门,一股旋风掠身而出。

        空荡荡的房子里是四面石壁,雕刻着一个遥远的故事。

        踏进这个房间,墙上的宝石发出激光,立体投影占满了房间中部,显示一个椭圆物体,退后一步看见羽毛的纹理,羽毛翅膀被锁链捆着,每一束激光都是一个手腕粗的锁链!

        “大天使,你还好吗?”黑白的羽毛,能好才怪,杨倩烟不禁为能量的纯洁与否感到担心。

        “你找我什么事?”翅膀里传出清晰的声音,很漂亮。

        “我需要你的能量,我们可以签订一个契约,同样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个心愿做为交换。”杨倩烟感觉自己像个推销员,人在家里难受呢,自己这,不来也不行啊。

        空间波纹荡漾开,一步踩在石路上,杨倩烟还没反应过来,来来往往的信息将她淹没。

        驴车吭哧吭哧走过,滚轮载着成堆的麦草,车上的男女愉快地挥手,杨倩烟尴尬的也挥手。

        杨倩烟赶过很多集,没有一次比这次糟糕,街上人挤人,实在受不了四面八方的体味,挤出人群,又被飞快路过的马车溅了一身泥水。

        掏出手帕,将泥水刷下去,一面寻找干净的水源,教堂前面的喷泉倒是可以的,可哪儿聚集了一群人。

        为首高呼的人,手里举着一个火把,满脸通红,眼里迸发摄人的疯狂,臂膀大开大合,他身边的人随着他每次说话停顿,将火把高举,齐声大喊。

        于是他们放火烧了教堂。

        杨倩烟才处理完一身泥水,又得躲避呛人的烟雾,跟着人群远远躲开,大火以将教堂吞没。

        火焰里有一个悲伤的眼神,对视的瞬间,杨倩烟身处一个房子里。

        一头黑鼠突然出现,踏过脚背,钻进家具低下不见。

        惊嚇躲避时,差点碰落烛台,杨倩烟连忙将其扶稳。提着手提箱的医生止步,追他而来的人,两人急切交谈。

        是那个带头焚烧教堂的人,满头汗水,不停地擦,房间里面传出婴孩的啼哭。

        全都没有声音,这一阵啼哭简直吓人。

        医生挣脱,脚步如风走出门去,那人只得去求雕塑。杨倩烟赶紧躲到一边,免得被撞到。雕塑天使面容安详,细看是悲伤的。

        转身听到飞扬的音乐,人来人往皆是一脸喜庆,人群的中央是一对新人,背景是崭新的教堂。

        在比人高一倍的天使雕像前,两人交换了戒指,也订立了誓言。

        杨倩烟拿起一块蛋糕,觉得这是幻境但怎么看都像是真的,这柔软触感、这甜腻的气味、这鲜艳余地的色泽,打算趁没人恰一口,音乐到了尾声,人们纷纷从大门出去了,带走了所有愉快的空气。

        两位新人在阴影里,诉说隐秘的信息。正当迷惑时,走进了课堂,杨倩烟赶紧将蛋糕藏在身后。

        肃穆的氛围,教师的也眼光吓人,面容严肃,拿着一个棍指着黑板隔一会儿敲打一次。

        杨倩烟盯着黑板,后背贴着墙壁一步一停,往门口艰难挪动。

        只见一个青年被提问,他站起来,随后与教师爆发激烈的争吵,教室‘闹’起来了,青年抓起凳子,在人没防备时砸向教师。

        杨倩烟赶紧小步快跑出教室,室内混战一片。

        里面是光亮的,走廊黑漆漆的,不知道通往哪里。抓住门把手,却再打不开这扇旧木门。

        试了几次无果,杨倩烟小心翼翼往黑暗处走去,摸着墙壁,听着脚步和心跳。

        “你想让我知道什么?”杨倩烟忧虑没有回音,只得硬着头皮走。

        不知道多远多久,或者也才几步几分钟,来到街道上。

        黄土路灰尘大,低矮的房子不成片,杂草堆里奔跑的小孩与狗。

        天色向晚,狂野上现出野兽的身形,莹莹点点的兽眼栖息在枯草尖上。

        杨倩烟抓抓脸,确实能感到微痛的。

        无论如何不跟危险独处。

        近处一户人家炊烟袅袅,穿过安静的前院,抬手敲击粗糙的木门。

        wap.

        /131/131361/30930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