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深渊里在线阅读 - 镜之城 004 日子难过时认个老大比较好

镜之城 004 日子难过时认个老大比较好

        脆弱的人体,总是忘记最关键的问题。

        来不及顾及那么多,杨倩烟踩踏阵法而进,闪电丝丝网网,不似以往一切那般毫无察觉。

        司笑白观察了一会儿,笑了一下,道,

        “你们是一个世界里的生物,我可以凭此做出针对阻挡你的阵法。但是,你还没到被提防的程度。”

        说着伸出一只手,七彩的淡光,飞出几只不大的蝴蝶,翅膀泛着金属光泽。

        看起来不像活物。

        身后的黑猫炸毛了,喊道,“快出来,有危险!”

        跟走漏电沼泽似的,叫也没力气来去自如。

        杨倩烟冒着汗,知觉到水汽的蒸发,拿出念珠,但蝴蝶燃尽了。

        “是雍巧风。”

        黑猫戒备地盯着船外。

        雍巧风却并未现身,向团幽灵一样笼罩在船体上方。

        按照箭头的虚薄,可以证明他现在很虚弱。

        有一种可能,司笑白今天拿三杀。

        杨倩烟不禁接着想到,杀魔物的他,还可以当英雄,只是这英雄得不到兽民的重视罢了。

        兽民,从来不需要英雄。

        司笑白唯一的动作就是没有动作,丝毫不乱地炼制,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反倒麻烦。

        鼎沿那只猴爪,不可以让它出来!

        伤口随着炼制进度,渐渐崩裂开了!

        电流霎时冲天,杨倩烟加紧脚步跑到鼎前,一手捂住满口鲜血,一手执藤曼刺向药液。

        司笑白只来得及伸出手,但随后手也断了,半截被砍掉的,重重落地。

        鼎里爆发野兽的尖叫,药液咕噜噜冒泡,不久后平息了,绿色的液体有粘又黑。

        将刺中的生物提出水面,一个熟悉又诡异的玩意:人类的小孩躯干,四肢和头属于猴子。

        杨倩烟看不得这些,连藤曼带生物全丢掉,后者沉进死气的药液里。

        “尊者的气,不因该找我出。”

        司笑白掉落的手臂化作尘埃消失,他整个缩进宽大的黑袍里。

        一瞬间,他跳船而逃。

        随后被击杀。

        身躯没了,但人未必就死了。杨倩烟苦笑,一个个强的变态,还好自己也并非全无机会。

        黑猫跑到杨倩烟身边,“女巫,我感觉的到,雍巧风在附近,怎么办?”

        “你不是很有主意吗,还问我。”

        被问的语塞,黑猫飞了一边耳朵,漏气一样缩小,蹲坐在地上眯起眼睛咕噜咕噜。

        杨倩烟可等不到它拿主意,口干得冒烟,忙去船舱找水。

        可满舱都是乘客,一双双怀疑与警惕的明亮眼睛,排斥新进来的人。

        灌了一瓢水,杨倩烟才到,

        “船长呢?出来。”

        走出一身高两米的黑猩猩,“我就是。格森。你是巫女,我认得你。”

        “哦。开船吧。”

        杨倩烟自顾找位置坐下,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别的乘客好奇地打量,谁也不做第一个搭讪的人。

        发生了一点小动荡,在全体乘客都欲去北岸的情况下,船长不得不放弃返航。

        船上的时间是漫长的。

        客船比起东方凌的船,好似旧摩托和新跑车赛跑,慢出光年之外。

        杨倩烟昏昏沉沉,被未知包围总是还未睡着就醒来。

        别的乘客也是如此忍耐着。

        渐渐了解这些人都是违背管制,执意离开的偷渡客,杨倩烟释怀不少,至少没人跟她要船票。

        做老本行,一路在船上混吃混喝,倒也没出什么事。

        下船时还拿到一些供奉,虽然很少,带来的却是巨大的安心。

        没想到,以这种方式出来。

        红尘深渊南岸。

        “女巫,我们接下来去哪里?”黑猫灵魂发问。

        【系统提示:炼化进度为10%】

        远处的大树上出现箭头。

        耽误太久了,在路上足足一周!

        两个人走来。杨倩烟以为他们要过去,没想到直接停在她身边,似曾相识。

        四目相对,一阵来自灵魂的战栗。

        雍巧风附身在一个职员身上,搂着一个温柔漂亮神色很幼态的女人,两人都长着短短的角,手背上有些鳞片。

        杨倩烟不打算惹事,因为透过两人看到不远处的悬赏,是自己没错!

        瀑布泪。

        警员走来走去,杨倩烟将帽子压低,打算就此走开。

        “达令。”女人语气不满,瞪他对象,也瞪着杨倩烟,打算挽着胳膊强行拉人走。

        雍巧风却找出名片,两指夹着递出,

        “巍夏,老树甲壳虫快运经理。拿着去找份工作吧。”杨倩烟一头黑线。

        那女人甚是疑心,皱褶眉头,双眼要在巍夏身上盯出花来。

        雍巧风随性地笑着,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在女人开口之前温和道,

        “亲爱的别生气,我就是想看看我的姓名有没有用。”

        “当然有用啊,我妈妈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婚事,你放心接任工作就是。”然后证明一般,向杨倩烟道,

        “请你务必参与快运工作,我们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杨倩烟指了指箭头方向,“我去那里,顺路吗?”因为看见豪车停在附近,就以为是接他们的。

        事实下来一个女人,审视地盯着雍巧风附身的巍夏,

        “就是你要娶我女儿?”

        “妈,你别吓到他。”

        情况非常不对劲,杨倩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工作可以不要,谁有快车送一下欸。

        黑猫蹲在前排看戏,十分专注。

        女人叫桓淮淮,她妈叫桓泓茹。

        老树甲壳虫快运的老板与独女就赘婿之争,一个看不上说什么都没用,一个执着选择撞破南墙。

        【系统提示:炼化进度20%】

        要命,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杨倩烟提起猫的后脖领子,自己也被揽住了肩膀。

        雍巧风淡然地推掉了宿体的婚姻大事,“不娶就不娶,老子不陪了。”

        “巍夏!”

        桓淮淮被她母亲拽住,没追来。

        过了哨岗,杨倩烟将他推开,拍了拍肩头,“恩怨两清,在此分别,永不再见。”

        雍巧风眼睛一眯,双手插兜,问道,“何以成为魔修?”

        杨倩烟没回答,他张开手臂又搭了上来,乐呵呵道,

        “回不回答无所谓,比我弱的都是我小弟。船上没好东西吃,走,请你吃饭。”

        /131/131361/31352464.html